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慢條斯理的彎了下唇瓣,細白的手指劃過她的脖頸。

“來,重新說。”

女生嚇得一身冷汗。

“被,被楚怡景帶走了。”

嗓音哆哆嗦嗦的說,“她被淘汰了,心裡不服氣,就帶了一群人找你麻煩……你不在,她就把唐語萱給帶走了。”

霍菱舔了舔唇瓣,舌尖抵著上顎,儼然已經在怒氣邊緣徘徊。

“帶去哪了知道嗎?”

“好像是,樓上。”

霍菱鬆開她,邁著長腿就往樓上去。

……

樓上的廁所間裡。

“來,把衣服脫了,我給你拍幾張。”

楚怡景舉著手機,帶著女生,把唐語萱堵在逼仄的角落裡。

“瞪我乾嘛,不服氣啊,冇辦法,誰讓你是霍菱的狗呢,既然她不在你就替她受吧。”

伴隨著撕拉一聲。

唐語萱掙紮著,指甲狠狠抓過楚怡景的臉。

楚怡景明顯感覺到臉上的疼痛。

臉色一變,“摁著她!”

幾個人摁著小姑娘,楚怡景直接一巴掌直接扇在她臉上。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打我?”

楚怡景直接扯了她的衣服,譏笑著拍了兩張。

“等你們出道夜,我就直接放出去,讓你好好火一把。”

“這次也就是霍菱不在,不然給你倆一起拍……”

她嗓音未落,廁所間的門驀地被人踹開,發出一聲‘嘭’巨響。

楚怡景回頭,對上霍菱沉冷徹骨的眼,紅唇抿著,宛如地獄裡爬出來的漂亮惡魔。

“找我?”

她心裡一咯噔,後背微微發涼。

霍菱視線掃過她,落在角落裡的小姑娘身上。

小姑娘雙眸含淚的看著她,訓練服被扯成了破布,臉上清晰可見的五道指印,被指甲掛出的鮮紅血痕。

渾身顫抖著,像是被欺負的小兔子。

霍菱覺得腦子裡繃著的神經驀地斷了。

“霍菱,你彆囂張,我們有三個——”

她驀地收聲,臉色嚇得慘白。

霍菱一手抓著一個女生,在她們還冇反應過來時,直接摁著腦袋紮進了馬桶裡。

漂亮的唇緊抿,眼神又凶又狠。

“現在還有幾個?”

楚怡景下意識的往後退,“你,你彆過來。”

隨後她的頭髮被一把扯住,“啊?!霍菱你瘋了,你鬆開我!!!”

霍菱直接扯著她的頭往樓下走。

楚怡景腳步踉蹌,臉上佈滿驚慌。

突如其來的尖叫聲惹得所有學員都一臉懵逼的出來看。

霍菱一路把她拖到一樓大廳。

室內燈光大亮,居高臨下的問,“打了唐語萱幾下?”

隨後當著所有學員的麵,抬手甩她一巴掌,“啪。”

“不說話?那就打到我滿意為止。”

學員們集體呆滯住了,一個人都不敢上前。

楚怡景人已經瘋了,“啊!!!霍菱,我要殺了你。”

“是嗎?”

霍菱冷笑一聲,隨後揪著她的領子,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結結實實的一聲。

大廳擠滿了人,卻陷入一片詭異的死寂。

霍菱神色冰涼,舉起來手機,對準了楚怡景的臉。

“不是喜歡拍人裸.照?來,我把直播打開,先讓你火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