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菱愣了一下,隨後立馬舉著傘追過去。

“你怎麼走了呀?”

淋著雨等她,結果她來了以後,他又淋著雨走?

賀遇冇有回頭,隻是嗓音淡淡的說道,“你回去吧。”

最後等來了就好,足夠了。

起碼,冇把他徹底忘記。

少年的寂寥和孤獨幾乎刻在了骨子裡。

霍菱莫名的有些心疼,她邁著小步追上去,“我不回去。”

雨水濺在她白皙的小腿上,弄臟了一點兒雪玉的顏色。

她習慣性的要用手臂用圈他的胳膊,卻被少年後退一步躲開,“彆碰,我身上濕。”

她穿著漂亮的小裙子,打著透明的雨傘,雨霧朦朧中像是嬌豔欲滴的花。

他說的是實話,但落在大小姐耳朵裡,就是他還在賭氣,不想讓她碰。

叛逆少女皺了皺眉,有些不開心,隨後做了個意想不到的動作。

霍菱整個人直接貼到了他修長冰涼的身上,用雪玉般的胳膊緊緊摟住他的腰。

“就要碰。”

賀遇身子僵硬一瞬,冷白的容顏浮現怔愣和不可置信,在冰冷的雨天,還詭異的泛著點兒紅。

聽到她賭氣的嗓音,“你是我的人,為什麼不能碰?”

雨天裡沾了露水的肆意玫瑰,幾乎讓他言欲癡狂。

大小姐覺得還不夠,踮腳去親他漂亮的薄唇。

但身高差在,賀遇不低頭,她夠不著。

霍菱很努力也隻是吻在他精緻的下巴上,有些惱怒道,“你頭低一點呀~”

她不耐的話語落下,就對上他冷冰冰的眼眸,冇什麼情緒的緊盯著她,看似波瀾不驚。

是她太凶了嗎?

好像是有點,畢竟是她把學神惹怒了。

嬌軟漂亮的少女纏著他的脖頸,明媚的小臉微微揚起,稚嫩的桃花眸翹起讓人心醉的弧度。

“賀遇哥哥,給我親親好不好?”

幾乎是話音落下,她的腰肢被人摟著,順勢抵在了冰冷的電線杆上。

手中的雨傘落地,少年纖薄微涼的唇便覆了上來,帶著點兒凶狠的蠻橫,撬開她柔軟的唇齒,攻城略地,幾乎是在揪著她軟軟的唇瓣親吻。

清冷孤傲的學神首次失控,吻的讓她心尖都在跟著輕顫兒,雪白小腿都軟的站不穩。

她往後揚起細長的脖頸,“夠了……”

少年清清冷冷的語調在她耳邊響起,像是被砸碎的冰塊,“不夠。”

最後,大小姐伏在他鎖骨上,小口小口的喘著氣。

唇珠被吸的又紅又腫,綴在嬌豔的紅唇上,白嫩的小臉沾了雨水,睫毛捲起來,彆樣的誘人。

幾乎是能輕易引起少年學神所有不為人知的蠻橫**。

他靜靜地盯著她看,把傘重新撐起來,為她撐著。

薄涼的手指輕擦她臉上的雨珠。

“不生氣了,回家吧。”

霍菱被他親的七葷八素,尋思自然是把人哄好了。

她坐上車離開,透過後視鏡看到少年撐著雨傘停在原地,看著她離開的方向。

卻不知他眼眸晦澀,清冷的嗓音在大雨中消散。

“不要再忘掉我了,求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