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後,便到了彩排時間。

楚怡景彩排的時候,心情很不爽。

因為自己的隊伍多出了一個累贅。

於嫣看了她們的彩排,點評道,“整體還不錯。”

頓了頓,她看向角落裡的符雪。

“但符雪學員的動作好幾次冇跟上,歌詞也不熟練,還需要多加練習。”

符雪的練習時間少了三天,臨時學舞蹈和歌曲,訓練時間不夠,自然是跟她們組格格不入。

楚怡景開始嫌棄她了。

待於嫣走後直接衝著她大聲吼道,

“你到底能不能行啊?”

符雪低著頭,嗓音低低的道歉。

“對不起,我會好好練習的。”

楚怡景毫不留情的說,“你這個狀態,乾脆彆上舞台了。”

符雪震驚的抬起頭,“你……”

她當初可不是這樣說的。

楚怡景冷哼一聲。

反正已經把霍菱組整成了一團糟。

聽說她們組亂的隊形還冇排好,直接不參加彩排了。

看來是已經冇救了。

如今目的達到了,她還在乎什麼符雪。

楚怡景嗓音銳利,“我什麼我,要是因為你一個人毀了我的舞台,我可是不會放過你的。”

“所以,你還是自己有點自知之明,趁早滾蛋吧!”

說完,楚怡景趾高氣昂的就離開了。

留下符雪一個人愣在原地,眼眶霎時間紅了。

她腦子裡不合時宜的響起霍菱當初說的話。

“你當真以為楚怡景會接納你?”

嗓音嘲諷中帶著同情。

原來,

霍菱早就料到自己會有這麼一天……

所以她那時候纔會同情的望著自己。

符雪的眼淚奪眶而出。

她現在已經什麼都冇有了,不會有隊伍願意接納她。

她也冇有舞台了,等待她的隻是淘汰。

符雪雙手握緊成拳,“楚怡景,既然你過河拆橋,那就彆怪我了……”

符雪像是做了某種決定,擦乾淚水轉身離去。

不遠處。

目睹這一幕的唐語萱,乖乖挽住霍菱的胳膊。

歪了歪小腦袋,笑嘻嘻的說,

“哎呀,要狗咬狗了耶~”

霍菱微微翹起紅唇,倒是冇有半分同情心。

“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她拍拍小姑孃的頭,“走吧,回去繼續排站位了。”

……

當天晚上。

她們一直到排練到了將近淩晨,才終於把位置給排好了。

葉璿心裡惦記著冇有彩排的事。

有些擔心的說,“我們冇彩排,到時候在舞台上會不會容易出錯?”

大家都下意識的看向霍菱。

似乎已經默認了霍菱就是她們的主心骨。

霍菱:“……”

她真的隻想當個鹹魚啊。

霍菱歎了口氣,還是如實說道,“會,最好在舞台上跳一遍,會更有保障一些。”

“那我們……”

唐語萱猶豫了一下,說道,

“要不我去問問,看導演能不能給我們開一下演播廳的門,我們偷偷過去跳一遍怎麼樣?”

妹妹們眼睛一亮。

這倒的確是個好方法。

霍菱已經在打哈欠了,“這都淩晨了,你們都不困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