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23章

-

“大概一裡多路。”李掌櫃回答道。

“李伯伯,我娘不舒服,可以讓娘先去那個地方休息一下,你再帶我去看嗎?”秦麥心說著指了指不遠處的茶館。

李掌櫃也看到了雲秀娥蒼白的臉色,雖然和對方約好了時間,但總不能不顧及雲秀娥的身子,點了點頭應道,“好。”

秦麥心跳下了牛車,和秦遠峰一起將雲秀娥扶下了車,朝茶館走了過去,要了一壺茶,對秦遠峰道,“爹,大姐,你們在這兒陪著娘和弟弟吧,我和哥哥還有果兒去看看那個大宅子,有冷叔叔、李伯伯幫我們看宅子,冇有問題的。”

秦遠峰見雲秀娥的臉色還是不好,點了點頭道,“好,路上小心些。”

“嗯,好。”秦麥心說完,就拉著秦青柯和秦果心上了馬車,再次朝那間宅子趕了過去。

一裡多路並不遠,大概半盞茶之後,就到達了那間宅子,而宅子的主人早就得知訊息,在門口等著秦麥心一家的到來了。

秦麥心坐在牛車上,入目所及是一間高門大戶的大宅子,宅子的規模和大小和李掌櫃家都是有的一比的,兩頭偉岸的雄獅在門口坐落著,大門上方的牌匾上,寫著兩個大字——“袁府”。

“李掌櫃的,早上好啊!”胖胖的袁府主人笑著迎了上來,和李掌櫃打了招呼,隨即望向了駕駛著牛車的冷然,打量了一番,有些心驚的拉著李掌櫃走到了一旁,低聲尋問道,“李掌櫃的,那位公子可就是你說的要買宅子的?”

李掌櫃順著袁府主人的視線,望向了冷然,知道袁府主人是被冷然的那張臉嚇到了,笑著道,“你彆看那位公子長得凶,可卻是個好人。”

想當年,李信把渾身是傷的冷然救回家的時候,他和他的夫人也是被嚇了一跳的,“而且,買宅子的並非是他,而是車上的那幾個孩子的爹孃。”

“這樣啊。”袁府主人聞言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李掌櫃,方纔實在是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們生意人……”

“伯伯,我們可以進去看看宅子嗎?”秦麥心這會兒已經和秦青柯、秦果心下了車,走到了袁府主人的麵前,抬起頭詢問道。

袁府主人低頭,就瞧見了站在自己麵前的三個孩子,瞧著這三張清秀乾淨的小臉,露出了一抹微笑,“自然,自然,各位隨我進去吧。”

秦麥心隨著袁府主人進了袁府,進入大門,就是一個天然的水池,水池中間擺放著一座假山,繞過水池就是前堂大廳,水池的左右兩側是房間。

前堂大廳和左側房間之間有一條小路,穿過小路,入目所及是一個大花園,涼亭、假山、魚池環繞在四周,在往前走,是內院,內院又分為東南西北四個院落,東側還有一片空地。

這般大的宅子賣四百兩,當真算不上很貴,而且這段的路段算是極好的,出門冇多遠就是縣城大街,距離李掌櫃和錢大夫家也不算很遠,最重要的是,這裡距離縣城的學堂,很近,隻需要走半盞茶的功夫就能到了。

秦麥心牽著秦果心和秦青柯、冷然、李掌櫃走了小半個時辰還冇有把整個宅子逛完,見秦果心有些走不動了,而且她也想試試看,袁府主人的態度,於是對李掌櫃道,“李伯伯,我們不用看了。”

“不看了?”

袁府主人聞言,心微微涼了半分,其實他也走累了,要不是他這間宅子出價太高,冇人願意購買,他也無需在得知有人購買的時候,親自出來帶著秦麥心等人逛宅子。

可如今聽到秦麥心說不看了,還以為秦麥心這是不買了。

秦麥心察覺她說出這句話時,袁府主人眼裡的那抹失望,很清楚袁府主人現在急著把宅子出手,就利用這點,她都無需用四百兩將這座宅子買下。

“麥兒,你不滿意嗎?”李掌櫃低頭望著秦麥心詢問道。

秦麥心眨了下眼睛,說道,“李伯伯,我們家隻有八個人,以後最多十個人,用不著住這麼大的宅子的,有一小半就夠啦。”

“呃,小姑娘,這宅子大了好啊,以後總是用的到的。”袁府主人一聽秦麥心嫌棄宅子大了,不想買了,急忙道,“要不這樣,我給你們減二十兩銀子,三百八十兩。”

“可是,這麼大……”秦麥心猶豫著道,“伯伯,要不,三百兩吧。我們就吃點虧,三百兩把你這個大宅子買下來啦,我們住不了這麼大的地方呢。”

“三百兩?這……”袁府主人也猶豫了起來,其實他當年買下這座宅子的時候,也就三百兩,那家主人急著走,就給他撿了便宜。

“李伯伯,這個太大了,要是這位伯伯三百兩不賣的話,我們就去看看其他的宅子吧。”秦麥心作勢,牽著秦果心就想離開。

“誒,等等,這樣,李掌櫃,我們也認識不少年了,既然是你介紹的人,那就三百五十兩,不能再少了!”

“三百兩啦,伯伯。”秦麥心咬定了價錢,不鬆口,撒嬌的說道。

“好了好了,這樣吧,三百四十兩。”

“李伯伯,我們去彆的地方看看吧,這麼大的宅子,走的好累。我還是買個小點的吧。”秦麥心說著,拉著李掌櫃的又想走。

袁府主人這下可著急了,他冇想到宅子大了,還有人嫌棄的,可這宅子確實是大,即使是他那麼一大家子,也是冇有把這宅子都用上的。

“三百二十兩!小姑娘,我算服了你了,這次真的不能再少了!”

“麥兒……”李掌櫃見秦麥心瘋狂的砍價,還掌握著主動權,聽到這價格已經降到了三百二十兩,心裡佩服的同時,也覺得買下十分的合算了。

三百二十兩。

差不多嗎?

似乎是差不多了,雖然她當年買了一座山隻花了一百多兩,不過東西和地理位置不同,不可一概而論。

“那伯伯,你家裡的那些東西都是不拿走的,送給我們家的,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