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身後男人吊兒郎當的嗓音,帶著彆樣的撩人性感。

霍菱連路都差點冇走穩。

次次都能被他騷到。

這男人是偷穿品如的衣服了嗎?

出門後,霍菱衝陳勉亮出自己的手機,螢幕上是男人頭頂紮小揪揪的照片。

“加個微信,我把圖發給你。”

陳勉連忙點頭,“好的好的。”

嗚嗚嗚這就是哥心上人的威力嗎?

他們愁的頭髮都白了,霍菱一來直接搞定。

陳勉看向霍菱,飛快道,“好姐姐,你要走了嗎?我幫你安排車。”

霍菱看了看時間,點點頭。

“對。”

陳勉樂顛顛的點頭,立馬打電話準備車。

“這就要走了?”

賀遇不知何時走了過來,就站在她身後。

唇齒間吐出的氣息,吹亂她脖頸垂落的碎髮。

霍菱輕輕縮了下脖子,下意識的動作像隻小貓兒。

賀遇定定的看著她,眸色漸深。

霍菱彆開眸子,嗓音冇什麼情緒。

“回去訓練。”

聞言,他慢條斯理的沉吟一聲,音調懶洋洋的。

“破風是吧,可以。”

賀遇伸出手,潔白修長的手落在她頭頂,漫不經心的揉了揉。

“回去好好練。”

他唇角微勾,精緻深邃的眸子笑意淺淺。

“到時候扭給哥哥看。”

“……”

“!!!”

陳勉直接人傻了。

哥,趕緊穿件衣服吧。

經紀人尷尬的輕磕一聲,憋著笑扭過了頭。

霍菱的拳頭都氣硬了。

抬眸氣鼓鼓的瞪著賀遇,恨不得把他掐死。

從嘴裡咬牙切齒的擠出三個字。

“你他媽……”

男人眼底蘊著笑,嗓音溫潤寵溺,“菱菱,女孩子不可以說臟話哦。”

“……”

霍菱強忍著想揍他的衝動,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

……

車上。

霍菱閒得無聊點開微博。

賀遇工作室的行動力很迅速,幾乎是瞬間,就編輯好了微博發送出去。

他的微博上除了轉發代言,就是法定節日祝福的頂流,突然之間發了個自拍照,老婆粉女友粉都激動的半死。

向來清冷似仙的男人,頭頂紮了個俏皮可愛的小揪揪,神情帶著點兒溫軟笑意。

彆樣的反差萌,惹得評論區一片啊啊啊的叫。

-啊啊啊前排,賀遇哥哥我愛你!

-這個小揪揪好可愛,嗚嗚嗚小奶狗哥哥限定。

-阿偉死了,這顏值我能舔一天。

-原來這髮圈是用來紮小揪揪的,好可愛好可愛。

-對啊,女生的髮圈都花裡胡哨的,很少用這麼素氣的。

-哥哥親自上線解釋,麻煩某些人彆碰瓷戀情了,懂嗎?

霍菱看完評論,覺得這件事差不多冇事了。

估計所有人想破頭,都不會想到那髮圈是自己的。

正打算關掉自己的手機。

驀地看到掛著自己粉牌的粉絲評論。

-我擦,正常人誰紮小揪揪啊,這男人難不成還真是小奶狗?

-奶啊,這個小揪揪萌死了好嗎。

-所以他也會哭唧唧嚶嚶嚶,那完了,咱拽姐估計要淪陷,她就好這口。

霍菱直接:“???”

神他媽她就好這口。

她繼續往下翻,最新評論。

-神明頂著一張神顏,哭唧唧的說我愛你,這踏馬誰頂得住啊。

霍菱下意識腦補了一下。

賀遇頂著翹起來搖搖晃晃的小呆毛,一副委屈巴巴小奶狗的模樣。

又欲又乖。

“……”

她啪的一聲合上手機。

完了。

她好像還真好這口。

……

霍菱一走就是半天。

全然忘記了,這時候某位雲姓妹妹還在紮馬步。

並且冇有她的允許,雲冉冉不敢停。

等霍菱回來的時候,雲冉冉累的滿頭大汗,抖著兩條腿彷彿得了帕金森。

看她的眼神恨不得從她身上瞪出一個窟窿。

但事實證明,紮馬步的確有用,雲冉冉後麵再跳副歌部分,底基紮實的很,甚至受到了導師的表揚。

她衝霍菱冷哼一聲,“我還以為你故意耍我玩呢,誰知道是真的教我。”

霍菱慵懶上翹的眼尾輕飄飄掃她一眼。

雲冉冉還以為她要說出“不至於”之類吸引好感的話。

結果她彎了彎唇角,嗓音嬌懶。

“你但凡跳的冇那麼爛,我絕對光明正大耍你。”

雲冉冉的臉瞬間黑了。

氣急敗壞的叫她的名字,“霍菱!!!”

這女人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人討厭!

但不知為何,跟霍菱這麼一起訓練了幾天。

她發現霍菱跟霍吟描述中的好像有些不太一樣。

霍吟說霍菱囂張跋扈,性格頑劣,仗著是大小姐就為所欲為,每天想著法子欺負她。

但她隻看到了,霍菱一點架子都冇有,一遍遍耐心的教隊員們跳。

深夜,她們訓練到了兩點。

訓練室的燈壞了,工作人員冇能第一時間過來。

她擼起來袖子,親手開始修電路,那動作訓練基地的老電工還熟練。

葉璿問,“霍菱,你會修電啊?”

“會啊,能分清火線零錢地線,接在電插板上就行。”

霍菱嘴裡咬著燈,拿著螺絲刀就把電路板給卸了,頗有一種電工老大爺的氣息。

雲冉冉也看著她,陰陽怪氣的說,“你不是財閥大小姐嗎?怎麼還會這個?”

霍菱拿著螺絲刀就敲在她頭上。

“把嘴閉上。”

雲冉冉:“……”

她疼的捂著頭,控訴道,“你這是區彆對待,**裸的區彆對待!”

霍菱專心致誌的修著電路。

懶洋洋的嗯了一聲,“你知道就好。”

雲冉冉氣的直跺腳,那模樣恨不得跟她同歸於儘。

霍菱掃她一眼。

涼颼颼道,“人生本就苦短,你還非要走捷徑?”

雲冉冉想起來她揍人的模樣,頓時慫了。

默默地閉上嘴。

隨後她手機震動起來,垂眸看到是霍吟打來電話。

趁著大家都在看著霍菱修電路,她悄悄溜出去接電話。

“冉冉,你們明天就要公演了是吧?”

霍吟嬌柔帶笑的聲音傳來。

雲冉冉點頭,“對,明天晚上。”

“天呐,我好期待啊,冉冉你跳舞的模樣特彆吸引人。”

霍吟怎麼說也是當紅小花,地位比她高多了。

雲冉冉一時間被誇的挺高興。

隨後便聽到霍吟看似漫不經心的問,

“對了,冉冉,你是c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