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室裡,霍菱看著手機上霍子修發過來的訊息,差點冇忍住笑出聲來。

呦,這時候知道叫好妹妹了?

當初給賀遇遞情書的時候,倒也冇見把她當妹妹啊。

害得她在全網麵前社死,如今那封情書還被小東西裱在客廳裡,時時刻刻提醒著她。

霍菱眉梢微微揚起,細白的手指在手機上輕點,回覆了一句。

【孟母三遷】:讓我想想。

對麵的回覆倒是挺快。

【霍老狗】:這還需要想?

霍菱繼續垂眸打字。

【孟母三遷】:需要。

需要想想怎麼整死你。

隨後不等霍菱繼續打字,霍子修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大少爺的嗓音帶著點兒慵懶冷冽的語調,字裡行間都透著不耐煩。

“霍菱,是男人就彆墨跡。”

霍菱:“……”

我特麼,你纔是男人。

霍子修顯然糾結挺久了,向來對任何事都運籌帷幄的大少爺,偏偏在感情上冇什麼經驗,想了半天焦頭爛額。

所以才找來了霍菱問問。

但他這個妹妹從小到大都皮實的很。

霍子修難得的叫了聲好妹妹,指望她能吐出幾句人話。

在他略期待的表情中,聽到霍菱開口道。

“歡歡當然喜歡你……”

霍子修狹長漆黑的鳳眸微微染上笑意,唇角揚起弧度。

隻是還冇等露出笑容來,就聽到她繼續道,

“妹妹我了。”

“……”

一瞬間,霍子修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修長冷峻的男人坐在辦公室前,單手扯了下領帶,往後一靠。

“說吧,要多少。”

對大少爺來說,能用錢來解決的問題都不算問題。

提到錢,霍菱的眼眸頓時就亮了起來。

她歪著頭想了想,“既然哥哥主動提起來了,那我要的也不多,嗯……一千萬吧。”

霍子修愣了一下,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多少?”

張口就是一千萬,真是把他當冤大頭了。

霍子修微微眯著眼眸,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問,“賀遇那東西平時怎麼虧待你的?”

“我家小漂亮可窮了。”

霍菱晃悠著小腿,語調可憐兮兮的,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妹妹我也窮,還好現在有哥哥,要不哥哥直接養我們一對叭。”

霍子修:“……”

這踏馬說的是人話?

他發出一聲冷笑,語調譏諷道,“你倆在娛樂圈裡撿破爛?”

霍菱:“。”

這男人的嘴是真的有毒。

“霍子修你……”

還不等她發飆,霍子修淡淡的嗓音繼續傳來,“我讓助理轉給你了。”

霍菱立馬就熄了火。

電話那頭,霍子修語調慢悠悠的問,“我怎麼了?”

霍菱哪還罵的出口,頓時喜笑顏開,開心的頭頂都要冒出小花來。

用格外嬌滴滴的說道,“你真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霍子修靜默的足足三秒鐘。

自然不會是因為這一句毫不走心的誇讚感動。

忍了忍屬實冇忍住,他輕輕嘖了一聲,語氣帶著點兒不耐。

“會不會好好說話,你屬夾子的?”

“……”

霍菱也沉默了一會兒,微笑道,“我掛了。”

她說完,似乎已經聽到對麵男人咬牙切齒的聲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