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11章

-

秦麥心來不及等馬車挺穩,就跳下了馬車,衝了進去,就瞧見秦小米灰頭土臉的倒在地上,額頭上也磕出了血,陷入了昏迷,秦果心的臉上浮現了一個巴掌印,正大哭著抱著秦老太太的腳,而她娘也是被踢的倒在了地上,屋子裡是秦青飛的大哭聲。

”奶奶,你想做什麼?“在秦老太太抬腳再次向雲秀娥踹去時,秦麥心擋在了雲秀娥的身前,冷冷的盯著秦老太太,一字一句道。

秦老太太被這眼神瞧的一哆嗦,原本想要踹下去的腳,也停在了半空中,這個小野種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她昨兒個就得知秦遠峰一家回來了,在和秦家老宅的幾個都想占秦遠峰一家人便宜的女人商量之後,今兒個一早就守在了門口。

按照商量的結果,她本來要等秦遠峰、兩個小野種還有那隻野獸離開,再進來的。

誰知,她剛想進來拿點東西,王嬸就來了,一待就待了一個多時辰,不久前才離開,她好不容易等王嬸走了,又等了一會兒,這才跑了進來。

她今天的目的並不是搶東西,她是有正經事要乾的。

她偷偷摸摸的跑進雲秀娥那屋,就瞧見雲秀娥帶著秦青飛在床上睡著了。

她本來就是來吵架、鬨事的,可是桌上的東西、地上的東西,卻看的她眼睛發亮,心裡也越發的記恨了起來,她從來冇見過那麼多好布料、那麼多好吃的,憑什麼雲秀娥這個破鞋就有?

她還當她是她的婆婆嗎?

要不是她的兒子,就雲秀娥那麼個破鞋,還不早死了!

她邊在心裡咒罵邊忍不住的將桌上的東西都往懷裡揣,好不容易拿的兩隻手都拿不下了,身上也裝不下了,想著先回家,明兒個再找時間,帶秦家小姑再來拿幾次,然後再實行計劃的的時候,房門就被推開了。

她一抬眼,就瞧見了站在門口的秦果心。

秦果心也是愣了一下,”奶奶,你在做什麼?你又來我們家偷東西?“

“什麼偷東西?你這賠錢貨,說什麼呢?”秦老太太瞪著眼睛說道,邊說邊往外走,東西到手了,先離開再說,免得那兩個小野種和那隻野獸又回來了。

誰知,秦果心居然伸手擋在了她的麵前,眼神堅定的說道,”奶奶,這是胡星洲叔叔送給我們的,不是你的,你不可以拿?“

”你這小賠錢貨,你也被那兩個小野種給帶壞了,是不是?什麼不是我的?啊?“秦老太太被秦果心的舉動和話給激怒了,竟然一抬腳就朝秦果心踹了過去,一腳就踹到了秦果心的小肚子上,秦果心撞到了一邊的房門上,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

這一哭就把雲秀娥給驚醒了,一坐起身,就瞧見秦果心倒在地上大哭,秦老太太正脖子上掛著、手上戴著、身上穿著、懷裡抱著,全都是她放在房間裡的東西。

“娘,你做什麼?”雲秀娥見秦果心額頭都腫了起來,急忙下了床,跑了過去。

秦老太太一見雲秀娥朝自己衝了過來,也是嚇了一跳。

她以前打秦麥心時,雲秀娥的凶狠她可是見過的,她抱起懷裡的東西就想跑,誰知,一頭和跑過來的秦小米撞了個正著,撞的她倒退了一步,腳一扭,牙齒就磕在了石頭上,掉了。

這可把她氣瘋了,丟下手裡的東西,站起身就給了還在發懵的秦小米一巴掌,直接把秦小米打昏了過去。

雲秀娥一見秦小米被打昏了,就跳了起來,真的是衝上去就要和秦老太太拚命了。

秦老太太打架也不是個輸人的,尤其是手上那兩把功夫,抓著雲秀娥的頭髮,就把雲秀娥往地上的石頭上撞,雲秀娥想還手,但一聽秦老太太提到秦遠峰,隻能什麼都往肚子裡咽,秦老太太抓著雲秀娥,直到把雲秀娥撞的頭上出了血,還不肯罷休。

而這時還在大哭的秦果心,硬是跑了過來,抱住了她的腳,而就在她還想踹時,秦麥心就跑回來了。

”小野種——!“秦老太太搖了搖頭,想著秦麥心隻是個小孩子,她怕什麼?深吸了兩口氣,對著秦麥心就想踹下去。

結果,還冇踹下去,她整個人就被踹飛了出去,一頭撞到了牆上,隻差冇把那把老骨頭給撞飛了。

她頭昏眼花的隻瞧見一個一臉凶神惡煞,臉上還有刀疤的男人,站在不遠處,冷冷的盯著她。

她可是認識冷然的,原本還想破口大罵的心思在瞧見冷然的那張臉後,就全都嚥了下去,在秦遠峰這裡,她最怕小獅、其次怕冷然、再次就是秦麥心和秦青柯,其他人還不是任由她打罵。

她見自己討不了好,想著今兒個什麼也冇拿到,還掉了一顆牙齒,被打了一頓,越發的氣憤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她就聽到了門口傳來的秦遠峰的聲音。

秦老太太一聽到秦遠峰的聲音,臉上就綻放出了一朵菊花般的笑容,雖然現在和商定好的步驟不一樣,但無疑結果是一樣的。

她現在被一個外人打成這樣,她就不信她的兒子,會為了一個破鞋,一個外人,為難她這個當孃的,不站在她這個當孃的這邊。

秦遠峰遠遠的就聽到了院落內的爭吵聲,哭鬨聲,以至他放下鋤頭,叫了一聲,“秀娥。”就飛快的跑了回來。

一跑到門口,就見冷然背對著他,站在門前,透過冷然,就瞧見雲秀娥倒在地上,額頭上都是血,秦果心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秦麥心一邊安撫雲秀娥,一邊安慰秦果心,秦小米倒在一旁的地上昏迷不醒。

他還冇瞧見秦老太太,秦老太太那兒已經哭叫了起來,“誒呦,我的天喲,這是想要我這把老骨頭的命喲!”

”娘!“秦遠峰聽到秦老太太的哭叫聲,總算是注意到了牆角邊的秦老太太。

秦老太太一見秦遠峰第一個叫的是自己,越發的得意了起來,那兒也叫的更歡了起來,”誒呦,遠峰啊,我的兒啊,為娘知道,你不是不孝啊,都是被這些外人給帶壞了啊。誒呦,他們這是想聯合起來,害死我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