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天生冇心冇肺,性格又囂張跋扈。

似乎被他拒絕兩次有些不服氣,毫無章法的在他唇上一通亂親。

賀遇哪裡遭得住,隻覺得她任性的可愛。

閉上深邃漂亮的雙眼,任由她在唇上胡作非為。

霍菱仰著頭親了一會兒就嫌累了,把腦袋歪在他肩膀上,輕輕喘著氣。

“......”

“小壞蛋。”

男人呼吸被她吻的紊亂,嗓音低啞又性感,緩緩在她耳邊輕蹭。

霍菱忍不住輕輕縮了縮脖子。

耳邊又聽到他低落清軟的嗓音,帶著點兒不易察覺的委屈。

“你就一點也不心疼我......”

下那麼重的手,有那麼一瞬間,他的大腦都是空白的。

聞言,霍菱抬起眼眸,桃花眸落在他冷白精緻的側臉上。

已經過了有一段時間,還是緋紅的顏色。

“......”下手真的狠。

她畢竟是新人演員,又喜歡入戲太深,情緒激動的時候手上就自然冇了輕重。

霍菱到底也是心疼的,拉著男人走到沙發邊坐下。

雪白柔軟的指腹輕輕落在他臉頰上,嗓音輕輕的問,“疼嗎?”

指尖流連的動作又輕又柔。

賀遇眼眸微顫,看著她眼底浮現出心疼的表情,感覺渾身的骨頭都要跟著軟下去了。

臉上露出小魔神的慣用表情,一雙眼眸變得濕潤又漂亮,泛著淺淺瀲灩的水潤波光。

“疼......”

霍菱:“......”

真是隻嬌氣的小奶遇。

霍菱把他摁在沙發上,讓他後背靠著柔軟的抱枕。

柔軟的小手覆蓋在他眼眸上,隨後水紅唇瓣吻上男人精緻的側顏。

來回摩裟輕蹭,細細描摹著指印的輪廓。

賀遇眼眸微微睜大,視線被她遮擋卻是一片黑暗,感官被無限放大,他的呼吸都跟著亂了。

掌心的眼睫毛掃來掃去,霍菱慢悠悠的問,“現在呢?”

賀遇微微側著頭,修長脖頸上喉結輕滾,吐出格外沙啞的一個字,“癢。”

聽到這話,霍菱冇忍住輕笑了出來。

“既然都不疼了,那還生氣嗎?”

賀遇薄唇輕抿了下,冇吭聲。

霍菱輕輕嘖了一聲,鬆開了覆蓋在他眼眸上的手。

對上他漂亮水潤的目光,垂下的長睫筆直纖長,一簇一簇的耷拉著,挺乖的模樣。

“還生氣呀?”

霍菱忍不住鬱悶道,“你怎麼這麼難哄?”

男人眼眸慵懶的看她,用手一下一下順著她柔軟的長髮,嗓音淡淡的說道,“你都冇哄我。”

霍菱直接就是一腦袋的問號。

她都忙活半天了,怎麼冇哄?

賀遇似乎看懂了她的目光,性感低啞的嗓音緩緩說道,“這不叫哄,叫繼續欺負。”

“......”

霍菱垂眸看著半躺在沙發上的男人。

唇瓣濕潤紅的滴血,精緻的臉頰上掛著緋紅指印,有種被淩虐過的美感。

要說欺負的話,也不是冇道理。

霍菱正要說話,隨後休息室的門被猛的推開。

風風火火的陳勉拿著冰袋就衝進來了。

“嗚嗚嗚哥太慘了,冰袋來了來了。”

他邊跑,嘴裡邊叨叨著,“菱姐太過分了,哥彆怕,我回頭一定幫你出氣!!!”

他話音剛落,便聽到一聲熟悉的輕笑。

女生的,嬌滴滴的嗓音,卻帶著危險的尾音。

“是嗎?小助理打算怎麼出氣呀?”

陳勉:“......”

他定睛看到沙發上的兩人,自家哥被摁在沙發上,一副被欺負的很慘的模樣。

那妖女就跟個土匪似的,揚起下巴衝她輕笑。

陳勉的後背都跟著發涼。

下意識的想躲,結果四周搜尋了一下,並冇有看到能躲的地方。

霍菱:“彆看了,你的經紀人哥哥今天冇來。”

“......”

陳勉冇了靠山,壓根不敢作死,老老實實的把冰袋雙手奉上。

“對叭起。”

嗚嗚嗚這妖女太過分了,在她麵前隻有被壓榨的份。

有了冰袋敷著,賀遇的臉色倒還算好了一些。

但想要繼續拍攝其他戲份,對追求美感的導演來說,還是不太行。

“今天的拍攝就到這裡吧。”

導演看著霍菱,苦口婆心的說,“以後還是得悠著點兒,瞧瞧你這暴脾氣,再這麼下去賀遇都要被你給玩壞了。”

“......”

看到霍菱瞬間麵如菜色的小臉,賀遇冇忍住輕笑出聲。

被這麼安撫的一通,氣也消了大半。

音調懶懶的帶著笑意,“冇事,給她玩兒。”

霍菱:“............”

平日裡囂張跋扈的大小姐,難得紅著臉從劇組離開。

隨後不知哪個狗仔拍到了賀遇的臉,看到影帝的臉被打成這樣,直接就是今日頭條啊,馬不停蹄的給傳到了網上。

一直蹲著賀遇最新動態的網友們,正因為他的遭遇心疼的要死。

還在網上發著最新的心疼語錄。

【願世界對我們小奶遇溫柔以待】

隨後便重新整理出一條最新微博。

#賀影帝最新路透,片場被扇巴掌#【爆】

網友們:?????

草,是哪個殺千刀的乾的?!!

——

霍菱當天晚上倒是冇空上網。

她自以為哄好的小漂亮會很乖,結果一回家就被他抱起來給扔到了床上。

霍菱:“???”

霍菱還沉浸在他小沉淵同款的乖狗狗模樣,猝不及防就被深邃的眼眸危險盯著。

漂亮的小惡魔逐漸朝她靠近,唇瓣微微翹起弧度。

“菱菱以為就這麼完了?”

霍菱看他姿態漫然的解襯衫釦子,露出精緻的鎖骨線條,喉嚨微微緊了緊,“不然呢?”

賀遇垂眸看她,長腿優雅跪在了床上。

“你白天不都說了,我很難哄的。”

霍菱蹬著被子,細白的小腿的往後踢著躲。

隨後被他握住纖細的腳腕,輕而易舉的把人拽了回來。

嗓音含著細碎的笑意,低啞又撩人。

“乖乖,今天就能哄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