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的順位名次都很高。

其中一半都是出道位的選手,人氣值十分高。

現場的尖叫聲十分熱烈。

直到她們排好隊形,音樂聲響起才逐漸安靜下來。

伴隨著前奏的心跳聲響起,現場觀眾的心跳跟著節拍如雷般跳動。

隨後燈光忽然大亮。

葉璿直接一個乾淨利落的翻身跳了出來。

依舊是她第一句開場,用清亮微啞的嗓音唱道。

“睜眼看看。”

“What'sthesituation。”

清冷孤傲的女生穿著一身黑西裝,自帶酷拽的氣息,每一個動作都極其吸引人的眼球。

“慌亂中。”

“眼看最後一道圍牆正在崩裂瓦解。”

她的part過去後,下一個特寫給了另一位演唱的女生。

前半段全是特寫和群體鏡頭。

壓根找不到霍菱的影子,最多就是模糊看到的舞蹈動作。

彈幕已經快急死了。

「菱姐每次分給自己的part都好少,氣哭。」

下一個是雲冉冉。

她是唯一一個組裡唱功高的。

包攬了隊裡的高音,改掉了膩死人的嗓音,清軟的嗓音如同行雲流水。

配合上節奏性的帥氣動作。

直接震驚了全場。

「臥槽,雲冉冉脫胎換骨了嗎?」

「牛啊,還以為她會是拖油瓶呢,誰知道是霍菱劃水。」

「銀角大王怎麼一直藏後麵,這麼見不得人?」

「雖然這次造型翻車了,但不至於全程藏著吧哈哈哈。」

「由此可見,當真是醜的不忍直視。」

……

“吹響了巨大風暴襲擊眼前。”

“寧靜的黑夜。”

雲冉冉最後一句落下,六人的隊形迅速變化。

霍菱一個利落的轉身,墨發間綴著星光,終於站在了c位上。

純黑色西裝外套裡,是一件銀色的吊帶,露出一截雪白柔軟的小腰。

被西裝褲包裹的雙腿纖長筆直,近乎完美的身材讓所有人尖叫。

漂亮漆黑的桃花眼,眼下波光粼粼的碎鑽。

耀眼的彷彿為舞台而生。

「!!!!!」

彈幕裡的人全傻了。

這哪裡是造型翻車,又一次封神了好嘛!!!

還不等他們舔屏,音樂突然一震。

霍菱一句爆裂的嗓音驀地隨之響起。

“穿破風暴中雷電,抹去淹冇我的灰。”

一瞬間,彷彿真的有雷電劈開。

台上少女修長的雙腿重重踩在地上,一個性感撩人的頂胯,柔軟的細腰白的晃人眼。

又欲又邪肆,爆燃了全場。

她紅唇揚起近乎野性的笑意。

“嘶吼呼天喊地滅,貫穿千裡的邊界。”

一個wave下來,性感到極致,幾乎勾走了所有人的魂。

全場都湧起鋪天蓋地的尖叫聲,腎上腺素直接開始狂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彈幕已經瘋了。

「!!!救命,姐姐殺我啊啊啊!」

「好燃!真的好燃!!!」

「我直接頭皮發麻,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我好恨我不在現場,啊啊啊我現在全身熱血沸騰,好像跟著一起好想尖叫!!!」

隨後的舞台繼續。

霍菱繼續縮回了邊角。

現場和彈幕都快要被她折磨瘋了。

「銀角大王給爺出來繼續扭啊!!!」

「啊啊啊姐姐求你了,你快出來,我問你叫爸爸。」

「我彎了我彎了我彎了。」

「姐妹彎了不怕,畢竟狗男人哪有菱菱香啊!」

……

“快要再一次甦醒,迎接黎明的光輝。”

桃花眼勾著上挑的性感眼尾,輕輕眨了下捲翹的睫毛。

白皙修長的指尖輕輕蹭過水紅唇瓣,露出一個近乎惡劣痞氣的笑容。

霍菱一旦出來,全場熱烈的氣氛幾乎要爆掉。

現場的觀眾當真咆哮的聲嘶力竭。

直到舞台結束,依舊久久不能停息。

六個妹妹表演結束,在舞台上微微喘著氣。

霍菱臉頰邊的長髮微微濕潤,一縷髮絲黏在眼角,性感野性到了極致。

她輕輕吹了一下髮絲,帶著渾然不知的媚態。

現場觀眾倒吸一口涼氣。

台下不知道哪位女粉絲帶了個頭。

一聲高昂的“老公”直接響徹整個演播廳。

隨後在場女粉絲吼出一聲又一聲的老公。

直接震驚了導師團。

彈幕也跟著開始打字。

「老公!老公!老公!」

「啊啊啊我不要男人了,我隻想跟姐姐上床!!!」

「我也想,姐姐真的太欲了啊啊啊。」

「你們能穿件衣服嗎???」

「俺想問,互聯網真的冇有你們可以眷戀的人了嗎?」

「一想到哪個臭男人會得到姐姐,我就想哭嗚嗚嗚。」

「我不聽,拔刀吧,姐姐隻能是我的!」

……

滿場整齊劃一的老公,直接讓坐在導師席上的幾位震驚了。

江辭撐著下巴,清秀的樣貌帶著點兒癡迷,一瞬不瞬的盯著台上霍菱的方向。

“霍菱這舞台太野性美了。”

“難怪大家都在叫她老公,這的確得是攻啊。”

完了,他突然有點想追這個女生了。

祝雲飛年紀大了,有些跟不上現在妹妹們的潮流。

疑惑的問,“她們這老公是在叫霍菱嗎?”

於嫣摸著自己胳膊上的雞皮疙瘩。

想想剛剛震撼的場麵,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她轉過頭,回答祝雲飛。

“是,我都差點喊一聲老公了。”

祝雲飛:“???”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有些不淡定了。

他微微皺了下眉頭,手指漫不經心搭在桌麵,凝望著台上的高挑性感的美人。

滿身耀眼的星光,彷彿渡上一層銀色的清冷光暈。

白皙細膩脖頸上滲出點點汗水,微微輕喘著。

台下對她的叫聲難以忽視。

她視線終於落在了現場觀眾上,豎起來一根纖長白皙的手指。

“噓。”

台下原本瘋狂嘶喊聲越來越小,最後詭異的安靜下來。

霍菱眉梢微挑,突然冇忍住笑出聲。

“好聽話,真可愛。”

她一笑,上挑的眉眼彎彎,彆樣的蠱惑撩人。

觀眾又開始瘋了一般的尖叫。

「啊啊啊這個女人好會!想嫁!!!」

賀遇深邃漂亮的眉眼,帶著點兒困惑。

舞台已經結束幾分鐘了,現場依舊沉浸在爆燃的氣氛中。

合著,他的情敵不光有男人?

這下連女生都要跟她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