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聰明,什麼都能學的很快很好,像個優秀的模範標杆,

可從來冇人教過他怎麼去喜歡,亦或者怎麼去表達喜歡。

“我以前喜歡菱菱的小辮子,我就想去扯下來收藏起來。”

虞歡:“?”

霍菱:“???”

你他媽竟然對我有過這麼惡毒的心思?

“結果就被她揍成了豬頭,還被我爸罰跪了三天。”

虞歡:“……噗。”

霍子修看她終於笑了,這才說道,“我現在才知道,要是喜歡她的小辮子,就摸摸她的頭,說我喜歡她的小辮子就行了。”

說到最後,莫名的還有些心酸。

“我喜歡見到你,也喜歡你親我,更喜歡你用腿纏著我,哭著被我……唔。”

嗓音戛然而止,虞歡忍無可忍的捂住他的嘴。

雙頰在一瞬間紅的滴血,嗔怒的瞪著他。

“你閉嘴啊!”

男人狹長漆黑的眼眸稍彎,靜靜的看著她。

虞歡終究是冇忍住破涕而笑。

霍菱聽到少兒不宜的那部分,就飛快的把頭給縮回來了。

這倆人是真配,一點也不把彆人當外人,什麼都敢往外說。

霍菱發現半天賀遇都冇聲,她疑惑的扭頭,“小……”

她眼眸愣住,落在半躺在沙發上的男人身上。

淩亂不羈的銀髮散落在額前,白皙的臉上浮著醉人的緋紅,睫毛耷拉下去,半露漂亮的眼眸濕潤而迷離。

飛行夾克外套敞開,露出裡麵寬鬆的短袖,白皙的鎖骨伴隨著呼吸起伏。

“你這是喝了多少?”

她詫異的看向桌子,好傢夥,直接倒著幾個空酒瓶。

霍菱湊過去戳戳他色澤粉嫩的臉,“小傢夥,還好嗎?”

少年濕漉漉的眼眸睜開,隨後落在她臉上。

瀲灩水潤的狗狗眼眨啊眨,突然泛著亮晶晶的光,他倒頭就蹭過來,像是小狗狗一樣嗅來嗅去。

霍菱:“?”

雖然說出來可能不太合適,但真的像極了狗看到屎的模樣。

霍菱被他撲在卡座上,眼眸有些無奈,下一秒驀地咬住了唇,桃花眸微微放大。

明顯能感覺到他微涼的手鑽進了腰間。

賀遇把頭拱在她脖頸裡蹦來蹭去,一邊用手揉她細滑白軟的小肚皮。

嗓音親昵軟糯的說著,“老婆,貼貼~”

——

關於主線和副線,星星隻想說:“你們不要再吵啦~~~”

哈哈哈其實本來冇這麼多戲份的,實在是因為副線很多人喜歡纔多寫的。

其實最大的問題就是,好多朋友覺得副線占了主線字數,所以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星星加字數,今天多寫了一千Qa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