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菱隨後去機場送走了白邵禮。

一個大男人娘們唧唧的抱著她不撒手,哭的眼淚汪汪。

“小師姐,我會想你的。”

“我會在每天晚上的八點鐘,眺望華夏這個方向,希望我們隔著風隔著雨,也能風雨無阻的對視上對方的眼神……”

霍菱覺得自己不給他一拳,都對不起機場其他人投過來的眼神。

彷彿他們不應該來機場,適合直接拐彎去精神病院。

白邵禮淚汪汪看著她。

“小師姐,你要早點回來呀,師哥和我都很想你。”

霍菱頭不耐煩的點點頭,“知道了。”

顯然不相信。

她那位清風霽月的師哥,纔是當真出塵似仙。

他從不會去主動想念一個人。

白邵禮絮絮叨叨的嘮叨了一堆。

最後說,“小師姐,那個渣男的確有幾分姿色,跟師哥不相上下,你要是想複合——”

霍菱衝他吼,“閉嘴!”

白邵禮瞪著一雙紅兔子眼,嚇得一愣愣的。

霍菱危險的眯著眼睛,一字一句的說,“我就是死,都不可能跟賀遇複合!”

白邵禮看她一副明晃晃的境澤行為。

兩根手指在一起對了對。

“可是你們都已經抱抱親親了耶~”

霍菱:“……”

最後,彆人是走進機場的。

白邵禮是被她一腳踹進去的。

“滾吧,逆子。”

……

霍菱就是隨便口嗨一下,誰曾想真的收了個兒子。

當輕車熟路的走到她翻牆的角落,準備神不知鬼不覺的翻過去。

隨後便被工作人員抓到了。

他中氣十足的吼,“站住,你是乾嘛的!!!”

直到看到霍菱的臉,工作人員愣住。

隨後立馬掛上笑容,笑容格外諂媚。

“哦,原來是我的爸爸。”

霍菱:“……?”

他直接衝著牆頭做了個邀請的手勢。

“爸爸,您快請。”

霍菱饒有興趣的看著他,美豔的眉梢挑了挑。

認出了這就是收她錢給監控的那人。

“這次我可冇給錢,態度這麼好?”

工作人員滿臉感動的看著她,“多虧了爸爸您把監控發出去,證明瞭您的清白,我不光冇被導演責罰,還升職加薪了。”

拿了錢又升了職,直接搖身一變成為巡管。

這可不得叫聲爸爸嗎?

工作人員拍拍自己的肩膀,“爸爸,需要我拖著你上去嗎?”

一口一句爸爸,叫的比親爸都自然。

“或者,你可以踩著我上去。”

“……”

霍菱隨意的擺擺手。

“不用,你往後站。”

工作人員聽話的往後退了兩步。

隨後霍菱往後助跑後,直接一躍而起,伸手抓住牆頭,乾淨利落的翻身。

身姿矯健宛如靈活的小狐狸。

一晃眼,已經穩穩的坐在牆頭上。

她坐在牆頭上,長腿輕晃,上翹的眼尾慵懶勾人。

衝著工作人員慢悠悠道,“彆告訴彆人哦。”

說完,從牆頭一躍而下。

隔著牆,都能聽到工作人員中氣十足的保證。

“放心吧爸爸。”

“……”

霍菱回到了宿舍,卻發現唐語萱不在。

小姑娘平時不愛出門,就喜歡窩在宿舍裡玩手機,乖的要命。

葉璿拍中插廣告去了她知道。

那唐語萱一個人能去哪?

她敲開隔壁學員的門,問,“唐語萱去哪了?知道嗎?”

隔壁學員看到她,愣了一下。

隨後支支吾吾的說,“我,我也不知道,估計是……出門了吧。”

她躲閃不敢直視的目光,被霍菱看在眼裡。

霍菱麵無表情的問,“真不知道?”

她猶豫的開口,“真——”

隨後霍菱的手徒然伸到她麵前,女生嚇得倒吸一口涼氣。

修長白皙的手,隻是幫她整理了一下領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