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菱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倒不是被妹妹抱著有多舒服。

而是在她的正對麵,修長玉立的男人彎腰從車裡出來。

夜色下身影拖得綿長,他懶懶的靠在車門上,兩條長腿散漫的交疊,姿態優雅的彷彿在拍雜誌。

那人深邃漂亮的眉眼帶著點兒幽暗的情緒,似笑非笑的落在她跟她懷裡的小軟妹身上。

霍菱:“……”

她現在原地跑路還來得及嗎?

偏偏剛被感情傷了心的小姑娘,似乎覺得又看到了光明。

在她最難過時間出現的,這次不是渣男,是美豔禦姐。

所以她直介麵無遮攔的說道。

“姐姐,你今天下午讓我坐在你腿上的時候,我的心臟跳的可快了,比我男……前男友親我的時候,跳的都快。”

霍菱:“……?!!”

賀遇的眉梢輕輕揚了揚,彷彿在說‘呦,還坐腿上了呢?’

俗話說得好,百因必有果,這下報應來了。

尤夏看她半天不說話,抬眸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她的表情。

結果就看到霍菱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樣。

尤夏連忙鬆開她,磕磕巴巴的解釋道,“姐姐,你彆誤會,我就是單純的表達一下我的喜歡。”

霍菱僵硬的嗯了一聲。

她冇誤會,有人誤會了。

小姑娘到底是害羞,最後紅著臉跑了。

霍菱也想跑,結果她剛起步,就被冰涼的長指扼住了命運的後脖子。

賀遇慢條斯理的把小狐狸給拎回來,“往哪跑兒呢?”

霍菱僵硬回過頭,桃花眸落在男人精緻俊美的容顏上。

頓時雙眸一亮,“呀,是姐姐小奶遇呀~”

賀遇:“……”

敢不敢再浮誇點兒。

下一秒,更浮誇的就來了。

霍菱勾住他的脖子,漂亮小臉直往他臉上蹭。

“一天不見想死姐姐了,快來給姐姐親親。”

溫軟的唇瓣落在他精緻冷冽的下巴上,一通胡攪蠻纏的亂親,蹭的人心猿意馬。

賀遇的手落在她腰上,她身上穿著單薄的小短衫,長指輕而易舉的觸碰到腰間細滑的肌膚。

他單手就把人扣了起來,往車的方向走,“回家。”

霍菱:“???”

回家乾嘛?是她想的那樣嗎?

……

待回到家中,霍菱警惕的望著麵前正在解領帶的人,嚴謹的襯衫領口被拽鬆,露出修長的脖頸線條。

凸起的喉結緩慢的滾動,帶著幾分活色生香。

霍菱下意識的彆過眼,“我現在是……唔。”

隨後她就被清冷的薄唇堵住了嘴,男人低低啞啞嗓音在她耳邊響起。

“知道,不碰你。”

聽到這話,霍菱這才鬆了一口氣,甚至主動勾著小漂亮獎勵的親親他。

直到她細滑柔嫩的小手被握住,一路牽引著向下。

“……”

劃過緊緻的腰腹,冇入漂亮的人魚線。

霍菱的眼睫都在跟著輕顫,抬眸對上他清冷禁慾的漂亮眼眸,眼尾早已暈開了濕潤動人的紅。

耳邊是男人低啞性感的嗓音,宛如磨了沙礫般磁性又動聽。

在她耳邊一下又一下的誘惑著。

“菱菱,幫幫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