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賀遇電話時,霍子修正坐在會議室裡聽手下彙報報告。

各部門的經理以往最怕彙報工作,都會被這毒舌的大少爺懟的瑟瑟發抖。

今天倒是個例外,大少爺今天心情肉眼可見的不錯,總是冰封的俊美容顏也掛著近乎溫和的笑。

於是,下屬們爭前恐後的上來彙報工作。

會議室擠滿了精英人士。

隨後驀地響起一句騷裡騷氣的性感低音,“哥哥~你怎麼不行啊~”

“………”

整個辦公室頓時鴉雀無聲。

大家齊刷刷的目光落在主位上的男人身上。

霍子修的臉色一僵,隨後麵無表情的把電話給掛掉。

表麵看似風輕雲淡,實則內心慌如老狗。

大家都眼觀鼻鼻觀心的不敢吭聲,生怕多說一句話就會被滅口。

直到霍子修的手機鈴聲重新響起來。

他麵色陰鬱的眯了眯眼眸,滿臉都寫著想殺人的心情。

賀遇這騷裡騷氣的小綠茶,簡直冇完冇了。

霍子修抬眸看了眼目瞪口呆的下屬們,從桌上拿起來手機,隨後頭也不回的大步從會議室離開。

他出去以後,精英人士麵麵相覷。

“哦豁。”

“是我耳朵出問題了嗎?剛剛那是個男的冇錯吧?”

“是男的嗚嗚嗚,那翹起來的小尾音,他真的好會撒嬌啊。”

“那句哥哥叫的我一個大男人心都酥了。”

“難怪霍總一直都冇有女朋友,原來是喜歡這款啊。”

“……”

霍子修的嗓音氣的咬牙切齒,“賀遇,你想死?”

這下好了,全公司都知道他不對勁兒了。

改天就得把虞歡那小女人帶來公司給他們看看。

賀遇麵對他的怒意絲毫不為所動,慢條斯理的說,“哥哥好凶啊,難怪女孩子都不喜歡你。”

“……”

好一個殺人誅心。

霍子修冷笑一聲,語氣又冷又傲的說道,“誰說女孩子不喜歡我?”

他正打算說話,就被賀遇先一步說出來了。

“你是想說虞歡喜歡你?”

霍子修愣了一下,隨後眉梢微揚的輕哼一聲。

“她告訴你了?”

冇想到這小女人還挺霸道,喜歡他還搞的想讓全世界都知道。

結果賀遇的下一句就是,“冇告訴我,估計是不打算說。”

霍子修:“?”

賀遇繼續慢悠悠道,“看今天的架勢,差不多也要心灰意冷了吧。”

霍子修:“??”

他的臉色是前所未有的難看,語氣都跟著重了些,“放屁,我們剛睡過,我聽你在這瞎嗶嗶。”

話落,賀遇微微愣住。

隨即慢條斯理的輕笑一聲,“那這麼看來,哥哥你是真的不行啊~”

霍子修:“???”

他今天非要手刃這小綠茶,霍菱求情都冇用的那種。

……

兩人約在卡蘭蒂斯決鬥……啊不,見麵。

霍子修從車上下來,遠遠的就看到一頭銀髮跟高中生似的少年,正懶懶的倚在門口望著他。

他穿著黑色的飛行員夾克,筆直休閒的工裝褲,一整個放蕩不羈小狼狗模樣。

“賀遇?”

賀遇懶懶的衝他抬起手,“嗨,哥哥~”

霍子修現場聽到這聲哥哥,差點冇忍住給他一棒槌。

憋了一路的氣終於在這能發泄出來了。

男人幾步上前,伸手揪起來這小狼狗的領子。

“這麼喜歡叫哥哥?”

他帶著與生俱來的帝王氣,在這看起來跟個小高中生似的人麵前,弄死他都是綽綽有餘的。

侍從弟弟們看著也不敢攔。

霍子修盯著他,嗓音冷然的開口,“今天哥哥就教教你,有時候說錯話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賀遇倒是不緊不慢的盯著他,唇角掛著漫不經心的輕笑。

他這幅模樣欠揍的很,霍子修剛握起拳頭來。

驀地耳邊響起一道清亮嬌脆的女音。

“霍子修!”

“你敢動他一根頭髮試試?!”

熟悉的嗓音驀地響起,霍子修的動作一僵。

總算是知道這小綠茶為什麼這麼悠然自在了。

他轉過眸,就看到自家妹妹踩著高跟鞋怒氣沖沖的走過來,長髮散落在身後,一副禦姐十足的氣勢,抓著他的胳膊一把揮開。

力道大的恨不得卸了他的胳膊。

“……”

霍菱站在他麵前,桃花眸都泛著凶巴巴的怒氣,“當著我的麵打我男人?”

她神情冷然的看向霍子修。

“當我是死的?”

霍子修:“……”

他愣了一下,隨即麵露不屑,“你活著也不影響我打他。”

“是嗎?”

霍菱也用同款不屑的表情看著他,“那你打吧,你動他一下,我就讓大伯打斷你的腿。”

“……”

草。

他可一點也冇覺得霍菱是在開玩笑。

加上他爹真的有可能會因為霍菱的一句話,打斷自己的腿。

霍子修看著發起火來六親不認的妹妹,跟護犢子似的把賀遇護在身後,屬實有些無語凝噎。

他冷笑一聲說道,“是我要打他?明明是他太欠揍。”

聞言,霍菱隻是涼嗖嗖的反問,“你不比誰欠揍,他有打過你?”

霍子修:“……?”

偏偏這時,賀遇還懶懶的抬起漂亮的眸,慢悠悠的補了一句,“是啊,我怎麼會捨得打哥哥呢。”

不等霍子修發火,霍菱回眸不悅的看他一眼,“還有你。”

霍子修這才心裡平衡了一下。

這纔是正常的發展,怎麼也得一起被罵才公平。

賀遇對上小狐狸火冒三丈的模樣,頓時也不敢騷了,正想著該怎麼乖乖道歉。

結果就被她捏著下巴,聽她一本正經的說,“他都要打你了,你就站著不動讓他打?以後直接給我打回去,他打你一下你打他十下。”

賀遇:“……”

霍子修:“……”

可以,他算是看明白了。

這他媽簡直就是無腦式寵愛。

霍子修再待下去,遲早被這兩人合夥氣死。

他邁著長腿往裡走,嘴裡叨叨的說著。

“真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