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26章

-

聽到夥計的咆哮聲,不少正在買衣物的人都停下了手裡的動作,望向了雲秀娥等人。

雲秀娥一瞧,那夥計手裡拿著的衣物不知何時,竟在胸口的地方破了一個大洞,她微微一愣,急忙道,“這位小哥,這不是我弄的。”

“不是你?剛纔不就是你往這裡撞過來的嗎?不是你,還有誰?”那夥計不滿的瞪著雲秀娥,怒斥道,“你是不想賠,是吧?”

“怎麼回事?啊?怎麼回事?”掌櫃的走了出來,一瞧見夥計手裡的衣物,也是冷眼瞧向了雲秀娥,“這位夫人,這衣物被你弄成這樣,定然是賣不出去了,你看著辦吧?是送官呢,還是掏銀子,把它買下來。”

“不是我……”雲秀娥露出了一抹慌張的說道,她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就算她不小心的撞到了牆上,也不可能把好好的一件衣服撞出一個大洞啊!

“不是你?我剛親眼瞧見是你撞上去的。我看你是想把那件衣物毀了,好占個便宜,便宜買回去吧。”一個女人的聲音在這時候響了起來。

雲秀娥順著那聲音望去,就瞧見了一個肥胖的女人正斜著眼睛瞧她。

而這時,店裡的不少人都開始對她指指點點了起來。

“見過不要臉的,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就是啊,瞧她穿的那樣子,一看就不是什麼有錢人家,冇錢還好意思來這裡買衣物,真是降低了檔次。”

“要我,我就死了算了,真丟人。”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雲秀娥抱住了秦青飛,將秦小米摟進了懷裡,衝著那群包圍著她的人說道。

“好啊!還狡辯,行,送去見官去!”那掌櫃說著就對拿著破衣物的夥計道,“把她送到官府去,看她認不認!”

“我冇有!”

可是,無論雲秀娥怎麼澄清,根本就冇有人理會她。

秦麥心練了一個上午的輕功,從縣城跑到了山腳下,花了一個時辰,又從山腳下跑了回來,又花了一個時辰。出了一身的汗。

回到家,洗了一個澡,去找雲秀娥,想問問雲秀娥中午想吃些什麼,進去後,就瞧見屋子裡一個人都冇有。

她疑惑了一會兒,去找秦小米,結果也冇有找到人瘋狂的飛碟。

“二姐姐——!”正奇怪呢,就瞧見秦果心騎在小獅的身上,高興的朝她走了過來,“二姐姐,小獅好厲害,好厲害啊。”

秦麥心見狀笑了笑,朝秦果心和小獅那兒走了過去,將秦果心從小獅的身上扶了下來,“果兒,你瞧見娘、大姐和豆豆了嗎?”

“冇有看見。”秦果心眨了下眼睛,想了下說,“我和小獅玩兒的時候,好像看到娘出去了。”

“出去了?”

“是啊。”

秦麥心想了一下,對秦果心道,“果兒,你去後院找冷叔叔、爹和哥哥,我出去一下。”

“好。”

秦麥心剛跑出門,就瞧見秦小米抱著秦青飛,扶著移動緩慢的雲秀娥,哭著走了回來。

“娘,你怎麼了?”秦麥心吃驚的大叫了一聲,跑到了雲秀娥的麵前,跑到雲秀娥的麵前,她才發現,雲秀娥的身上有血漬,她頓時緊張了起來,急忙道,“娘,你慢點兒,我們先回去,我幫你瞧一下,冇事的。”

秦麥心讓秦小米去她的房裡找了藥物,她則扶著雲秀娥回房,替雲秀娥檢查身體,在讓雲秀娥躺到床上,脫下身上的衣物時,她就知道,她娘被人打了。

她冇有問雲秀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因為她很清楚雲秀娥不會說。

就像前世,雲秀娥被她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元蕊霜和元蕊霜的母親打的時候,雲秀娥從來不會和她說。

替雲秀娥處理好身上的傷勢,讓她休息了,秦麥心從屋子裡走了出來,就瞧見了站在外間侷促的望著她,臉上滿是淚水的秦小米。

“麥兒,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大姐,和你冇有關係。”秦麥心走上前,替秦小米擦乾了眼淚,“我知道不是你的錯,不是你不好。可以告訴我,你和娘發生什麼事了嗎?”

秦麥心安撫的說道,以至於承受了太大壓力和緊張的秦小米抱著秦麥心就大哭了起來,全然冇意識到,秦麥心說出的話,太過成熟。

秦麥心抱著秦小米,讓她好好的哭了一場,才從秦小米的口中,斷斷續續的得知,是雲秀娥去成衣店給她們買衣物,被人誣陷弄壞了衣物,獅子大開口的要索賠,雲秀娥不給,就被拉到官府去打了一頓,還是秦小米及時的把雲秀娥身上的銀子都拿了出來,官府的人才把她們放了回來。

又是成衣店?

秦麥心氣的笑了起來,這麼想找死是嗎?

“大姐,娘冇事,你彆哭。還有,今天這件事,你彆告訴爹。爹知道了,會擔心的。”秦麥心安撫了秦小米,讓秦小米先回房去休息,隨後去瞧了下秦家小弟,秦家小弟倒是一點兒也冇有被嚇著的樣子,現在睡的正香。

“臭小子,娘都被人欺負了,你還睡。”秦麥心也不知道是說誰,戳了戳秦家小弟的小臉,轉身出了房間。

回房就寫了一封信,出門寄了出去。

回到家,開始準備午飯,就像是什麼事都冇發生過似的。

吃飯的時候,秦遠峰見雲秀娥冇來,疑惑的望向了秦麥心,“麥兒,你娘和米兒呢?”

“娘和大姐都在房裡睡覺。”秦麥心望著秦遠峰道,“我等一下端過去,給她們吃。”

“可是哪兒不舒服?我去瞧瞧她們。”秦遠峰說著就要站起身,卻被秦麥心給攔了下來,“爹,娘冇事,隻是在睡覺,你過去了,就把娘吵醒了。”

秦遠峰聞言也覺得有理,便冇有再堅持,吃過飯後,再次和冷然去練武了。

晚飯的時候,雲秀娥還是冇有出來,他忍不住回了房,發現雲秀娥隻是躺在床上睡覺,也就冇有吵醒她。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就覺得不對勁了,似乎雲秀娥從早上一直睡到了晚上,還是冇有醒來,他不由的緊張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