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隻是重複了一遍他的話。

但從他口中說出來就莫名的好聽,冷酷又磁性的叫他,陳綿綿。

陳勉眼眸微微不自在,下意識的就拽緊了手中的領帶,他舔了下乾澀的唇瓣。

乾澀的唇終於得到了滋潤,透著水潤的光。

經紀人眼眸暗沉,微不可見的繼續往下湊了點兒。

“陳……”

陳勉被繼續拍攝的場景吸引了目光,飛快的鬆開了他,聚精會神的繼續往下看。

典型的受虐體質,一邊罵一邊又看的無法自拔。

這巴掌導演特地交代了,要用力。

畢竟是在盛怒的情況下,霍菱也是為了一遍過,所以力道用的不小。

肉眼可見的,賀遇白淨漂亮的半張臉都跟著紅了起來。

配上他通紅眼眶裡蓄著的晶瑩淚珠,格外的惹人憐,起碼在場的女性工作人員,心都要跟著碎了。

“沉淵,你現在出去,我就當做……”

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

捫心自問,她也不會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

話落,魔神隻是扯唇輕笑了一聲,他眼眶通紅,語調冷冷的反問,“出去?”

修長白皙的手指從懷中扯出一根雪白銀紋的縛仙帶。

格外熟悉,顧昭的臉色一下變的很難看。

男人製住他的手腕,將縛仙帶纏在她手腕上,優雅又斯文的將兩隻細白手腕係在一起,固定在床榻之上。

他冷冷的勾起唇,猩紅的眼眸掛著欲落不落的淚,唇瓣又紅的滴血,儼然一副陰鬱惡魔的模樣。

“師尊,出不去的。”

從他陰鬱漂亮,邪氣橫生的臉上,霍菱甚至能看出他想說的下一句是什麼。

老子不光不出去,還要進去。

“……”

陳勉捂住通紅的小臉蛋,扭扭捏捏的往經紀人身上蹭。

“哎呦,小魔神這波好會哦,羞羞羞〃〃”

沈難:“……”

他垂眸看了眼,冇說話。

陳勉:“???”

不對勁兒,真的不對勁兒。

按照以往的狀態,他敢再多碰經紀人哥哥一下,就會被他冷冷酷酷的擒住命運的後脖子。

然後威脅一句,“再亂動一下,我就把你扔出去。”

今天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此時,霍菱正在極大的煎熬中,一邊心裡忍不住的感歎,這小漂亮黑化的模樣真的好帶感哦。

麵上還要厭惡又嫌棄的討厭他。

霍菱心裡還是心疼小傢夥的。

直到他抬手就扯了她的衣服,布料擦過肩膀,勒出了一道通紅的痕跡,疼的她輕輕嘶了一下。

“???”

我心疼你個仙人闆闆。

賀遇也愣了一下,眼眸裡浮現出點兒茫然,下意識用冰涼的長指摸摸那點兒紅痕。

劇本裡自然冇有這種互動,都是他倆平時習慣性的小動作。

莫名的有點兒撩,導演也就冇喊卡。

這段雖然是強迫戲,但尺度有限,意思意思就過了。

全靠大家自行腦補。

顧昭衣衫不整,清絕的臉上帶著點兒絕望,生理性的厭惡讓她渾身不適,滿身抗拒。

“沉淵,彆讓我恨你。”

至高無上的強大魔神微怔,隨後埋首在她白皙柔軟的脖頸中,一邊癡迷的吻她一邊掉下滾燙的眼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