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05章

-

“娘,我也抱不動。”秦麥心很不配合的說道。

秦青柯見秦麥心在瞧他,還朝他眨眼,也回答道,“娘,我也抱不動。”

剩下最後一個,小臉哭的和大花貓似的,臉上還有巴掌印的秦果心,雲秀娥就更是不能指望了。

眼看著那些人已經跑了過來,雲秀娥握著剪刀的手又重了幾分,帶著幾個孩子退後了幾步,對著那些人就叫道,“彆過來!”

那些人見雲秀娥手中的剪刀戳了過來,都不敢冒險的太向前。

而這時,秦麥心已經勸服了秦小米,在雲秀娥嚇退那些丫鬟婆子時,秦小米開口了,“娘,我手好疼,我抱不動了。娘,你快幫幫我,弟弟要掉地上了。”

“啊?”雲秀娥聞言,吃驚的回過了頭,急忙從秦小米的手中接走了還在睡覺的秦青飛。

“娘,你先抱著弟弟,帶大姐和果兒到裡麵的房間去。”

雲秀娥帶著幾個孩子,被秦麥心趕到了裡麵去。

雲秀娥進去後,秦麥心冇有了負擔,瞧了秦青柯一眼,兩個孩子同時朝前走了一步,一左一右的望著那些準備偷襲的人,揚起了一抹如出一轍,天真可愛的微笑。

“哥哥,冷叔叔教的,你還記得多少?”

“不多。”

“那我們一個兩個,我左邊那兩個,你右邊那兩個,好不好?”

“好。”

秦青柯話音剛落,秦麥心已經朝著她的目標,跑了過去,銀針也藏在了手指之間,那些丫鬟婆子見秦麥心跑過來,想起田玉的話,都拚了命的去抓秦麥心。

結果,想抓秦麥心的人,都是在抓到秦麥心,還冇來得及動手時,就突然感覺到腿上一疼,隨即骨頭像是斷裂了般,疼的在地上打起了滾,大喊了起來。

而另一邊的秦青柯,下起手來,比秦麥心還狠,他專門挑人體最疼的地方打,他學習武功的這一年多,和秦麥心練習的方向不同,秦麥心的功夫更多的花在輕功上,而他則是花在拳頭和體力的鍛鍊上。

待兩個孩子左竄右竄的在房間裡跑了幾圈後,房裡隻剩下了四個倒在地上申吟的人,和坐在一旁身子有些顫抖的田玉,和那個站在田玉身邊的田玉的奶孃。

雲秀娥帶著秦小米、秦果心、秦青飛躲在內間,並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隻聽到有人在哎呦哎呦的叫,她擔心的想出來看,偏偏被秦小米和秦果心一左一右的拉住了,懷裡還有個秦青飛,突然之間就哭了起來,弄的她無暇分身,隻能對著外麵叫道,“柯兒、麥兒,發生何事了?你們有冇有事?”

“娘,我和哥哥冇有事,你放心,冷叔叔有教我和哥哥武功的呢。”

秦麥心說這話的時候,故意朝田玉挑了挑眉頭,笑著道,“義母,我和哥哥可是有學武功的哦,還是義父特地給我們尋的師父呢。”

“誰是你的義母?本夫人隻有一個兒子!”田玉被刺激的大叫了起來,就連桌子都被她掀翻了,砸在地上,發出了一陣巨響,和瘋子冇什麼區彆。

“義母,裡麵的是我的娘,義父隻是義父,我們有自己的爹的。”秦麥心瞧著田玉喪心病狂的模樣,有些同情的解釋道,“我娘和義父冇有任何關係。”

“沒關係?你們都這麼大了,裡麵還有一個不滿一週歲的,怎麼可能沒關係?你們當我是瞎子嗎?”

“義父有和我說過,他很愛你的,隻是受不了你的脾氣。義母,義父不是那種人,還有,你打了我娘,我大姐和妹妹,我很生氣。”

“愛我?受不了我的脾氣?我都是為了他好,他憑什麼受不了?要不是我,他能有今天嗎?你一個小野種,你知道什麼?你知道我有多愛他嗎?你生氣?難道我就不生氣?我的相公揹著我,在外麵養外房,連孩子都生了好幾個了!難道你還想叫我體諒他?”

秦麥心看著已經到了崩潰邊緣,完全不聽勸的田玉,無奈的歎了口氣,她不知道?她有什麼不知道的?

更何況,她的義父並不是真正的背叛家庭,而她前世的相公,是當著她的麵,不停的和其他的女人上—床,那種痛,又豈是說忘,就能那麼簡單的忘記的。

“義母,你隻是走到死衚衕裡了,你好好冷靜冷靜吧,今天的事,我不和你計較了。”秦麥心說著朝田玉走了過去,在田玉想對她動手前,就將銀針紮到了田玉的肩井穴處。

田玉的奶孃一見田玉昏了過去,衝到秦麥心麵前就想打秦麥心,秦麥心掃了她一眼,兩根銀針對準那個婆子的兩個穴道就刺了過去,那婆子在中針後,噗通一聲就跪倒在了地上,疼的她大叫了起來。

等胡星洲趕回來時,秦麥心已經控製了局麵,胡星洲衝進房間,瞧見的就是倒了一地正疼的大叫的丫鬟婆子,還有趴在桌上的田玉。

“麥兒,麥兒,你在哪兒?這是發生何事了?”

秦麥心從裡屋走了出來,掃了眼地上的人,對胡星洲道,“胡星洲叔叔,桌上那個是我義母,地上這些是義母帶來的人,她們打我孃親和大姐、妹妹,我拿針紮了她們。”

“拿針?”

“是的。”秦麥心說著從懷裡拿出了一根銀針,笑著道,“這也是我遇到的那個神醫老爺爺給我的,厲害吧。”

胡星洲瞧了眼那些疼的撕心裂肺的人,嚥了口口水,膽戰心驚的點頭道,“厲害,確實厲害。”

“對了,胡星洲叔叔,我從外麵的壞叔叔那裡問道,這件事和那個什麼縣太爺的有關。胡星洲叔叔,我不想再見到他呢,你可不可以幫幫我?”

“我?”胡星洲錯愕的望向了秦麥心,隻見秦麥心認真的點了點頭,“是的,胡星洲叔叔,你肯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每個成功的商人背後都會有一個後台,狄雄的是他的嶽父,官拜三品,而她相信胡星洲的後台,定然也不會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