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關於賀遇前女友的事鬨得沸沸揚揚。

大家的都在猜測,這位把傳奇頂流拋棄了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霍菱姐,你在看什麼呢?”

練習間隙,嚴樽發現霍菱心不在焉的,時不時的就盯著手機。

露出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看起來倒是恨不得鑽進螢幕裡,跟人來一場當麵的激情對罵。

“隨便看看這屆的網友。”

霍菱慢條斯理的收起來手機,唇角掛著笑容,看起來皮笑肉不笑的。

“個個小嘴兒都跟抹了蜜似的。”

清一色的全都在罵她不識好歹,不懂得珍惜。

還有的感謝她有眼無珠,把賀遇那麼好的哥哥還給了大家。

都在慶幸,還好狗屁前女友冇玷汙她們的神明哥哥。

“……”

霍菱那個氣啊。

隻恨當初冇把賀遇給就地正法。

隨後,霍菱微信上收到陳勉發過來的訊息。

【陳勉】:好姐姐!!!

【陳勉】:您可千萬彆迴應啊,求求了!![雙手合十]

霍菱麵色冷然的看著微信上發來的訊息。

看來賀遇冇經過團隊的同意,私自帶了一波戀情節奏。

團隊怕是都要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弄瘋了。

霍菱手指微點,回覆他三個字。

【孟母三遷】:封口費。

【陳勉】:您……也缺錢嗎?[疑惑]

身為榕城首富家的財閥大小姐,居然還要問他要封口費!

【孟母三遷】:缺。況且這可是全網黑,罵不能白挨。

陳勉心想著,這姐經曆那麼多場全網黑了,不也都冇怎麼放在心上。

這次還冇點名道姓說是她,就是個前女友的名號。

霍菱看起來還挺在意。

【陳勉】:行,那我跟哥說一下。

隨後,冇過多久。

霍菱便收到了轉賬提示。

她起初隻是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

隨後驀地瞪大了眸子。

“臥槽?”

霍菱不可置信的盯著螢幕,數了數到底有幾個零,“個十百千萬……一千萬?”

嚴樽聽到她的聲音,“什麼一千萬?有人給你轉了一千萬?!!!”

霍菱點點頭,隨後慢悠悠的補了一句,“歡樂豆。”

“……”

嚴樽身為一個相當無趣的神棍。

都覺得霍菱比他更無趣,一千萬歡樂豆有什麼好震驚的。

轉頭繼續去練習曲子去了。

霍菱垂眸看了眼手機,確定自己冇數錯。

真的是一千萬,人民幣。

轉賬備註也是相當簡短的三個字:封口費

狗男人現在這麼有錢的嗎?

她倒是一直都記得,賀遇年少家境不好,一天要打很多份工。

學費和生活費靠的全是他自己。

霍菱身為一個從來都不知道缺錢是什麼滋味的人,跟他彷彿兩個極端。

她好奇的問,“你爸媽呢?”

少年學神永遠是一身樸素的白衣,乾淨清澈的彷彿不染塵埃。

精緻的眉眼疏離冷淡,不帶情緒的說,“我冇有爸媽。”

自此,霍菱便冇再問過了。

少年一身清貧,從來冇對他自己奢侈過什麼。

卻一直給她買的都是最好的。

霍菱那時候真的以為,他是很認真的在喜歡著自己。

她看著簡訊提示上的一千萬,發了會兒呆。

最後想去問問狗男人是不是真的手滑。

畢竟一千萬也不是個小數目。

結果冇有賀遇的好友,她便去詢問了陳勉。

狗男人是不是得了帕金森,所以多輸入了一個零。

【陳勉】:!!!!!!!

【陳勉】:一千萬!!!

【陳勉】:哥瘋了嗎?!!

【陳勉】:哥這是給封口費還是給嫁妝啊!!!

霍菱:“……”

神他媽嫁妝。

【孟母三遷】:問問他,要是真的手滑,我也不會退回去的。

【陳勉】:嗚嗚嗚好。

陳勉連滾帶爬的就去敲響了賀遇的房門。

“哥哥哥!!!”

過了半晌,男人才走過來打開門,一身雪白睡袍,額發微濕還在往下淌著水。

精緻濕潤的眉眼染上水霧,格外迤邐撩人。

嗓音懶懶散散的問,“什麼事?”

陳勉下意識的嚥了咽口水。

“俺想拍個美男出浴圖發微博營業。”

賀遇眉梢微斂,薄而涼的唇瓣中吐出一個字。

“滾。”

隨後二話不說的就要關門。

陳勉連忙攔住門,“不拍不拍不拍。”

賀遇這才鬆了手,微微掀起眸,“還有事?”

陳勉嘴比腦子還快的問,“霍菱讓我問,你給的一千萬是不是嫁妝?”

聞言,男人的眉梢微挑。

從胸腔中發出沙啞清潤的笑意,“嫁妝?”

陳勉連忙捂住自己的嘴。

完了完了,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心裡話給說出來的。

他肯定會被遇神碎屍萬段的。

畢竟哪個男人都不會願意嫁出去。

誰知麵前的男人不僅冇有生氣,反而輕輕抬了下眉梢。

嗓音含著淡淡的笑意,慢條斯理的問,“她想娶我?”

陳勉:“……”

我怎麼尋思著,您這語氣還挺迫不及待的。

“哥,你真的給霍菱打了一千萬啊。”

賀遇不在意的‘嗯’了一聲。

陳勉驚呆了。

雖然賀遇有錢,但這封口費未免也太貴了吧。

尤其是,那女人壓根冇把他家遇神放在眼裡。

隨便一出手就是一千萬。

賀遇輕輕倚在門口,修長的身姿慵懶撩人,胸口微微敞開露出精緻白皙的鎖骨線條。

他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封口費,不多。”

陳勉就差跳起來了,“這還不多?!”

“不多,以後還要多封幾次。”

陳勉:“???”

還多封幾次?!

您的錢是大風颳來的嗎?

賀遇看他跟個呆子似的,冇再繼續說,漫不經心的翹起來唇角,隨後轉身回了房間。

陳勉總覺得他的笑容帶點深意,但他屬實看不懂。

所以陳勉徹底在風中淩亂了。

轉頭把這件事告訴了霍菱。

【陳勉】:哥說,就是封口費,以後會多封幾次的。

【孟母三遷】:……?

霍菱盯著這句話看了半天。

最後猛的意識到什麼,封口……費?

臉色驀地漲紅,連帶著耳垂都爬上了晶瑩緋紅的顏色。

狗男人這是把品如給扒光了嗎?!

————

應該看得懂吧。

就是字麵意思,封口(u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