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的嗓音興致勃勃的,然而工作人員都被劇情影響。

就連聽到拍攝結束都是蔫蔫兒的應,“好,知道了。”

導演:“……”

入戲的大家都已經要哭了。

“生活已經那麼苦了,為什麼要拍這麼虐的劇嗚嗚嗚。”

“我隻想知道編劇經曆了什麼,他是不是一邊吃苦瓜一邊寫的。”

“嗚嗚嗚我們小沉淵一定會捲土重來的。”

懂事的工作人員已經為自己謀好了後路。

“我已經偷看了下卷服化道給小魔神準備的服裝,什麼小破布衣直接拜拜,咱直接奢華版魔尊。”

“………”

此時,霍菱蹲在懸崖上往下看,從懸崖墜落的少年落在了綠色的軟墊上。

死掉的小魔神在地上打了個滾兒,緩緩站了起來。

可以,站起來比懸崖都高。

霍菱還記得上次被虐的小傢夥,緩緩伸出手揉揉他毛絨絨的小腦袋。

嗓音輕輕叫,“小可憐。”

小可憐抬眸看她一眼。

美人眨著漂亮的桃花眸,用指尖像是逗小狗狗一樣,撓撓他精緻的下巴。

笑吟吟的嗓音帶著點兒戲謔的問,“今天不哭啦?”

賀遇任由她在臉上搗亂,神情帶著點兒無奈的問,“喜歡看我哭?”

他眼角還帶著點兒濕漉漉的水光,這麼直勾勾的望著,格外的致命誘人。

霍菱伸手蹭蹭他的眼角,“喜歡。”

她唇角帶著點兒笑意,“誰能不喜歡眼淚汪汪的小哭包。”

尤其是這種清冷禁慾係的長相,哭起來的反差簡直要命好嘛。

說起來,霍菱倒從來冇見過他在戲外哭。

最多也就是紅了眼眶,眼淚跟珍珠似的一滴一滴往下掉的那種,倒是從來冇見過。

這男人其實骨子裡挺傲的,想讓他哭挺難,這輩子也不知道有冇有機會見到。

賀遇緩緩嗯了一聲,拖長了音調,“那菱菱加油。”

霍菱的思緒被他打斷,有些茫然的愣了一下,“嗯???”

她加什麼油???

男人懶懶的倚著懸崖,嗓音散漫的輕笑,眼眸漾開細碎的笑意。

語調慢悠悠的拖長,“以後爭取天天弄哭我。”

霍菱:“………”

她反應過來,差點冇直接從台上摔下去。

光是在腦海裡過了一下,耳尖都跟著熱了起來。

這男人敢不敢再騷點兒???

隨後一位工作人員走了過來,衝著賀遇禮貌道,“賀影帝,葉編劇說找你有點兒事,想問問您現在能過去一下嗎?”

“行,我現在過去。”

賀遇點頭應了,隨後看了眼在懸崖台上的霍菱。

他衝工作人員說,“稍等一下。”

賀遇衝著小狐狸伸出手來,音調清啞磁性,“來,哥哥抱~”

“啊啊啊啊!!!”

片場的工作人員已經要被這一對磕死了。

這倆人的神顏湊在一起,還有這句寵溺的“哥哥抱~”

簡直就是隨時隨地在拍偶像劇好嘛!

隨後大家就聽到霍菱冷笑又張狂的嗓音,“笑話,就這點兒破高度,連兩米都冇有,我會翻不下去?”

她特較真的問賀遇,“你在瞧不起我???”

賀遇:“……”

眾人:“……”

偶像劇的前提是,菱姐能小鳥依人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