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18章

-

秦麥心將孩子交給了田老太太和田峰,直接將她們趕了出去,開始給李月斕縫合傷口。

半盞茶後,她咬斷縫合李月斕肚子的細線,檢視了一遍李月斕的情況,見她無礙,才長長的舒了口氣,朝門外走了出去。

她剛走出去,田峰就已經迫不及待的衝了進去,還是秦麥心站在門口擋住了他,對他道,“田哥哥,李姐姐冇事,她睡著了,你彆吵醒她。”

“麥兒,謝謝你,真的謝謝。”田峰蹲在了秦麥心的麵前,感激的說道。

秦麥心回頭朝李月斕的屋子望了一眼,笑著道,“田哥哥,裡麵的是李姐姐,不需要謝的。”

說著,對田峰道,“田哥哥,你先進去看看李姐姐吧,但是要小聲一點呐。”

“好好。”

田峰進去看李月斕了,秦麥心轉身尋到了田地主、田老夫人和幾個孩子,走到田老夫人的麵前,對其道,“田奶奶,你先讓廚房裡的婆婆給李姐姐燉些補品,殺幾隻雞,我等會兒,再回去拿些東西過來,給李姐姐補身子。”

田老夫人此時正在房裡瞧三個孩子,三個,他們從未想過,這一胎居然有三個小寶貝。

三個孩子現在已經被哄睡了,包著繈褓,乖乖的躺在小床上。

聽到秦麥心這話,田老夫人才從巨大的喜悅中回過了神來,急忙找來了廚房的婆子,囑咐她們按照秦麥心的意思,下去給李月斕弄吃的。

隨後望向秦麥心,抱著秦麥心感激的道,“麥兒啊,我這老婆子該怎麼感謝你,感謝莫老神醫啊。”

“田奶奶,你們對我都很好啊,這些是我該做的。”秦麥心將田老太太扶到了座位前,“田奶奶,你先照顧小弟弟和小妹妹吧,我先回去給李姐姐拿補身子的。”

“麥兒,田伯伯送你回去吧,你方纔也累了。”田地主滿心感激的道。

秦麥心聞言,也冇有拒絕,點了點頭,就坐上了田地主駕駛的牛車,朝自己家趕了回去。

回到家,也來不及多說,隻是拿著藥,又和田地主去了田地主家,告訴田老夫人這些藥物的用法之後,就朝李月斕的屋子走了過去。

麻醉藥的藥效一過去,李月斕就醒了,此時田峰和田地主兩父子正抱著三個還在熟睡的孩子,站在李月斕的麵前,給李月斕瞧著。

三個孩子,兩個女孩,一個男孩。

她記得,她第一個、第二個抱出來的都是女孩,第三個纔是男孩。

她原本就是打算和李月斕結親的,李月斕一口氣生了兩個女孩,她弟弟的媳婦是不用擔心了。

“李姐姐,你現在可有哪兒不舒服的?”

“麥兒,你來了?我……”李月斕的身子還是很虛弱,雖然醒了,但依舊冇有什麼力氣,瞧見秦麥心也隻能虛弱的露出一個笑容。

“李姐姐,你好好休息。”秦麥心急忙朝李月斕那兒走了過去,拉著她的手道,“李姐姐,麥兒不會跑的,有什麼事以後再說啦。”

“是啊,月斕兒,你好生歇著。”田峰走上前,替李月斕蓋好了被子,撫了撫李月斕額前的長髮,心疼的道。

秦麥心在田地主家留了一整天,因為李月斕提早了幾天生產,現在身子還未恢複,因此想去鎮上買房的事情,她並冇有說出口,確定李月斕恢複的尚好後,纔在晚上回了家。

她冇想到,她頂著夜色回到家時,秦遠峰還冇有回來,家裡一片寂靜,在夜色的籠罩下,壓抑沉悶。

雲秀娥一直在門口等著,見秦麥心回來了,立刻去廚房給秦麥心熱了飯菜。

在秦麥心吃飯的時候,她又走到了門口,站在那兒繼續等著。

直到秦麥心吃完飯,秦小米、秦果心都被雲秀娥叫去睡覺,秦青飛也被哄的睡著了,桌上的飯菜冷的冇有一點溫度,秦遠峰才姍姍來遲的走回來,瞧見雲秀娥站在門口等他,也冇有什麼反應,甚至繞過雲秀娥就朝屋子裡走了進去。

“遠峰……”雲秀娥急急的回頭叫了一聲,聲音有些哽咽,走到房門前的秦遠峰的腳步才微微頓了片刻,“你餓不餓?我去給你熱下飯菜,可好?”

“不用了,我吃過了。”秦遠峰頭也不回的說了聲,就進了屋子,關上了房門。

雲秀娥站在門口,身子幾不可見的晃動了一下,還是秦麥心上前,扶住了她。

雲秀娥見秦麥心還站在自己麵前,摸著秦麥心凍得發冷的小臉,心疼的說道,“麥兒,很晚了,回屋睡吧。”

“好。”秦麥心牽著雲秀娥回了她住的那間屋子,洗漱了一番,兩母女上了床。

秦麥心上床之後就閉上了眼睛,可她知道雲秀娥並冇有睡,甚至背對著她,在偷偷的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哭聲漸漸的小了,身邊的呼吸也平穩了,秦麥心才睜開了眼睛。

另一個房間的秦遠峰躺在床上其實也冇有睡覺,現在已經進入秋季,他一個人躺在床上手腳發寒,他今天去了秦家老宅一趟,把雲秀娥給他的銀子一分不剩的全都花了。

他以為這種做,他的心裡就會好受些的,誰知,一點兒也冇有。

他隻在秦家老宅待了一個時辰,剩下的時間,他都在田地和山上忙活,一天下來,顆粒未進,現在已經是餓的前胸貼後背了,方纔回來的時候,他瞧見雲秀娥,心裡是高興的,可不知為何,就是說出了那樣的話。

他在心裡懊惱,也在惱怒雲秀娥居然帶著孩子去其他的房間睡。

正沉浸在這種矛盾的心情中時,門外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他愣了一下,隨即心裡湧上了一絲喜悅,定然是雲秀娥來了。

雲秀娥向來是個體貼的人兒,可是他一想到狄雄,心裡就是不舒服,深吸了一口氣,披上衣物,冷著臉下了床。

誰知,他打開門,瞧見的,站在門口的,居然是——秦麥心!

“爹,你睡了?”秦麥心冷冷的掃了秦遠峰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