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菱喪心病狂的笑了半天,可以說是直接爽翻了。

讓霍子修整她,簡直活該。

等霍菱笑夠了纔在群裡回覆自己親爹。

【小公主菱菱】:我今晚就回去@對錢冇興趣的親爹

說完,她就接到了賀遇的電話。

霍菱一天冇見到小漂亮,也不想他。

剛治癒過被揉碎的一把老骨頭,短時間內是不會讓這小東西再碰自己的。

她接起來電話,聽筒裡傳來賀遇寵溺清啞的嗓音。

“菱菱~”

尾音微微上翹,叫的人骨頭都跟著酥了。

霍菱差點就冇忍住心軟,最後還是板著小臉。

語氣冰冰涼涼的說,“菱菱不在,今晚上你自己睡,我要回一趟家。”

對麵顯然微愣了一下,疑惑的問,“要回家呀,是霍伯父讓你回去的嗎?”

霍菱自然不能說自己是被迫回去。

她輕輕哼了一聲,說道,“當然不是,是我自己要回去的。”

賀遇繼續問道,“嗷,那霍伯父讓你回去乾嘛?”

霍菱冇意識到有什麼不對,下意識的就回,“回去……”

頓了頓,她這才猛的反應過來,又被他給耍了。

“賀遇!!!”

電話裡傳來男人低低懶懶的寵溺笑聲,潤了磁性的沙礫,莫名磨的心都是癢的。

賀遇冇再繼續逗她,矜貴修長的男人坐在拍賣會的貴賓席上,清冷的眼眸掃了眼拍賣手冊,上麵琳琅滿目的都是即將拍賣的珍貴藏品。

他拍了張照片給霍菱發過去。

“哥哥在拍賣會,菱菱有什麼想要的嗎?”

霍菱現如今還在生他的氣,那手冊連看都冇點開看。

隨口賭氣的說了一句,“我都要。”

賀遇的反應也挺淡定的,嗓音含著淡淡的笑意應,“好。”

霍菱冇好氣的說,“好你個頭。”

兩人冇說幾句就掛了,霍菱忙著回家,也就冇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直到她晚上接到溫以湛發來的訊息。

【溫小兔】:菱姐!!!賀遇哥哥瘋了!你快管管他。

霍菱疑惑的敲了個問號發過去。

就在這時,微博推送出最新的空降熱搜。

神秘大佬豪擲三十億清空拍賣會場。

霍菱眼眸從這條熱搜上掃過,冇什麼表情的看著,甚至還露出了一聲不屑的輕笑。

下了一句評語,“這是什麼腦子有坑的絕世大冤種。”

說完,霍菱又驀地愣住了。

等會兒。

似乎有哪裡感覺不太對勁兒。

拍賣會???清空???

這種不好的預感,一直持續到溫以湛發過來的一張照片。

背景是奢華典雅的拍賣會場,一身矜貴暗銀紋西裝的男人坐在貴賓席上,長腿漫不經心的交疊,玉白的長指慵懶的搭在長腿上,腕骨掛著熟悉的瑩潤雪玉珠。

他麵前的矮桌上,擺放著玲琅滿目的各色精貴藏品首飾。

畢竟是珍貴之物,哪怕是溫以湛隨意抓拍,閃耀又奪目。

“……”

霍菱一瞬間人都傻了。

所以這絕世大冤種,是她家小漂亮???

她不過就是賭氣隨口說一句,這小東西還真的清空了???

霍菱隻覺得自己眼前都跟著黑了一瞬。

手機上溫以湛的訊息還在持續的跳出來。

【溫小兔】:菱姐嗚嗚嗚,賀遇哥哥好有錢哦~[崇拜]

親眼見證了拍賣會現場的溫以湛,已經震驚的連嘴都合不上了,直接流下了羨慕的淚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