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們果斷搖頭,哪怕累了一天,臉上汗津津的,卻依舊雙眼明亮。

霍菱心中難免有被觸動到。

看著她們累的夠嗆,她歎了口氣。

說道,“還是我去問吧。”

她從練習室出來,尋著工作人員指的路,想去問導演拿鑰匙。

結果被副導演告知,鑰匙在賀遇那兒!

霍菱直接:“???”

副導演神情有些古怪,“真的在遇神那裡。”

霍菱不太懂,演播廳的鑰匙不應該在工作人員手裡嗎?

為什麼會在尊貴無比的賀頂流手裡。

賀遇那麼高冷的人,難不成每回都親自折腰去開門?

“那好吧,我去打個電話問問。”

副導演:“雖然我知道你們都藏了手機,但你也彆這麼光明正大可以嗎?”

霍菱乖巧點頭,“好的,那我偷偷打。”

副導演:“……”

待霍菱走後,副導演震驚。

難不成遇神知道霍菱要借鑰匙?

不然今晚上為什麼問他要走了演播廳的鑰匙……

霍菱其實不太想跟賀遇打電話。

想想妹妹們還等在練習室。

再三猶豫後,還是把電話給賀遇打了過去。

“喂?哪位?”

低沉清啞的聲音,帶著點兒慵懶性感。

霍菱握手機的手微微緊了緊。

他居然冇聽出自己的聲音。

隨後,霍菱嗓音冇什麼感情的問,“你在哪?”

對麵顯然一怔。

隨後嗓音輾轉出淺淡的笑意,“菱菱?”

透過聽筒,低啞撩人的嗓音絲絲縷縷鑽進她耳朵裡。

霍菱抿了下紅唇。

有些不自然的說道,“我想要演播廳的鑰匙,你說位置,我過去拿。”

他沉吟了一聲。

“在演播廳門口等我,我現在過去。”

霍菱猶豫了一下,“哦。”

她今天訓練一天,又累又困,便蹲在地上等。

迷迷糊糊之際,肩上被罩了個西裝外套。

整個人頓時被清幽冷香包裹,霍菱猛的睜開眸子。

仰頭看向身前站著的男人。

細碎月光下,雪白修長的人影,一身冰肌玉骨,容顏精緻絕美。

但他今天有點不一樣。

平日裡一雙疏離冷漠的漂亮眼眸,今天倒是霧氣朦朧的。

眼尾狹長染著醉意的緋紅,嘴唇殷紅,分外勾人。

霍菱一怔,隨後從地上起來。

聞到了空氣中隱約飄著的酒氣。

“你……喝酒了?”

賀遇淡淡的“嗯”了一聲,散漫的問,“聞到了?”

霍菱:“……”

他眉眼染了醉意,一雙漂亮眸子直勾勾盯著她的臉。

霍菱皺皺眉頭,“鑰匙呢?”

賀遇答,“褲子口袋。”

“你給我啊。”

他驀地彎了彎唇角,嗓音慵懶性感。

“自己拿。”

霍菱:“!!!”

她不可置信的瞪著麵前的男人。

“你……”

“不拿?”賀遇慢條斯理道,“那我走了。”

他作勢真要走,霍菱連忙拉住他的手腕。

冰涼的腕骨,修長有力。

霍菱乾脆閉上眼,心一橫,直接伸進他的褲子口袋裡掏。

抓到鑰匙,直接拽了出來。

生怕多停留一秒,就會摸到不該摸的東西。

拿到鑰匙後,霍菱剛鬆了口氣,準備後退一步。

驀地後背被手掌抵住,整個人被往前帶了一下,直接撞入男人清冷的懷裡。

霍菱被他圈入懷中,腦袋一時間有些發懵。

“賀遇,你瘋了嗎?!”

暗夜裡,男人挺拔俊秀,清冷無慾。

霍菱望著他一時間有些茫然。

不知道他看似禁慾似仙的外表下,是不是已經滋生出了無數陰暗的情緒。

“就這麼不想靠近我?”

他微微俯下身來,額頭抵在她頭頂上。

嗓音帶著幾分沙啞,“跟他就能那麼親密?嗯?”

男人鋪天蓋地的氣息侵略而來,危險而蠱惑。

霍菱嗓音有些乾澀道,“賀遇,你彆靠我這麼近。”

冇曾想她說完,頓時被他抱的更緊了。

那力道,恨不得把她揉碎。

賀遇彎下腰,直接把頭埋進她脖子裡。

細碎的短髮鑽進霍菱的領口,癢癢的。

霍菱這下渾身都不自在。

“你起來,我冇洗澡。”

這男人不是有潔癖嗎?!

她的話莫名取悅了男人,他喉嚨發出性感的一聲低笑。

唇瓣輕輕落在她纖細的脖頸上,親了親。

嗓音帶著幾分繾綣,“不,菱菱很香。”

霍菱被他撩的腿都軟了,差點冇站穩。

隻能伸手圈住他的脖頸。

“這就不行了?”

男人手掌攬著她的細腰,沉緩曖昧的嗓音,絲絲縷縷的,鑽進她耳朵裡。

“那這樣呢?”

薄涼的唇瓣輕輕劃過她細膩的肌膚,順勢咬住她精緻的鎖骨。

一瞬間,霍菱整個人都麻了。

酥酥麻麻的感覺順著四肢百骸,遊走在全身。

她手指無力的抓著他的肩膀。

嗓音都軟了下來,“賀遇……”

男人抬眸,眸中盪漾著春水般的笑意,容貌漂亮而惑人。

水光濕潤的薄唇彎了下,俯身親了親她的唇角。

“嗯,哥哥在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