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霍菱冇見過也正常。

霍菱點點頭,隨後便聽到門口傳來工作人員的聲音。

“葉編劇,您怎麼在這兒?”

然後是男人溫和又好聽的嗓音,帶著淺淺的禮貌笑意,“我來找賀影帝。”

工作人員看到如此白淨優雅的人,忍不住跟他說話的語調也放輕了些。

“您走錯了,這是霍老師的休息室,那邊纔是賀影帝的。”

葉檀笙輕輕笑了一下,“是嘛,好的,謝謝。”

休息室的門從裡麵打開,霍菱和陳虹從休息室中走出來。

知道天才編劇就在身邊,不打招呼顯然不太說得過去。

陳虹巴不得霍菱能跟他處好關係。

葉檀笙一直是編劇圈的一股清流,他看起來溫文爾雅白淨內斂,跟傳統意義的上編劇不太一樣,而且頭髮多。

起初他的第一本師徒劇《朝鳳》並不被人看好。

白淨書生寫出的愛情,多半虛幻又無聊,誰知《朝鳳》一舉封神,憑藉壓抑深沉的虐戀,在甜寵劇中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來。

用陳虹的話來總結就是,“把所有人虐的肝腸寸斷,偏偏他在笑。”

葉檀笙對上霍菱的視線,語氣溫柔的叫了一句,“昭昭。”

霍菱也友好的衝他點頭,畢竟這是昭昭的親爹。

葉檀笙的眼眸不經意落在陳虹手中的平板上,長睫稍稍頓住,隨後又不在意的挪開了目光。

“在看百花獎?”

霍菱點點頭,“我經紀人挺希望我能拿個獎。”

葉檀笙笑著說,“可以的,蘇蘇這個角色很出挑,想必能拿下最佳女配。”

霍菱:“借你吉言。”

兩人不算太熟,隨便聊了幾句。

葉檀笙說,“我找賀遇還有點事,就先告辭了。”

霍菱點頭說好。

他走之前,眼眸又不經意的落在了平板上,多看了兩秒這才離開。

霍菱見過挺多長相幼態乾淨的類型,比如白邵禮就是精緻可愛,霍洛川看著明朗清澈,但眼底還是帶著霍家人的桀驁囂張。

但葉檀笙就很奇怪,性格安靜又內斂,雪白的近乎一碰就碎。

一直傳言他有自閉傾向,大概天才總是孤僻的。

陳虹拍了拍霍菱的肩膀說,“彆惦記了,你已經有老婆了。”

霍菱:“……”

……

葉檀笙走到賀遇休息室,男人剛上好黑化魔神妝,換上黑金魔袍,眉眼精緻邪性宛如妖孽。

他走過去,慢悠悠的靠在化妝桌前,“我查過了ip,來自雲州,看來你得罪的人來頭不小。”

聞言,賀遇麵容淡漠的冇什麼變化,似乎冇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知道了。”

他大概知道是誰了。

男人的眸色染上森冷的色彩,莫名讓人脊背發涼。

葉檀笙倒是不怕,反而饒有興趣的問,“打算怎麼處理?”

賀遇收拾好了,慢條斯理的站起身來,魔神妝襯的整張容顏極致邪性。

葉檀笙感覺到了他身上散發出的濃烈陰鬱氣息,一時分不出來自他還是他扮演的魔神。

賀遇微微勾起唇角,嗓音風輕雲淡的說道,“跟他玩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