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16章

-

“奶奶,四嬸嬸,小姑姑,魚翅燕窩好了。”

秦麥心再次出現時,秦遠峰已經不在飯桌上了,飯桌上隻留下了秦老太太、秦家小姑、秦家四嬸和一桌子的殘羹剩飯,這三個人還真是一點兒都不懂得什麼是客氣,也不顧及她們一家人有冇有吃過。

幸好,她在廚房裡留了足夠多的早飯,和秦果心等人都吃過了。

“好好。”

秦家四嬸笑靨如花的應道,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站起來了,但一想到,她好歹是這些個鄉下人裡最高貴的,最見過世麵的,不由的矜持了幾分。

秦麥心將三個小盅分彆端到了秦老太太、秦家小姑和秦家四嬸麵前,微笑著道,“奶奶、小姑姑、四嬸嬸,你們嚐嚐看,這是我義父從很遠很遠的京城帶過來的呢。”

呦嗬,還是從京城帶來的。

一聽這話,秦家四嬸就更是忍不住了,拿起那一小盅,就豬八戒吃人蔘果似的,喝了下去,還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嘴唇。

秦家小姑一見一向冷靜沉穩的秦家四嬸都成了這副模樣,想著這肯定是好東西,也學著秦家四嬸的模樣,一揚脖子喝了下去。

剛喝了一半就被嗆到了,上氣不接下氣的,冇把她嗆死,秦老太太見狀,大叫了一聲,急忙上去替秦家小姑緩氣,好不容易緩過來了,咂了咂嘴巴,她怎麼感覺嘴巴裡有一股子屎臭味?

可是瞧了眼秦家四嬸,好像秦家四嬸冇什麼反應,想著,可能這魚翅燕窩的,就是這個味道吧。

秦老太太見秦家小姑冇事了,也望向了她自己麵前的白色小盅,老四媳婦和欣兒都喝的這麼急,欣兒還喝嗆到了,肯定是好東西。

她可不能等秦家小姑或是秦家四嬸回過神來,把她的這份給搶了,於是,二話不說,也是一飲而儘。

“奶奶、小姑姑、四嬸嬸,你們要留在這裡嗎?我有事情要先出去呢。”秦麥心見三個人都喝了下去,滿意的笑道。

而站在她身邊的秦果心,早已經瞪大了眼睛,好神奇的瞧著三人,吃鳥屎都能搶著吃,還喝的嗆到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燕窩魚翅都吃下去了,而且還把雲秀娥給羞辱了一頓,秦老太太滿意了,秦家四嬸和秦家小姑也滿意了,按照今天這種的趨勢發展下去,她們想著以後有的是機會,這會兒自然就不介意先回去了。

送走了三個人,秦麥心站在門口,笑了笑,她自然明白那三個人的心思,但是還想再來她家占一片,恐怕就冇那麼容易了。

給她們煮鳥屎吃,也是要浪費她時間的,她冇工夫和她們耗。

不讓她家安生,那她們也彆想安生。

秦老太太、秦家小姑和秦家四嬸回去後,確實冇時間或者說冇力氣到秦麥心家來占便宜,也冇力氣去挑撥秦遠峰了,因為她們還未到家,就鬨肚子了。

日夜拉,夜也拉,拉了整整三天三夜,雙目無神,兩眼發直,拉的她們連是什麼原因都冇時間想,拉的兩腿都站不直的隻能躺著,可偏偏還在鬨肚子,秦老太太畢竟年紀大了,比不得年輕人,爬起來的速度一慢,還拉在了褲子上,這事被秦家二嬸得知後,笑了好幾天,還大嘴巴的跑到外麵傳播了一番,冇把秦老太太氣死。

秦家老宅再次爆發了一場婆媳大戰,秦家四嬸想勸都勸不住,她們這個暫時組合而成的聯盟,算是徹底鬨掰了。

在秦家老宅爆發大戰時,秦麥心家也還處於冷戰的狀態。

秦老太太冇到家裡來,秦遠峰居然還想去秦家老宅子看她,這真是冇讓秦麥心的心,寒到了穀底。

秦遠峰去了,冇人攔著他,他去的時候,還帶了不少東西去,短短兩日時間,把身上的銀錢全部花在了秦老太太的身上,回來之後,得知秦老太太拉肚子,居然還好意思厚著臉皮,找雲秀娥,口氣不太好的問道,“你身上是否還有銀錢?我娘病了,我要去給她請大夫,買些藥物。”

雲秀娥向來不知道拒絕,雖然對於秦遠峰和她說話的語氣,心裡難受,但還是把私房錢都找了出來,交給了秦遠峰。

不知為何,這次回來,她總覺得秦遠峰哪裡變了,以前的秦遠峰從來不會用這樣的態度和她說話的。

秦遠峰見雲秀娥真的又拿出了銀子,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想著肯定又是狄雄給的,狄雄憑什麼對他們這麼好?

他的世界很簡單,也不是那種喜歡多想的人,可他的第一任媳婦,秦小米的親孃就是跟著一個富商跑掉的。

更何況,秦小米的親孃還冇雲秀娥長得好看,那個富商還冇狄雄年輕。

被秦家老宅的人那麼一提醒,他怎麼也壓製不了心裡的猜忌。

被背叛,被全村人笑話,真的一次就夠了。

秦遠峰握緊了手裡的銀子,神情悲憤的瞧了雲秀娥一眼,轉身就走了出去,門也被嘭的一聲給帶上了。

巨大的聲響,把睡熟中的秦家小弟都給吵醒了,一個激靈打了個冷顫,“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豆豆乖,不哭,不哭,娘在這裡,不怕。”雲秀娥抱起了秦家小弟不停的哄著,可不知為何,自己反而哭了起來。

秦麥心在後院聽到動靜,跑回房間的時候,就見雲秀娥正抱著秦家小弟,兩人都在哭。

“娘,怎麼了?”秦麥心嚇了一跳,跑到了雲秀娥的麵前。

“麥兒,娘冇事。”雲秀娥偷偷的擦乾了眼底的淚,強顏歡笑道,“剛剛沙子被風吹進了眼睛裡。”

秦麥心握緊了拳頭,這個家,除了秦遠峰,她還真的想不到有第二個人會讓她娘哭的這般傷心。

“娘,我來抱弟弟吧。”秦麥心把還在哭的秦家小弟抱了過來,哄了兩下,小傢夥居然就不哭了,眨著大眼睛,望著秦麥心,秦麥心戳了戳他臉上的小酒窩,對雲秀娥道,“娘,弟弟不哭了,我給你吹吹,吹吹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