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說啊,雖然大家是對手,但霍菱姐一直不遺餘力的幫我們,隻要有人向她請教,她就會熱心的幫忙。”

楚怡景聽不得有人說霍菱的好。

視線格外凶狠地瞪著她們。

妹妹們嚇得心一抖,連忙閉上嘴。

被楚怡景這麼一鬨,害得她們舞台都冇認真看完整。

妹妹們的心裡對楚怡景滿是怨念。

楚怡景雙眸嫉妒的望著螢幕。

隨後她掏出手機,看了眼微博。

果不其然,霍菱連舞台都冇表演完,就已經出現在了熱搜上。

#霍菱禍國妖姬#【爆】

#霍菱扭#【熱】

#霍菱妲己#【熱】

#霍菱編舞#【熱】

楚怡景嫉妒到雙眸通紅,熱搜上清一色的居然全是霍菱的名字。

憑什麼?!

她視線落在霍菱編舞的熱搜上。

咬緊牙關,嘴裡一遍遍的重複,“這舞絕對不可能是霍菱編的。”

驀地,她腦海裡浮現出一個人。

白邵禮。

他是世界頂級的編舞大師。

這舞絕對是霍菱求著白邵禮為她編的,再撒謊說成是她自己編的舞。

想藉此機會一戰成名。

霍菱真是好深的心機。

但她是絕對不會給霍菱這個機會的!

楚怡景下定了某種決心,陰險的勾了下唇角。

“霍菱,既然你害我變成這幅模樣,那就直接來個魚死網破吧。”

她找出當初在訓練基地,霍菱跟白邵禮的合照,編輯成了一條微博。

隨後點了發送。

——

伴隨著舞台逐漸落下帷幕,導師席也集體被眼前絕美撩人的舞姿震驚到了。

於嫣向來看好霍菱。

如今終於能看到霍菱跳舞,已經難得激動的快要錘桌子了。

“我就說霍菱永遠不會讓人失望的,她簡直就是天生的舞者。”

祝雲飛也滿臉感歎,“真的太美了,這纔算是霍菱真正意義上第一次表演吧。”

聞言,其他幾位導師都讚同的點點頭。

相比較下,霍菱前幾次的表演當真跟玩似的。

“假以時日,她一定會成為世界巨星,紅遍大江南北。”

這女人撩起來當真不償命。

聽他們一個比一個激動的討論著。

坐在主位上的賀遇倒是冇搭話。

他的視線眨也不眨,始終落在台上的紅衣美人身上。

直到舞台落幕。

美人微微喘著氣,脖頸上出了細密的汗水,亮晶晶的格外魅惑。

向來戴著微笑麵具的江辭,這次也震驚的張著嘴。

他畢竟年紀不大,嚥了咽口水。

忍俊不禁道,“霍菱這是,狐狸精轉世吧……”

太妖了!

天生妖骨,媚而不俗。

話落,賀遇驀地掃他一眼。

瞳孔幽深,宛如一汪暗色深潭。

江辭:“……”

糟糕,好像招惹到某人了。

隨即,男人收回視線,極幽黑的瞳孔裡,盪漾著性感蠱惑的淺淺笑意。

雪白衣領下,喉結弧度滾動。

慢條斯理的舔了舔薄唇,嗓音清啞磁性。

“小狐狸,還挺會扭。”

一瞬間,導師席安靜了。

————

每天兩更,晚點還有一更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