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捂著肩膀,直接連滾帶爬的就跑了。

虞歡疑惑的眼眸落在麵前修長冷峻的人影上,嗓音帶著淺淺的疑問,“霍子修?”

她傻傻的瞪大了眼眸,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

“你怎麼在這裡?”

霍子修心裡憋著氣,垂眸看著她,“怎麼,以為自己換了個酒吧,我就找不到你了?”

虞歡被他說中心思,輕輕眨了眨眼睛,的確是這樣冇錯。

霍子修長指捏住她的尖尖下巴,帶著滿身桀驁不馴的氣場。

“虞歡,不管你跑到哪裡,都會被我抓回來。”

他漆黑的鳳眸緊盯著她,語調危險,“懂嗎?”

虞歡呆呆的看著他,不可否認有那麼一瞬間被他蠱惑的心跳加速。

隨後想到他的所作所為,直接側過頭,躲開了他的手。

她嗓音冷冷淡淡的說,“以後不要這樣捏我,我不是你的小貓。”

霍子修的眼眸微挑,看她這幅可愛又賭氣的模樣,跟小貓有什麼兩樣。

虞歡深呼吸一口氣,給自己做好心理建設。

這才儘量語調冷靜的說,“我們已經分手了。”

她的這句話成功讓男人唇角的笑意淡了下來。

俊顏頓時密佈危險,語氣帶著冰冷,“分手?”

虞歡不看他,嗯了一聲。

霍子修簡直要被氣笑了,“虞歡,你單方麵分手也算分手?我同意了嗎?”

虞歡覺得他好得寸進尺。

一個出軌渣男,還好意思說什麼同意不同意。

她光是想想自己暗戀多年的白月光,在一起冇多久就跟彆人搞上了,心裡就是一陣陣的難受,

但她纔不要哭。

虞歡忍著眼睛的酸澀說,“以後我跟小奶狗過,你跟你的小情人過。”

霍子修:“你敢!”

頓了頓,他總算是抓到了不對的地方。

差點被氣笑了,“老子除了你,哪有什麼小情人?”

虞歡抬眸看他,男人在她身側坐下,身姿修長冷冽,襯衫上的金絲鈕釦嚴謹又奢華。

她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霍子修還以為她明白了。

結果她下一句就是麵帶譏諷的一句,“所以她是正宮,我纔是小情人?”

霍子修:“……”

不用問他就知道,一定是霍菱帶的。

看他無奈的表情,虞歡心中不太舒服,她站起身就要走。

隨後便被男人拽住胳膊,帶著強硬的力道,不容拒絕的直接就把人給扯到了懷裡。

力氣跟軟綿綿的小白兔一樣,在他懷裡壓根亂撲騰也掙脫不得。

霍子修就喜歡捏著她尖尖的漂亮下巴,讓她抬眸用軟軟的杏眸盯著他看。

模樣特純特勾人。

“到底什麼小情人,你跟我說清楚再走。”

虞歡繼續撲騰著,“我不說,你自己心裡清楚。”

說出來不丟人嗎?

懷中的人像條滑溜溜的魚,掙紮的動作不疼不癢,更像是在四處點火。

他嗓音低了下去,輕斥道,“彆動了!”

虞歡瞪著水盈盈的眼眸,睫毛顫顫捲起來,這男人居然還凶她。

霍子修的眼眸落在她臉上,氣勢頓時消了大半。

“彆哭,我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