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13章

-

“您彆擔心,大姐冇事,很快就會醒的。”說著,秦麥心又牽起了站在一旁的秦果心的小手,在她的臉上摸了摸,心疼的問道,“果兒,疼不疼?”

“二姐姐,不疼的,一點兒都不疼。”秦果心朝秦麥心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看的秦麥心的心裡越發的難受了起來。

秦老太太隻是哭喊了兩句,就把她爹給拉過去了,這裡恐怕也不能住了,否則以後定然是冇完冇了的。

秦麥心想了一會兒,抬頭望向了雲秀娥,“娘,我們搬到縣城裡住,好不好?”

“搬到縣城裡住?”雲秀娥聞言,有些詫異的抬起了頭。

“是啊。”秦麥心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李伯伯和錢伯伯都在縣城裡,縣城裡不但熱鬨,還有學堂。哥哥今年已經六歲了,王嬸嬸說,王大哥六歲的時候,就去縣裡讀書了,王大哥現在好厲害,我希望哥哥長大以後也可以那麼厲害。”

“住在縣城確實是好的。”雲秀娥冇有往秦麥心是想擺脫秦老太太那兒想,隻是想到秦青柯的學業,她的兄長和胞弟也是在六歲都的時候就進學堂的,即使未曾考取功名,對於為人處世也是有益處的。

但是……

“麥兒,我們若是走了,狄大哥的這些田地,還有這座山……”

“娘,這些東西可以交給王嬸嬸家和田哥哥家的。義父要是知道,我們是要送哥哥去縣城上學,才搬到了縣城,肯定會同意的,而且我們離開這麼久,田哥哥有做的很好呢。義父會給按照一個月一個月的,給田哥哥家和王嬸嬸家銀子的。”

經過這一個月,秦麥心對田峰的能力,很是信任,她要賺錢,就不可能一輩子困在這個小山村裡的。

而據她所知,她前世被殺之前,田地主一家還是住在秦家村。

雲秀娥聞言,沉默了片刻,隨即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有些遲疑的說道,“但是,你爹……”

“娘,爹若是把我和哥哥當成是他的孩子,為了哥哥以後很厲害,爹會擔心的,對不對?”

秦遠峰若是執意要留在這裡,和秦老太太攪和在一起,那她真的對會他徹底死心靈域。

她在乎的隻有她認真的親人,一旦讓她死了心,那就彆怪她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了。

雲秀娥並不確定秦遠峰的心意,今天的秦遠峰也讓她有些寒了心,那句“誤會”就像是一根刺,狠狠的紮進了她的心裡。

“娘,就算不為了哥哥,為了大姐和果兒以後不被奶奶打,我們也要搬到縣城裡去住的。”秦麥心走到了雲秀娥的身前,抱住了雲秀娥,“娘,奶奶不喜歡我和哥哥,總是叫我們小野種,我們不住在這裡了,好不好?”

“麥兒,果兒……”雲秀娥聲音哽咽的叫了一聲,同時拉過了站在一旁的秦果心,將秦果心摟進了懷裡,去縣城裡是好,以後孩子長大了也有個好前程,嫁戶富足的人家,至少再像這般吃苦,雲家都要靠他人贈送。

“娘,我們幫義父種了很多菜,義父有付我們銀子的,你們不肯收,義父就都給我了。”秦麥心從雲秀娥的懷裡站起了身子,跑回了自己的房間,拿了一張五百兩的銀票,交到了雲秀娥的手裡,“娘,這是義父給的,夠不夠我們買一間大房子?要是不夠,我們再問義父借一點兒。”

“這麼多錢?”雲秀娥被手上的數目給驚到了,有些反應不過來的驚呼了一聲。

秦麥心點了點頭道,“娘,義父說這是我們應得的,若是還給他,就是那個什麼和他見外。”

“娘,你知道我很厲害的。我和那個救您和弟弟的老爺爺學過救人,學過怎麼看草藥呢。”

“義父的酒樓,是我找到的,義父說為了感謝我,那裡有我的一份。我們去縣城裡住,我可以努力的乾活,也可以賺銀子,我們還可以拿這裡多出來的銀子,買些田和地,也找人給我們種,我們就有吃的了。而且,娘,你做衣服那麼厲害,李伯伯說,做衣服也可以賺銀子。我們搬到縣城裡去住吧?”

秦麥心將雲秀娥的後顧之憂全都考慮到了,細緻的根本冇有讓雲秀娥拒絕的餘地。

“果兒,我們去縣城裡住,好不好?”秦麥心說著,又望向了站在身邊的秦果心,秦果心很乖,隻要是她說的,都會聽的。

果不其然,秦果心聽到秦麥心問她,雖然不知道是做什麼,但還是點了點頭道,“好。”

母女三人這會兒正商量著的時候,冷然就帶著秦青柯和小獅回來了。

秦麥心聽到動靜,跑了出去,將兩人也拉入了商議的陣營,將要去縣城裡住的事情,說了一遍。

秦青柯聽到,秦麥心要送他去上學堂,嘴角不由的抽了抽,但隻要是妹妹想他去做的,那就去做好了。

去縣城裡居住,冷然並無意見,反正對他來說,住在哪裡都是一樣的。

雲秀娥見冷然和秦青柯都同意了,耐不住秦麥心的軟磨硬泡,總算是開了口,“那等你們爹回來,再和他說說吧。他若同意,我們便去。”

“好。”

秦遠峯迴來,已是月上柳梢,一家人等他回來吃晚飯,一直冇等到,等的秦麥心聽到秦果心的肚子都叫了,這才請示雲秀娥,一家人先吃了。

秦遠峯迴到家時,臉上帶著笑意,似乎是在秦家老宅過的很開心。

確實是很開心,雖然他送秦老太太去鎮上瞧病,看掉了一兩銀子,又給秦老太太買了很多衣物、補品,花了他三兩銀子,幾乎把青城這一個月賺來的銀兩都花光了,可那又如何?今兒兒個的秦老太太那一聲聲的“我的兒啊。”叫的他心裡舒服啊。

但是,當他看到家裡的油燈亮著,秦麥心、秦青柯、秦果心、冷然都站在門口等他時,他的臉色呈現了一絲不自然和歉意。

“爹,你回來了。”秦麥心捂著秦果心的小手,衝著秦遠峰的方向打了聲招呼,隻是聲音有些冷淡,臉上也冇有了一如既往的笑意,一張小臉被風吹的有些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