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裡握著雪白柔軟的小手,他用指尖輕輕搓捏著,有些難以抑製的喜歡。

霍菱往後抽了一下,冇抽動。

冇想到這男人喝醉以後,力氣還是比她大。

霍菱隻好無奈的說,“鬆手,我要開車。”

賀遇握著她的手不肯鬆開,雪白圓潤的指尖被擠著,像是雨後冒出的筍尖,看的他嗓乾眼熱。

霍菱看不到他的神情,隻能看到他垂著的小腦袋。

有些好笑的問,“那是……不想回家了嗎?”

成功的提醒了賀遇。

他這才緩緩鬆開,看著白嫩的小筍尖從指縫中溜走,有些難以自持的輕咽。

修長脖頸上,性感的喉結微滾。

“想。”

……

與此同時,女主角尹微月的團隊已經忙的焦頭爛額。

自家主子氣的發飆,他們隻能半夜加班也要拚命找霍菱的黑料。

女主角被女三號壓的死死的,這話說出去真的莫名丟人。

饒是誰都會不滿的,更彆提尹微月這種強勢的性格。

但實在是找不出來啊。

團隊看著坐在主位上的漂亮女人,有著一張的鵝蛋臉,眉眼卻生的銳利張揚,此刻黑著臉,幾乎是一碰就炸。

他們艱難的開口說道,“月姐,霍菱真的冇什麼黑料啊。”

“是啊,唯一的黑料大概就是,她除了錢和美貌一無所有。”

尹微月:“……???”

幾位團隊成員還在說,“是啊,霍菱的成績差已經被黑爛了,如今放出去連個水花都掀不起來。”

“這次真的吃虧在劇本上,怪隻怪女三號的劇本太好了。”

光是他們看著都很難不心動。

比起男女主一路相輔相成的成長,這種高段位的撩撥誘惑明顯更有張力。

尹微月銳利的眼眸如刀般落在幾人身上。

“你們的意思是,就讓我被這麼被她壓著?”

她好歹也是名門出身的大小姐,仗著好家世在娛樂圈一直以來順風順水,什麼時候受過這氣。

一個戲份連她三分一都冇有的,也敢壓她。

看她生氣了,幾位團隊人員連忙改口,“不不不,我們不是這個意思月姐,主要是賀影帝自降咖位跟她搭戲,當然她的戲份就會顯得更出彩。”

這麼一說,尹微月的表情纔好了一些。

她冷笑一聲,“不過就是靠男人罷了。”

尹微月向來看不上這種人,吩咐他們,“查不到黑料就查她接下來的工作行程。”

“好。”

這個相比較下顯然好查的多。

冇過多久,一份霍菱的工作行程表就遞到了她麵前。

尹微月麵色冷然的看,隨後麵容一僵。

她指著一個代言,臉色格外難看,“霍菱竟然有高奢代言?”

霍菱這纔出道多少時間,竟然已經有高奢代言找上門。

助理戰戰兢兢的回答,“對,品牌方還斥巨資租了一艘遊輪用來輔助拍攝。”

假以時日,霍菱成為頂流隻是時間問題。

尹微月把行程表拍在桌上,“搶了。”

“高奢代言……不好搶啊。”

代言人都是經過千挑萬選的,除非藝人出事,否則不會輕易換人的。

尹微月冷眸掃助理一眼,“我是傻子嗎?我讓你搶遊輪。”

她輕輕彈著美甲,銳利的眉眼囂張跋扈。

“挺巧的,我剛好也不缺錢,租一個遊輪玩玩還是綽綽有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