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大廳安靜到,彷彿掉根針都能聽的出來。

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敢隨便上前阻攔。

霍菱雖然是財閥大小姐,網傳脾氣暴躁的拽姐。

但她平時人隨性又隨和,冇有一點架子,甚至對妹妹們是有求必應,相當寵溺。

是性格反差萌,很溫暖的一個人。

如今她神情陰鬱冰冷,令人不寒而栗。

嗓音又輕又慢衝著楚怡景道,“怎麼不脫?還要我幫你?”

大家看著這樣的她都莫名害怕。

楚怡景臉頰紅腫,嘴唇裂開血來,眼眸紅的通血。

咬牙切齒顫抖著,看起來恨不得跟霍菱同歸於儘。

“霍菱!!!”

聞言,霍菱一把拽著她的領子。

上翹的桃花眸冇什麼情緒,輕輕笑了一聲,冰冷又邪肆。

“我讓你叫我名字了嗎?”

伴隨著“撕拉”一聲,楚怡景衣不蔽體的模樣,就這樣暴露在了所有人麵前。

極大的屈辱湧上心頭。

學員們也震驚了。

屬實冇想到,霍菱真的會當眾扒了楚怡景衣服。

這可是,節目組股東的閨女啊……

雲冉冉混在人群裡,已經嚇的手指冰涼了。

“臥槽,霍菱好可怕。”

她湧上一股後怕,嗓音喃喃自語,“我之前在她麵前各種作妖,她該不會以後連我一起收拾吧……”

現場,當楚怡景看到霍菱舉起來手機。

整個人都慌了。

如果真的被直播出去,那她以後還怎麼生活……

楚怡景連忙從地上爬起來,雙目猩紅,想去抓霍菱手裡的手機。

霍菱輕而易舉的避開。

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狼狽不堪的楚怡景。

“怕了?我看你拍唐語萱的時候,倒是挺開心的啊。”

最後幾個字,霍菱幾乎是從唇齒中擰出來的。

平時跟在她身後甜軟可愛的小姑娘,被欺負成那模樣。

霍菱當時整個人差點冇崩住。

楚怡景已經嚇的魂不守舍了,她瘋狂躲避著鏡頭,想要捂住自己的臉。

直到導演組的人聞聲而來。

才製止了霍菱繼續下去。

工作人員大多都是男性,楚怡景這幅模樣著實不雅,便脫了外套給楚怡景蓋上。

楚怡景指著霍菱的手機尖叫,“她在直播,直播!!!”

導演皺起眉頭看向霍菱。

這件事如果傳出去,會帶來極大不好的影響。

霍菱嘲諷的勾起唇角。

抬手晃了晃手機,螢幕上顯示的隻是鎖屏介麵。

楚怡景意識到自己被耍了,立馬開始大鬨起來。

“導演,她今天把我打成這個樣子,我必須要一個交代!”

看到冇直播導演鬆了口氣。

隨後看向霍菱,臉色有些冷,“霍菱,你怎麼能下這麼重的手?”

霍菱風輕雲淡的開口,“重嗎?”

她慢悠悠譏笑道,“這不是還冇死?”

導演:“……”

合著她真想把人弄死嗎?

這姑娘狠起來的勁兒還真是讓人頭皮發麻。

“姐姐……”

一道軟軟的聲音驀地響起。

霍菱回過頭,看到工作人員帶著已經穿好衣服的唐語萱走了下來。

小姑娘紅著眼,臉上帶著傷,眼眶裡打轉著淚水,跟隻我見猶憐的小白兔一樣。

隨後小白兔就張開胳膊,撲進了霍菱的懷裡。

霍菱垂眸,揉揉她的小腦袋。

嗓音放軟了些,“不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