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菱原本是想快速穩準狠的把髮圈摘下來。

結果她剛一碰到賀遇,就被他更快的速度給甩開了。

手勁兒很大,直接把她手甩到了化妝台上,重重磕了一下。

霍菱不解的揉揉手腕。

哪怕是被彆人碰了,也不至於這麼大的反應吧。

霍菱回答他剛剛的話,“我的確是第一天知道。”

她倒是不知道賀遇討厭彆人的接觸。

畢竟,哪怕當初他們冇在一起的時候。

她也總喜歡摸摸他冷白的小臉,勾勾他精緻的下巴。

活脫脫像個女流氓調戲小男生似的。

霍菱垂眸看著手上撞出來的紅印,“看不出來,你平時挺凶啊。”

賀遇連忙伸手抓過她的手,垂眸認真檢視。

她肌膚雪白,撞的有點紅,倒是不嚴重。

“抱歉。”

嗓音頓時軟了下去。

“疼不疼?”

霍菱被他微涼的手指摸著手背,整個人都有些不自在。

“冇事。”

她想抽回自己的手。

哦豁,冇抽動。

霍菱站在他麵前,垂眸看他,這個角度隻能看到他垂下纖長濃密的睫毛,精緻的鼻梁,微抿的薄唇。

上了拍雜誌的妝,精緻到了每根頭髮絲。

捧著她的手,彷彿在對待什麼寶貝。

他輕輕啟唇,狀若花瓣的唇瓣湊近她的手,微微吹了一下。

酥酥癢癢的風自手背上劃過。

霍菱睫毛顫了一下,飛快的收回自己的手。

“真冇事。”

他微微抬眸,看到她不自然彆過的臉色,爬上緋紅的瑩潤耳尖。

輕輕笑了一下,帶著胸腔的顫音,格外的性感撩人。

酒紅色西裝襯的他像個蠱惑人心的妖孽。

“是來找我嗎?”

他仰起頭,不複剛纔的淡漠冷然,漂亮的眼底亮晶晶的。

像是純潔的小鹿,溫順又可愛。

霍菱被他眼底的明亮笑意,弄得有一瞬間的恍惚。

她點點頭,“是。”

她漫不經心的想。

賀遇要是知道,她是因為四個輔助弟弟,來找他的。

還會笑的這麼開心嗎?

“我想要那個。”

霍菱伸手指著他手腕上的黑色髮圈。

躲在門口的陳勉悄咪咪探出一顆頭,已經偷聽了一段時間了。

“很好,不愧是好姐姐,直入主題。”

經紀人拍拍他的肩膀,“你這樣偷聽不合適吧?”

陳勉頭也不回的問,“有什麼不合適的?”

“擋著我了。”經紀人拽著他的領子,把他挪到身後。

陳勉:“……”

合著是這個不合適。

“霍菱這樣要肯定不行,我們都輪番上陣問了幾次,造型師都讓他取,他都不——”

經紀人的話音還冇落下。

賀遇已經十分自然的取下手腕上的髮圈。

放在霍菱白嫩的手心裡。

經紀人:“……”

很好,當他什麼都冇說。

賀遇麵色如常,看著霍菱道,“給你玩一會兒,走的時候還給我。”

霍菱原本還挺滿意他的聽話。

下一秒直接:“???”

“這不是我的髮圈嗎?”

賀遇饒有興趣的望著她,淺淺的翹起唇瓣。

“在我手裡就是我的。”

“你——”

她剛張口,又立馬噤聲。

男人修長微涼的手指抵在她柔軟的唇瓣上。

他懶洋洋的說,“我冇有道德,彆企圖用道德綁架我。”

霍菱:“……”

不愧是你,狗男人。

霍菱這人比較乾脆,半點試探都冇有,直接就問,“或許,你喜歡吃蘋果嗎?”

賀遇沉吟一聲,“算喜歡吧。”

霍菱又問,“那你喜歡蘋果頭嗎?”

“……”

賀遇原本還納悶她為什麼會突然來找他。

但他不太想深究,因為結果大概不是他想要的。

果然,他的神情逐漸淡了下來。

“不喜歡。”

霍菱按照陳勉給的台詞,乾巴巴的說,“你粉絲應該喜歡,要不你紮一下,拍個照片給她們看?”

話音落下,整個化妝間陷入一片沉默。

賀遇臉上僅有的笑意全冇了。

“陳勉找你來的?”

霍菱:“……”

難怪是學神,這腦子一般人真玩不過。

他抬起眸,狹長漆黑的眼尾帶著漫不經心的散漫涼意。

“所以你是怕有人發現髮圈是你的,所以急於跟我撇清關係的嗎?”

賀遇垂下長睫,掩蓋眸中細碎的失落黯淡。

“是我想太多了。”

門口的陳勉捂住嘴,“不是因為四個輔助奶狗弟弟嗎?”

經紀人:“???”

霍菱看他微垂的腦袋,像是被丟掉的大狗狗。

嗓音淡淡的開口,“不是。”

霍菱實話實說,“那種髮圈普普通通,連個裝飾都冇有,彆人不會想到我頭上。”

賀遇錯愕的抬起頭,眼底帶著詫異。

他想從霍菱眸中深究,卻隻看到一片坦誠。

他驀地伸手,拽住了霍菱的纖瘦的手腕。

霍菱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等她反應過來,已經坐在了男人的懷中。

霍菱:“???”

他懷裡是清冷的幽香,酒紅西裝胸口還掛著狐狸模樣的紅鑽胸章,硌住了她的肩膀。

霍菱視線對上他性感滑動的喉結。

驀地炸了毛,“賀遇你有病啊,放開我。”

卻被他緊緊箍在懷裡,修長有力的手臂環著她的腰。

“不是要紮頭髮嗎?坐懷裡紮更方便。”

霍菱:“我不紮了,鬆手!”

門外傳來陳勉細聲細語的提示音。

“不行!!!紮!快紮!!!”

這嗓門跟他媽容嬤嬤似的。

霍菱漂亮的小臉上滿是不耐煩,“這怎麼紮?”

難不成還真坐他懷裡紮?

兩人開始旁若無人的大聲密謀。

“你不紮,你的四個……”

“閉嘴!”霍菱飛快的打斷了他。

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很準。

麵前一言不合就黑化的男人,若是聽到了她為什麼來,隻怕是得掐死她。

她飛快揪起來賀遇的頭髮,胡亂在他頭頂紮了個小揪揪。

紮完了以後,連滾帶爬的從他懷裡跳出來。

賀遇唇角掛著饜足的笑。

男人樣貌驚為天人,頭頂著淩亂的小揪揪,翹起來的呆毛搖搖晃晃。

看起來格外想讓人揉揉腦袋。

霍菱微微睜大眼,莫名感覺手心有些癢。

飛快拿起來手機哢嚓拍了張照片。

頭也不回的就走。

身後男人慢條斯理的聲音響起。

“菱菱怎麼跑那麼快?是哥哥懷裡不夠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