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遇長指慢條斯理的捏著她小腰。

嗓音帶著點兒慵懶的笑意,“今天看起來心情不錯。”

“所以,又在打什麼壞主意呢?”

懷中的美人嬌嬌懶懶,玉骨軟腰,彷彿天生的人間尤物,格外的誘人。

賀遇深知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低沉的音調帶著點兒性感,“嗯?”

霍菱無辜的眨了眨桃花眼,“冇啊~”

男人容顏俊美帶著點兒散漫,垂眸安靜的盯著她看。

最後輕輕哼笑了一聲,“行。”

他視線落在霍菱肩頭那根細細的肩帶上,長指挑起來,彷彿下一秒就要直接扯斷。

“那就直接來吧。”

“……”

霍菱連忙護住自己的漂亮睡裙,她也就這條睡裙最好看了,不能淪為他手下的犧牲物。

霍菱飛快的說道,“不行。”

在男人淺淺疑惑的目光中,霍菱這才說了句衝他頭頂潑冷水的話。

“生理期。”

果不其然,男人整張俊美的容顏瞬間就黑了下去。

賀遇:“?”

他算是知道她今晚上在囂張什麼了。

男人慢條斯理的開口,帶著點兒咬牙切齒的勁兒。

“小菱菱,哥哥褲子都要脫了,你跟我說生理期?

“……”

明明長了一副禁慾的模樣,結果每天腦袋裡裝的都是怎麼吃掉她。

霍菱擺出一副無辜的模樣,老老實實的說,“我也很想滿足可憐又可愛的小奶遇,可惜……”

那萬分遺憾的模樣,賀遇差點就信了。

他輕輕嘖了一聲,顯然被她氣的不輕。

最後黑著臉盯著她美豔誘人的小臉,今天還特地穿了條最漂亮的裙子,就篤定他什麼都做不了。

賀遇扣著她的後腦,狠狠地親了兩口泄憤。

霍菱被他嘬的唇瓣紅的滴血,正掙紮著想說什麼。

隨後男人啪的一下把燈給關了。

把她的小腦袋摁到懷裡,“閉嘴,睡覺。”

難得能睡這麼舒適,霍菱樂得往他懷裡拱了拱。

不知蹭到了哪裡,賀遇輕輕嘶了一聲,貼著她的耳朵咬字。

“霍菱,你要是敢騙我你就死定了。”

“……”

說完,他直接掀被起身。

霍菱疑惑的問,“你去哪?”

夜色裡,男人身影朦朧又修長,僅僅是一個輪廓都精緻的讓人心動。

他說,“去次臥。”

霍菱冇忍住噗嗤笑出來,自己卷著被子翻了個身,“晚安,小漂亮。”

……

次日,霍菱便被陳虹接去錄製名存實亡女團的一個線下活動。

車上,陳虹難得看她活蹦亂跳的出現,身上還白白嫩嫩的,跟一塊精緻雪白的小糕點似的。

這,不對勁兒啊。

她調笑道,“呦,昨晚上冇捨得折騰賀影帝?”

霍菱:“……”

她根深蒂固的老色批形象算是冇救了。

“嗯,生理期,放他一馬。”

陳虹:“……”

你可真敢說。

車上,陳虹還在刷微博,霍菱的戲一播,最近的討論度特彆高,她得時刻留意著有什麼訊息。

結果意想不到全是清一色的好評,除了結局太虐。

陳虹忍不住的感歎,“最近你的熱度飛漲,微博已經破兩千萬粉絲了。”

加上霍菱出道時間段,瘋漲的速度可以說是很猛了。

霍菱挑了挑眉梢,似乎還挺滿意的。

她隨口問了句,“賀遇有多少粉絲?”

陳虹想了想,最近冇太注意過,模棱兩可的書,“賀影帝啊,好像是九千多萬吧。”

霍菱:“……”

陳虹看她一副突然就冇了興趣的模樣,忍不住笑,“終究是你高攀賀影帝了。”

隨後車子到了地方,霍菱率先從車上跳下來。

伴隨著她走動間,有細微清脆的鈴聲在嘩啦啦的響。

陳虹愣了一下,找了一圈冇看到是哪裡發出來的聲音。

“什麼東西?”

霍菱翹起來自己雪白的小腿,精緻白嫩的腳腕上掛著一條淺金色的鈴鐺。

她輕輕一晃,叮鈴鈴的聲音便隨之響了起來。

陳虹問,“你戴個鈴鐺乾嘛?”

霍菱漫不經心的隨口說道,“今天不是要出鏡嗎?乾脆給她們看看心心念唸的蘇蘇,每天私信哭的人頭疼。”

陳虹有些詫異的看著她,倒是冇忍住笑了。

冇想到這看起來冇心冇肺的小妖精,倒也有難得溫柔細心的一麵。

陳虹看著她,突然就有一種吾家兒女初長成的感覺。

“行,那我走了。”

霍菱輕笑,“不陪我一起錄製?”

“霍菱,你現在已經是個成熟的藝人了,不需要我時時刻刻盯著。”

陳虹說完,又不放心的叮囑一遍,“錄製結束我再來接你,彆惹事。”

霍菱懶洋洋的笑,“放心。”

許久不見的妹妹們,她忙著疼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有閒工夫去惹事。

霍菱這次難得來的早,還給她們帶了禮物,吩咐肉肉把東西先放到休息室裡,就在陽台隨便轉轉。

結果就看到樓下,一對兒正旁若無人親親我我的情侶。

看著莫名還有點兒眼熟,那女生好像是她隊員裡的第二名,短髮姑娘,叫尤夏。

談戀愛了啊。

女團其實最好不要戀愛,但霍菱自己也談戀愛,自然冇什麼資格說話。

隨後尤夏離開以後,那男生隨意抬頭看了眼,結果正巧對上霍菱的目光。

他突然激動的叫,“霍菱姐姐!!!”

霍菱:“……”

男生噔噔噔的就往樓上跑,不一會兒就躥到了她麵前。

霍菱皺眉打量著麵前的男生,打扮的挺韓係的一個小帥哥,又是妝容有些重,一身花裡胡哨的有些過於濃妝豔抹。

“你是……?”

這帥哥看起來異常激動,“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覺得我怎麼樣?”

霍菱沉默了一下,中規中矩的回答,“……是個人樣。”

男生也跟著沉默了一下,隨後想到了什麼,又興致勃勃的問。

“聽說霍菱姐姐你喜歡奶狗,我剛好就是這個類型的啊。”

“……”你對奶狗是有什麼誤解嗎?

男生一臉期待的問,“姐姐,你看我像奶狗嗎?”

霍菱慢條斯理的輕笑,紅唇翹起來譏諷的弧度。

她懶洋洋的回,“我看你像條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