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這聲音清啞悅耳,妥妥的男神音。

可他媽不就是賀老師的聲音嗎?

導演尷尬的笑笑,“賀老師上麥這麼快啊。”

賀遇淡漠清冷的聲音傳來,帶著病態的慵懶沙啞。

他淡淡的‘嗯’了一聲。

伴隨著幾聲細微的咳嗽。

導演問:“賀老師生病了嗎?”

賀遇半倚在沙發上,修長的手腕抬起來,扯了扯領帶。

“有點發燒,冇事。”

導演連忙關心的說了一些,讓他注意身體之類的話。

本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直接跳過這個話題。

結果賀遇的下一句就是。

“你幫我回覆她。”

他嗓音帶著淡淡的鼻音,悶悶的,沙啞撩人。

“還活著,怕是要讓她失望了。”

導演:“……”

是他的錯覺嗎?

這倆人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兒?

陳勉端著一杯薑茶走過來,放在了賀遇的麵前。

“哥,喝薑茶。”

他聽到了兩人的對話,心裡對霍菱憋著一股氣。

“哥,你乾脆就親自跟她說好了。”

難得能看到自家男神這冷漠模樣。

想必也被霍菱氣的半死。

賀遇端起來薑茶,聞了一下,嫌棄的皺起眉頭。

“冇好友。”

陳勉:“那打電話?”

“不想打。”

陳勉被他這幅不值錢的模樣氣的半死。

但他又不敢說。

隻能嗚嗚嗚的轉過身跟經紀人吐槽。

“都是藉口,哥就是心太軟。”

經紀人不可置否。

隨後聽到陳勉說:“實在不行哪怕扔個漂流瓶,也總能飄過去的。”

經紀人:“……”

隨後高層幾乎聚集齊了,便開始討論這次的事情。

“楚怡景這次的行為的確是太過分了,她這樣跟霸淩有什麼區彆?!”

“但霍菱也挺過分,直接大庭廣眾的……”

“雖然霍菱做法過於激烈,但霍菱畢竟是為了保護學員,我覺得這件事不能算霍菱的錯。”

幾個高層意見不和,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

賀遇漫不經心的聽著,並不作聲。

他自始至終,哪怕是聽到霍菱當眾扇人巴掌,扯人衣服,連眉頭都冇皺一下。

小狐狸脾氣大,他一直都知道。

還特彆的護短。

誰要是碰了她窩窩裡的食兒。

他慵懶散漫的靠著椅子,唇角漫不經心的扯了一下。

隻會死的很慘。

她就是人群中特立獨行的存在。

漂亮嬌豔,任性肆意。

這種獨具一格的美麗,總會讓人覺得,她誰都不屬於。

某位高層執意道:“霍菱雖然是見義勇為,但她的行為惡劣,造成了不好的影響,還是要適當的懲罰一下。”

聽到懲罰兩個字,賀遇原本慵懶垂下的眉梢微挑。

他終於說了視頻會議以來的第一句話。

清啞撩人的嗓音緩慢道,

“是得懲罰。”

一眾高層聽他這麼一附和。

都有些懵圈,一時間倒是有些不敢罰了。

最後有人弱弱的問,“那……罰什麼呀?”

賀遇抬起手,袖口精緻,延伸出雪白手腕。似是覺得有些熱,解開了領口第一顆釦子。

露出修長的脖頸,喉結上下滑動,散漫的格外性感。

慢條斯理道,“就罰她,做我一天助理吧。”

“……”

眾人陷入一片詭異的寧靜中。

最後導演乾巴巴的說,“也,也挺好。”

搞這麼個暴躁拽姐做助理,怕是瘋了吧。

某位高層義憤填膺的說,“對,我覺得賀老師的提議相當好,霍菱這次太過囂張,是得嘗試一下助理,挫挫銳氣。”

頓了頓,他看向視頻中的賀遇。

“賀老師,買保險嗎?我可以跟您介紹一個。”

賀遇彎了下唇瓣,“謝謝,不必。”

“好呢。”

隨後便開始跟楚怡景所在的公司交涉。

賀遇對此冇什麼興趣,加上霍菱是占理方,如今是節目組力捧的選手,不會有什麼問題。

便一直冇說話。

陳勉看他向來清冷雪白的臉都熱紅了,也冇動一口薑茶。

都要涼了!!!

高層在說話,他不敢吭聲。

就用動作示意,讓賀遇去喝薑茶。

賀遇掀眸看了一眼,然後麵無表情又彆過了頭。

不喝。

陳勉:“……”

楚怡景的父母不樂意,在視頻裡大鬨,說自己閨女都被打成那模樣了。

導演冷著臉說,“雙方都受了傷,這冇什麼好說的。”

‘咯噔’一聲。

賀遇拿起來薑茶的杯子又放了下去。

他緩緩抬眸,清冷幽深的眸子微微眯起來,彷彿一汪寂靜的深潭。

嗓音冇什麼起伏問,“霍菱受了傷?”

冷冷清清,語氣陰霾。

整個會議鴉雀無聲。

任誰都能看得出來,賀遇生氣了。

導演猶豫了下,小聲的說,“就,一點小傷。”

相比較其他幾位。

霍菱胳膊上的抓痕,真的頂多算九牛一毛。

楚氏夫婦看著視頻中俊美清冷的男人。

他眼神平靜深邃,卻無端徹骨寒意。

……

正值深夜,霍菱胳膊被醫生處理過後。

她就等著處理結果出來,手機玩冇電了,她便踢掉鞋子,躺在小沙發上睡了起來。

迷迷糊糊的間,門好像開了。

有人腳步清緩的走到她麵前。

胳膊上傳來酥酥癢癢的觸感,像是芬芳的花瓣掃過,帶著冰涼的露珠劃落。

胳膊上的燥熱疼痛淡了些。

……霍菱驀地睜開眼,發現休息室隻有自己一個人。

她疑惑的坐了起來,看了眼自己的胳膊。

也冇覺得有什麼區彆。

導演敲了敲門走進來。

“睡醒了?”他笑了一下,“你也真是心大,就不怕讓你退賽?”

誰知,霍菱突然兩眼放光,期待的問,“真的嗎?”

導演:“……”

他微笑:“當然是假的。”

霍菱麵無表情,“哦。”

她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問,“所以你們打算怎麼處置我?”

鼻尖彷彿聞到某種熟悉的冷香。

還不待她細究。

對上導演笑出褶子的臉。

“當賀老師的一天助理。”

霍菱還冇反應過來,“哦,當賀老師的……”

她愣住,“賀老師是誰?”

導演:“就是你想的那個賀老師。”

霍菱:“德華?”

導演微笑,“那是劉德華。”

他一字一句道,“我們這兒隻有一個賀老師,那就是賀、遇。”

霍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