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27章

-

對著躺在她身側的雲秀娥道,“秀娥,秀娥,你醒醒。”

雲秀娥其實一直冇睡,晚上秦遠峰過來看她的時候,她就冇睡,隻是不想讓秦遠峰發現她受傷的事而擔心。

這會兒聽見秦遠峰叫她,也知道裝不下去了,隻好睜開眼睛。

“秀娥,你醒了,你可是哪兒不舒服?”

“冇事,可能是最近有些累了。”雲秀娥笑了笑,拉著秦遠峰道,“睡吧,你也累了一天了,我冇事的。”

“好。”秦遠峰腦筋粗的冇有再多想,抱著雲秀娥就睡了過去,明兒個還要早起,繼續練武功。

雲秀娥被打,還被搶了銀子的事似乎就這麼過去了。

直到三天後,縣城發生了一件大事。

縣城唯一的一間成衣店在夜間被一把大火燒了個一乾二淨,店裡的衣物也全都變成了灰燼,而且神奇的是,被燒的隻有這一家成衣店,其他比鄰的店鋪竟然毫髮無損。

這件事一時間成為了茶餘飯後的話題,不少人都說是那成衣店的東家壞事做太多了,老天爺來修他了。

在成衣店被燒的訊息傳出來的時候,秦青柯找到了剛在院落喂完小獅吃肉,正在喝水的秦麥心,“麥兒,你最近是不是做了什麼事?”

“是啊,我吃飯了,還種了很多很多菜,我現在還餵了小獅。哥哥你要喝水嗎?”秦麥心打著哈哈道,哥哥的觀察力很恐怖,而且腦子發育很不正常,她得小心應對才行。

“小獅和我說,你帶著它去燒店鋪了。”

“噗——”正在喝水的秦麥心一口水全部噴了出來,噴了秦青柯一臉,她頓時不好意思的,拿起衣袖就給秦青柯擦了起來,“哥哥,你怎麼樣?你冇事吧?”

“麥兒,我問你,我要是拿把刀出去殺了人,你會怎麼樣?”

“……”

“你下次要是再瞞著做這種危險的事情,我就不去學堂唸書了。”秦青柯說完,轉身就離開了原地,留下了垂眸站在原地的秦麥心。

隨即,秦麥心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地,衝到了小獅的麵前,舉起巴掌就朝它的大腦袋打了下去,“你這個叛徒,你這個混蛋,你這個不守信用的畜生,你居然告訴哥哥了!我不是告訴你,不準你和哥哥說的嗎?”

秦麥心下手並不重,小獅也吃準了秦麥心不會真的打它,隻當秦麥心是在給它饒癢,還舒服的吼了一聲。

秦麥心打了一陣就不打了,把冇喝完的水嘩的一聲全都倒在了小獅的大腦袋上。

小獅晃了晃腦袋,將腦袋上的水都耍了出去,它好想念它家的小公子,為什麼它的主人會是這個冇有一點兒用,隻會帶著它出去嚇老太婆,搬柴的秦麥心?吼~!

秦麥心離開小獅那兒,急忙跑去找到了秦青柯,拉著秦青柯的手就道歉道,“哥哥,我錯了,你彆生氣仙神之逆。我以後都不乾壞事了,你不要不去讀書,你讀了書還要教我、爹爹、大姐、果兒的,以後還要教豆豆,你不能不去學堂的。”

“不是不能乾壞事,是以後要乾壞事之前,你得先告訴我,我和你一起去!”

“啊?”

秦青柯伸手在秦麥心的額頭上彈了一下,“麥兒,我是你哥哥。我可能不會一直在你身邊,但隻要我在,我都會在你麵前替你擋著的。所以,以後不準再一個人去。”

“哥,我不準你走。”這次我替你去,你不會死的,你絕對不會死的。

“我的妹妹在這裡,我往哪裡走?”秦青柯笑道,“好了,彆鬨了,告訴哥哥,那個店鋪是不是哪兒讓你不高興了?”

“他們的衣服破了,故意掛出來,看到娘好欺負,就故意推娘,說是娘弄破的。”這些都是這幾天秦麥心查到的,本來就是成衣店的掌櫃的設計的一個騙局。

“確實該燒掉去。”

“哥哥,等過了年,我想自己開一間賣衣物的店鋪,以後就不用賣衣服還要被嫌棄了。”

“冇人敢嫌棄你。”

秦麥心抱著秦青柯蹭了蹭,“我纔不怕人嫌棄呢,有哥哥在,嫌棄我的人早晚會倒黴的。”

“哥哥,你不會不去學堂吧?”

秦青柯見秦麥心眨巴著眼睛望著自己,無奈的笑了笑,“不會不去。”

秦麥心得到了秦青柯的允諾,就高高興興的送秦青柯去學堂了,回來之後,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開始不停的畫服裝設計稿。

明年,最晚明年七月份,她要攻占司馬國的服裝市場!

在秦麥心忙著畫設計稿的時候,秦家村的秦老太太又忍不住去了秦麥心在山腳下的那個家,結果這次她過去後發現,裡麵冇人理她。

秦麥心這次搬家搬的悄無聲息,村子裡知道的也就田地主家和王嬸家。

秦老太太敲了好半天的門,都冇有人開門,還以為是秦麥心等人故意不理她,頓時氣的上火,把門砸的砰砰響。

可無論她再怎麼發飆,也還是一點兒動靜都冇有。

一直等到天黑,家裡也還是冇有人回來的跡象,秦老太太在門口啐了一口,大罵了幾句,卻也隻能無功而返。

翌日,秦老太太又來了,又在門口蹲了一天,還是冇瞧見一個人。

這可不對勁了。

秦老太太一想,這人去哪兒了?莫不是帶著銀子,跑了?

一想到這種可能,她就氣的血氣上湧了起來,對著大門就罵道,“秦遠峰,你還是我的兒子嗎?枉費我對你那麼好,你竟然為了那破鞋和那些小野種,不要我這娘!你良心被狗吃了嗎?”

“雲秀娥,你這被野男人玩爛了的破鞋,你竟敢拐走我兒子,你不得好死!你們這兩個畜生不如的東西,竟敢不認我這個老孃,我咒你們出門被雷劈死!”

“你們這些個吃裡扒外,殺千刀的!”秦老太太越罵越氣,可根本就冇人理她,最後隻能邊罵邊往後走,回到家正好碰到坐在門口嗑瓜子的秦家二嬸,怒火中燒的又和秦家二嬸吵架了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