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31章

-

“成家嫂子,你先彆哭,我家麥兒懂些醫術,我現在就去找她來給你家月兒瞧瞧。”雲秀娥說著就想牽著秦青柯出去。

秦青柯隻是對雲秀娥搖了搖頭,望著坐在地上哭的好生淒慘的成月道,“娘,是我‘不小心’把這位姐姐給推倒了,我留在這兒,你去找麥兒吧。”

“如此也好。”雲秀娥雖然不喜成氏,可站在同樣身為孃的角度,她還是明白成氏對成月的擔心的,說完,就跑了出去。

雲秀娥走後,秦青柯隻是冷冷的瞧見那還跌坐在地上的成月,成月被秦青柯眼底的冰冷刺了一下,哭的聲音也漸漸的小了下來。

她剛纔其實並冇有事,是看到了她孃的眼色才叫的這般淒慘的,這是她們母女經常玩的把戲了,以前在街上就騙到過不少銀錢。

“娘……”成月被秦青柯的眼神瞧的如芒在背,輕輕的拉了拉成氏,要是讓秦青柯對她的印象不好,那就糟糕了,這樣的人家,若是能嫁進來,那就是一輩子的富貴。

成氏被成月拉著,再瞧成月偷偷瞧秦青柯的眼神,心裡明白了幾分,雖然這也是個小野種,但是有錢啊。

想當年,雲秀娥家是多少有錢,她當年死皮賴臉的就占到過不少好處,如今雲秀娥回來了,她的好日子豈不是又回來了,若是能抓住雲秀娥的兒子,這可比占那些小便宜,劃算的了不知多少倍呢。

兩母女眼神交彙了一番,心裡都打定了主意,要將秦青柯抓在手裡。

“哥哥。”就在這時,秦麥心的聲音從她們的身後傳了過來。

“麥兒。”秦青柯眼底的寒意,在見到秦麥心的那一瞬間就化為了輕柔,臉上也露出了一抹淺笑。

“哥哥,她們怎麼了?娘說,有人摔倒了,把腰給摔斷了。”

秦麥心說著,視線已經轉移到了成月的身上,而成月的視線還在秦青柯的身上,就像是狗皮膏藥似的黏在秦青柯的臉上,撕都撕不下來。

秦麥心瞧見成月那眼神,就蹙起了秀眉,這人就像是要把她哥哥吞了似的,還真是討厭。

“麥兒妹妹,我冇事,隻是剛纔不小心摔著了。”成月可不想讓秦青柯討厭,自己就從地上爬了起來,望著秦麥心笑道,雖然她不喜歡秦麥心,但秦麥心是秦青柯的妹妹,那最基本的討好,還是要做到的。

“是啊,那個麥兒,是吧?我們家月兒冇事。”成氏在想通了成月的暗示後,對著秦麥心更是熱情了起來。

“既然冇事,那我就先送嬸嬸和妹妹回去吧,免得等會兒再出什麼事兒。”秦麥心淡淡的掃了還賴在她家的兩人一眼道。

成氏和成月都不想走,可眼看秦麥心和秦青柯謝客的意思十足,加上雲秀娥這時也走了進來,見她們冇事,心裡鬆了口氣,笑道,“月兒,我們家麥兒的醫術可是很好的,你回去以後要是有個病痛的,隻管來找我們家麥兒,無須客氣。”

一家人都在客氣的趕她們回去,她們再不要臉,也不好再留下來,隻好和雲秀娥告了彆,回了家。

秦麥心見兩人走了,抱著雲秀娥,直截了當的說道,“娘,她們是什麼人啊?我不喜歡她們。”

雲秀娥聞言摸著秦麥心的頭髮,笑著道,“麥兒,人這一輩子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總會遇到很多不喜歡的人、不喜歡的事,對待這些無關緊要的人或事,我們要學會無視,而不是因其影響了自己的心情和生活。你現在還小,等你長大了,你就明白了。”

“娘,我知道了。”秦麥心抱著雲秀娥,在她懷裡蹭了蹭,她也就是在雲秀娥的麵前會抱怨一下,而對待那些人,她似乎做得比雲秀娥絕的多了。

“對了,麥兒,剛纔柯兒找你有事呢。”

“嗯?”秦麥心聞言,從雲秀娥的懷裡爬了起來,回頭望向了秦青柯,“哥哥,你找我什麼事?”

“冷叔叔說,我們學武也學了將近兩年的時間了,想教我們如何使用一些兵器。他還說,有東西要送給我們。”

“真的嗎?”秦麥心聞言,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起來,她這兩年時間,一直在練習輕功,她的目的是,打不過就跑。

她畢竟是女子,在體力上和男子存在很大區彆,若是能挑到順手的兵器,比起在戰場上用銀針會方便許多。

秦青柯見秦麥心高興,也笑了起來,“自然是真的。”

“娘,娘,那我先過去了。”秦麥心回頭對著雲秀娥說了聲,就拉著秦青柯朝後院跑了去。

等兩兄妹到達練武的場地時,冷然和秦遠峰已經站在那兒開始訓練了,秦遠峰的手裡拿著一把戟,那把戟和他的人差不多高,戟上的刀看起來更是鋒利無比,隨著秦遠峰在冷然的指導下,將戟擲出,射入後院的牆上,五十米外的牆上頓時被射出了一個大洞,戢咱牆上震動了好一會兒,慢慢的靜止了下來。

秦麥心瞧著眼前的一幕,心裡一陣激動,戟是矛和戈或者是槍和刀的合體,它的殺傷力很強,既可以像矛一樣刺擊,也可以像戈和刀一樣鉤,揮和劈砍,就這力度和速度,還不是一戟一個,她爹的武功什麼時候達到這種水平的,她怎麼不知道呢?

不過,就一把戟,長度太長,殺人之後,再拔回來,似乎有些不方便。

“爹,冷叔叔。”秦麥心朝著那邊的兩人叫了聲,跑了過去。

“麥兒,柯兒,你們來了。”秦遠峰將戟從牆上拔了出來,看著兩個孩子打了聲招呼,臉上還帶著一抹笑意,似乎是對手裡的東西很滿意。

“是啊。”秦麥心回著就走到了冷然的麵前,“冷叔叔,哥哥說,你要教我們練兵器呢。”

“嗯,你和柯兒自己到那個屋裡,挑選一樣。”冷然的視線移向了後院空地不遠處的一間木頭房子。

那裡,秦麥心還從未進去過,聽到冷然說裡麵有兵器,拉著秦青柯就跑了過去,“哥哥,快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