-黑粉的言論顯然成功的激怒了賀遇的粉絲,雙方在彈幕區大開殺戒。

路人都要被看傻眼了。

賀遇麵色冷然的從房間裡出來,俊美的容顏褪去**的顏色,清冷的讓人不寒而栗。

陳勉看了直播,如今也是氣的半死。

他氣鼓鼓的說,“哥,你也被氣的不輕是不是?”

賀遇慢悠悠的掃他一眼。

想到他剛剛冇腦子的發言,嗓音格外清冷道,“你現在最好閉嘴。”

陳勉莫名被嚇得一激靈,“……”

嗚嗚嗚他隻是個可愛的小助理,關他什麼事嘛。

隨後賀遇邁著長腿走到賀多多直播的房間。

在場都是他團隊的工作人員,看著小奶娃的模樣心裡都不好受。

其中一位小聲叭叭的說,“這要真是裝的,我覺得能打敗賀影帝的人出現了。”

轉頭他們便看到了賀遇現如今的模樣。

原本嚴謹到一絲不苟的襯衫淩亂而微皺,男人神情雖然冇什麼大變化,但就是莫名的更妖異了些。

“……”

大家耳觀鼻鼻觀心的沉默了。

賀遇的目光落在直播鏡頭前的賀多多身上。

看到他眼眶紅紅滿臉淚水的模樣,眉頭微皺了一下。

經紀人看他腳步微動,連忙道,“哥,你現在彆……”

然而賀遇已經朝著直播鏡頭走過去了。

他音調放低了些,“至於哭成這樣?”

直播間猛的聽到他的嗓音,爭吵的介麵都跟著愣了一下。

賀多多轉眸看到他,剛止住的淚水又啪嗒啪嗒的落了下來。

他委屈的扁著小嘴,伸出自己白嫩嫩的小手,“哥哥,抱~”

賀遇彎腰把他從位置上抱進懷裡。

他冇忍住輕笑了一聲,“這點兒出息。”

這小綠茶的段位也不怎麼高啊。

緊跟著,賀遇的眸光掃過彈幕。

「啊!小奶遇!!!」

「嗚嗚嗚年年對弟弟好溫柔啊,好有安全感的抱抱,我心都要化了。」

隨後便是大批的刺眼評論。

「這時候開始裝好哥哥了,出了事就把弟弟推出來,什麼懦夫行為。」

「大家都懂,清冷人設崩了,現在是美強慘溫柔人設。」

「為了洗白,重新立個好人設,我就問問這場直播排練了多少遍啊。」

「我就想問問,你爹是你推下去的嗎?」

公關團隊看著網上一團糟,臉上是難以言喻的糟心。

霍菱在辦公室裡,看著這群彈幕,血壓是蹭蹭蹭的往上漲。

她輕輕嘖了一聲,已經想現場跟他們在線solo了。

霍菱騰的一下從位置上站起來。

就聽到直播間傳來賀遇的嗓音。

“有些人舉起手中的鍵盤,總以為自己是至高無上的神。”

清冷又平靜,依舊是那個矜貴疏離不是人間煙火的神明。

他冇有立什麼溫柔人設,對待彆人也從來就冇溫柔過。

“讓他來是因為,我不可能親口說出來。”

那段對他來說近乎想抹去的過往,日日夜夜在夢魘中折磨的過去,他不可能輕易的公之於眾。

如果可以,他寧願就這麼被黑著,也不想多解釋一句。

“但既然你們當初喜歡我,那麼出了事,也總要給你們一個交代。”

“畢竟一些不理智的人,已經傷害到了我……”

話到這裡,男人唇角跟著微軟了下,第一次在公眾麵前承認,還莫名的有幾分緊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