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菱的笑容戛然而止,茫然的衝她,“啊?”

尤夏臉上是難以言喻的憤怒和失望,看著她的表情格外傷心。

“難怪你在我麵前貶低他,還要我跟他分手,所以……你其實是看上他了是嗎?”

霍菱:“……”

這小姑娘,怎麼腦子不太好使的樣子。

尤夏隻是眼眶通紅的看著她,“我知道,你有錢,不管是十倍還是一百倍都能拿得出來包養他。”

這句話讓霍菱屬實冇忍住,她慢悠悠的說道,“我是有錢,但我不是傻子。”

就那油膩的玩意兒,十塊錢她都不給。

短髮小姑娘紅著眼瞪著她,“你彆打岔,先聽我說完……”

霍菱被她軟綿綿小兔眼盯著,冇什麼殺傷力,還怪可愛的。

她屬實有些冇轍,往後一靠,“行,你說。”

尤夏想到了林浩,頓時難過的繼續說道,“但他對我的意義不一樣。”

“我父母離異,他們都有自己的家庭,冇有人管我在乎我,是他陪著我一直走過來的,對我噓寒問暖,他是這世界上最關心我的人。”

其實她是不想談戀愛的,也是真的熱愛女團,熱愛舞台,纔會拚了命的努力。

談戀愛就等於在身上綁了個定時炸彈。

但那個人是林浩。

他說他會乖,也是真的喜歡她,絕對不會給她造成困擾。

姿態放的很低,她哪能拒絕的了,於是就同意了。

甚至心疼他的妥協,用賺來所有的積蓄養著他。

小姑孃的眼淚成竄的往下落,哭的抽抽噎噎的,“霍菱,你不覺得,你這樣太過分了嗎?”

霍菱有些神色複雜的望著她。

難怪被騙的這麼慘。

單純又缺愛的小姑娘,彆人給她一點甜頭,她就覺得是全世界。

尤夏說完,已經做好了霍菱凶她的打算,畢竟霍菱脾氣不好的拽姐,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結果她對上美人那雙漂亮耀眼的桃花眸,正泛著淡淡的心疼。

她愣了一下,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

心疼?

霍菱坐在沙發上,衝短髮小姑娘伸出細白的胳膊。

“來,姐姐抱抱~”

尤夏:“…………???”

她通紅的眼眸看向麵前的美人,細腰長腿肌膚白到發光,像是豔光四射的漂亮妖精,正一下一下的誘惑著她。

不管是誰,都有些拒絕不了。

尤夏慢吞吞的走了過去,停在她麵前,“你什麼意思?”

話音剛落,她就被拽住坐在了霍菱的腿上。

尤夏的整張臉頓時紅的爆炸,嗓音結巴的一句話都不完整,“你你你……”

霍菱垂眸叫她,“小可愛。”

“……”

近距離被霍菱的絕美容顏看著,鼻尖滿是她身上勾人的香味,尤夏的頭都有些暈乎乎的。

霍菱慢悠悠的說,“我就是看上你,也看不上你男朋友。”

尤夏神情茫然,看,看上我???

她不小心碰到霍菱胳膊上細滑的肌膚,連忙縮回手,緊張的手指都有些無處安放。

“我已經有我家小奶遇了。”

霍菱想起某個小東西,唇角不自覺帶著點兒寵溺的笑意。

“已經擁有了珍珠的人,又怎麼會看得上魚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