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下巴疼的要命,於是開口道,“你先鬆手。”

霍子修鬆開手,虞歡的下巴已經被他捏紅了,看著粉尖尖的。

男人沉沉冷冷的嗓音叫她,“虞歡。”

虞歡揉著下巴,輕輕應了一聲,“你說。”

其實她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稀裡糊塗的睡了,現在都不知道怎麼收場。

她在心裡已經想好了,以霍子修大少爺的脾氣,絕對會氣的想把她碎屍萬段。

或者就冷冷的丟下一句,‘以後彆讓我再看到你,否則見你一次揍你一次。’

但她不管怎麼想破頭都不會想到。

他會突然抓住自己的胳膊,用那雙冷冽漆黑的鳳眸嚴肅又正經的看著她。

然後語氣陰沉的說道,“再睡一次。”

“冇得商量。”

虞歡:“……”

虞歡:“???”

什麼東西?

到底是你不對勁兒還是我不對勁兒?

她看著男人輪廓俊美的臉,想找出蛛絲馬跡,但無論怎麼都看不出來是隨便說說的。

看她呆滯到傻眼,霍子修乾脆拽著她的胳膊,從陽台上離開。

男人腿長,步伐很快,虞歡被他拉的跌跌撞撞。

侍從弟弟們又看的傻了眼。

“什麼情況,也就奶了一晚上,轉眼又變成野狗了?”

虞歡:“……”

神他媽野狗。

她扭頭瞪了眼幾個帥氣的侍從弟弟,讓他們彆亂說話。

畢竟這男人凶得很,惹了他誰也彆想好過。

下一秒,頭頂便傳來男人冷冷的音調,帶著點兒不悅的警告。

“你再衝他們拋個媚眼試試?”

虞歡直接就是一腦袋的問號。

“?誰拋媚眼了。”

霍子修的眸光掃過那群年輕俊秀的弟弟們,眉梢不悅的擰起來。

弟弟們到底經曆尚淺,接受到他的眼神,頓時嚇得一激靈。

“好可怕好可怕。”

霍子修直接手腕微微用力,把虞歡往懷裡一扯。

柔軟長裙的小女人軟綿綿的撞在他懷裡,散開的裙襬纏在他冷冽的西裝褲上。

虞歡詫異的抬眸,唇瓣便被男人的手指摁住。

指腹壓在她的紅唇上磨了磨,動作曖昧又肆意。

“你說呢?嗯?”

“……”

這男人瘋了。

手上的觸感讓男人眼底微深,他收回手,繼續大步的拽著她往前走。

留下一乾目瞪口呆的弟弟們。

“歡歡姐這是……跟這位凶巴巴的大野狗在一起了嗎?”

“看起來像是,不然誰能跟歡歡姐這麼親密。”

虞歡雖然看起來開放,但對誰都很有分寸。

隻有麵對那個男人,纔會失了所有的條條框框,隻剩一味的朝他靠近。

角落裡,清秀沉默的弟弟斂下眸,掩蓋住眼底的失落黯淡。

想到那日,虞歡對他說的話。

“高考小狀元,乖乖回去好好上學吧。”

她彎著漂亮的杏眸衝他笑,眼裡水盈盈的像是撒了星星,好看死了。

說出的話卻是無比殘忍的一句。

“以後不要再來我這裡了。”

弟弟黑髮柔軟,失落的把頭埋進臂彎中。

原來,真的會有一些感情,會成為一輩子的遺憾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