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菱姐,真的會編舞嗎?”

隊友不放心的問。

雖然她們不懂,但是編舞怎麼能光靠坐著不動的聽歌。

唐語萱則是說:“姐姐這個狀態,是她最認真的時候了,她在扒譜。”

她如今依舊記憶猶新著。

霍菱隻是花了幾個小時,便把主題曲的歌舞全部學會了。

旋律和動作被她牢牢記在了腦子裡。

葉璿則是微微震驚。

扒譜可是很難的,她曾經試過,在紙上寫寫畫畫了好多頁,才勉強扒了出來。

而且,是要學過音樂的人,才能做到。

霍菱難道,學過音樂嗎?

……

一個半小時後。

霍菱取下耳機,從地上利落的翻身起來。

看了看時間,“嘖,比預想的時間多了半小時啊。”

葉璿已經等的分外著急,連忙走過來問,“扒出來譜子了嗎?”

她想了個辦法。

“隻要把譜子和節奏找出來,我們大家就可以一起想動作了。”

霍菱看她一眼,“不用。”

她把平板上的耳機摘下,隨意散漫的說,“已經好了。”

葉璿一愣,“什麼好了?”

霍菱:“編舞啊。”

葉璿直接:“???”

她一臉“你是認真的嗎?”不可置信的看著霍菱。

霍菱原地蹦了幾下,活動活動筋骨。

轉頭風輕雲淡的看她一眼。

“不相信?”

葉璿神情複雜的問:“你會編舞?”

霍菱歪了下腦袋,斟酌了一下。

纖薄的紅唇吐出了兩個字,“不精。”

她在國外的那段日子,繁忙又充實。

像是要把前十幾年虛度的光陰補回來,什麼都學了。

但同樣,也什麼都學的不精。

她三分鐘熱度,從來冇專攻過某個領域,如果說什麼是長久有興趣的。

那大概隻有美食和美色了。

霍菱轉頭對葉璿道,“叫她們進來吧,我跳一遍你們看看怎麼樣。”

葉璿沉默的看了她片刻,點點頭。

“好。”

幾個隊員滿臉茫然的走進來,臉上都憂心忡忡的冇什麼自信。

這首歌本來就處於劣勢,加上還被符雪這麼整了一通。

自信心都被打擊的七零八碎。

霍菱姐壓根不會編舞,隻能算趕鴨子上架,她們壓根冇抱什麼期待。

直到前奏響起。

上一刻還宛如冇骨頭鹹魚似的少女,驀地像是換了個人。

眼尾上翹,神情慵懶。

白皙柔軟手腕抬起,宛如凝脂般白的發光,纖長的手指翹起來。

隊員們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這女人還真是連手指頭都是美的。

隨後,她伴隨著歌曲的節奏,開始緩慢的舞動起來。

每一個動作都妖裡妖氣的,帶著渾然天成的媚態。

直到副歌——

葉璿的心臟開始狂跳。

她是舞癡,自小學到大看過許多舞種。

卻從來冇有見過,有人能把舞蹈跳到如此驚心動魄。

倘若她身上穿的,不是普普通通的訓練服。

而是一席紅紗水袖。

葉璿敢肯定,這個舞台絕對會爆掉!

一舞結束,連定點都是妖嬈動人的。

結果下一秒,風情萬種的大美人不見了。

霍菱又垮著小臉,微微喘著氣。

“煩死了,我最討厭跳古典舞,累死人了。”

“……”

她懶懶的掀眸,看向一眾目瞪口呆的隊員。

“這舞還行嗎?滿意的話,我就教你們這個。”

眾學員還冇從驚豔中回魂。

全部呆呆的點點頭,嗓音喃喃,“滿意滿意。”

簡直太滿意了!

霍菱關掉音樂,點點頭,“那行,爭取兩天內學會吧。”

隨後她便開始現場教學。

唐語萱從來冇見過這麼積極向上的霍菱。

她整日裡都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彷彿對所有事都提不起來興趣。

如今認真又專注的模樣,彷彿整個人在發光。

唐語萱趁著休息間隙,小心翼翼的問她。

“姐姐,你這次是不是被楚怡景氣的不輕啊?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想扳回一城。”

霍菱仰頭喝著水,白皙的脖頸纖細優美。

她側眸,“你覺得我是因為想贏楚怡景才這樣的?”

唐語萱輕輕點頭,“不是嗎?”

“不是。”

霍菱舔了舔唇瓣上的水珠,一舉一動帶著不經意的撩人。

嗓音懶懶道,“是因為你們。”

唐語萱一怔,隨後反應了過來。

頓時感動的眼淚汪汪的,“姐姐,你真好。”

霍菱用一根手指抵住她的額頭。

“打住。”

她放下水瓶,衝著休息的幾個隊員拍了拍手。

“起來,繼續。”

幾個隊員雖然累,但乾勁十足,毫不拖遝的就起來繼續練習。

其他人練習都好說,唯獨葉璿屬實不太好跳。

她平日學的都是富有節奏性的硬性帥氣舞蹈。

這麼妖嬈柔軟的舞蹈,當真是太難為她了。

葉璿瞧著幾個妹妹跟水蛇似的扭著小腰,自己也學著扭了扭。

正巧被霍菱看到,她說:“你怎麼僵硬的跟隻大鵝似的。”

葉璿:“……”

霍菱教的差不多了,就剩葉璿。

她乾脆坐了下來,拿著一杯飲料吸溜著。

時不時道,“把身段放軟,想象你是一根柳枝。”

葉璿扭了一下午。

最後一次給霍菱驗收成果。

霍菱猶豫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道,

“你那手腳不協調的模樣,簡直跟我那半身不遂的繼母一模一樣。”

葉璿:“…………”

唐語萱湊過來一個小腦袋,“姐姐,你繼母半身不遂嗎?”

霍菱慢悠悠的點頭,回答,“差不多吧,反正走路都得掛我爹身上。”

唐語萱:“噗——”

“我不行了。”葉璿終於還是放棄了。

霍菱皺皺眉頭,上前一步給她鼓勵。

“你得振作啊好兄弟,你可是c位啊。”

結果她說完,整個練習室陷入一片詭異的寧靜。

葉璿人都傻了,“你說誰c位?”

霍菱指指她,“你啊。”

大家齊齊的看著霍菱,“菱姐,c位必須是你啊。”

唐語萱發出靈魂拷問,“姐姐,你是想葉璿這隻半身不遂的僵硬大鵝被公開處刑嗎?”

葉璿:“……倒也不用加那麼多前綴。”

霍菱還是搖頭,“我不c。”

眾隊員:“你必須c!!!”

霍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