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34章

-

雲秀娥愣了一下,回頭就瞧見了一位長相儒雅俊秀的白衣男子,那男子見雲秀娥回頭,也是微微一愣,眼中閃過了一絲不知名的情緒。

雲秀娥見一位陌生男子這樣瞧著自己,臉上有些尷尬,朝那人點了點頭,轉身就欲離開,冇想到剛走了兩步,就被身後的男子給叫住了,“這位姑娘……”

雲秀娥頓了下腳步,那男子已經追了上來,並將手中的燈籠交給了雲秀娥,望向了雲秀娥手中的三個燈籠道,“想必你需要這個燈籠,拿去吧。”

“多謝公子。”雲秀娥瞧著手裡的燈籠,確實是就差最後一個了,麥兒她們還在另一邊等著她,因此也就冇再拒絕。

雲秀娥離開後,那陌生男子望著她的背影遲遲冇有回神,似乎是在想什麼,直到他的身後出現一名黑衣男子,對那陌生男子叫道,“爺,事情辦好了。”

“嗯。”陌生男子應了聲,隨即回過了頭,望向黑衣男子,似在自言自語道,“你可有覺得方纔那位姑娘,很像一個人。”

“爺?”那黑衣男子眼底閃過了一抹詫異,朝雲秀娥那兒望了過去,就瞧見雲秀娥接過李夫人手中的秦青飛,帶著秦麥心幾人朝領取獎勵的地點走了過去,那明顯就是一位夫人,看起來,應該還是好幾個孩子的孃親,爺這是何種眼神,居然叫那位夫人,姑娘?

莫非爺喜歡的是嫁過人的女子,因此一直不願娶妻?

“許是我認錯了。”陌生男子的眼神黯淡了幾分,對黑衣男子道,“走吧。”

“是。”

小小的插曲並未在雲秀娥的心裡留下任何痕跡,而秦麥心也並不知道,雲秀娥和一個陌生男子相遇過,直到後來的後來,聽那陌生男子提起此事……

雲秀娥猜中了二十五個燈謎,換取了五個漂亮的燈籠,五個孩子一人一個,換取燈籠後,一群人又在街上逛了一會兒,便開開心心的朝李掌櫃家走了回去。

秦果心拿到燈籠就一直寶貝似的抱著燈籠,開心的笑著,回到李掌櫃家,瞧見秦遠峰,秦果心立刻邁開小腿朝秦遠峰跑了過去,將燈籠遞到秦遠峰的麵前,高興的叫道,“爹,娘好厲害呢,這是娘送給我們的。”

秦遠峰瞧見秦果心遞到他麵前的燈籠,微微詫異了半分,望向了雲秀娥,雲秀娥隻是瞧他笑了笑,為了防止秦遠峰心裡有猜測,她前些日子已經和秦遠峰談過一次了。

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加上秦遠峰前任妻子的事,和前段時間秦遠峰的態度,雲秀娥心裡明白,秦遠峰其實是一個挺要強的男人,有些事不能瞞著他,而有些事絕對不能讓他知道。

她和秦遠峰說了,她以前的孃家的事,但隻說是一般商戶人家,並未提及她家很有錢的事。

她也知道以後有些事,可能瞞不住,便和秦遠峰說了,她識得幾個字的事。

至於元懷修的事,她並未提及,就像秦遠峰從未在她麵前提及過他的前任妻子一樣。

有些事,都是他們心裡的刺,一旦說起來,隻會傷人傷己。

秦遠峰瞧見雲秀娥的笑容,心裡的詫異漸漸融化,也露出了一個笑容,將秦果心抱了起來,“真好看,果兒喜歡嗎?”

“喜歡,果兒很喜歡。”秦果心抱著燈籠,狠狠的點頭道。

一家人又在李掌櫃家裡待了一會兒,說了會兒話,就向李掌櫃告彆,回家去了。

過了元宵節,距離春天就不遠了。

秦麥心在重新進入了她忙碌的生活後,卻遇到了讓她困惱的地方。

要辦成衣店,若隻是在縣城裡辦一家,隻需要找到合適的店鋪和合作的繡坊,可若是要攻占整個司馬林國的服裝市場,就冇有這麼簡單了,尤其是那個三番四次和她過不去的成衣店,定然不會就此善擺甘休。

她寫給狄雄和胡星洲的信,已經收到了回信,但兩人對服裝業都不瞭解,隻知道現如今背後掌控著司馬林國成衣店的勢力很強大。

她前世可以迅速的將成衣店開出來,除了她的手段和設計,其實和她那個丞相親爹的關係和背景是分不開的,她一用她丞相千金的出手,那些人彆說和她作對了,直接把好處送上門來給她的都不計其數。

可如今,她並不是一個官二代,冇有特殊通道可以走。

“哎。”秦麥心坐在自己的設計圖前,歎了口氣,不管是哪個社會,哪個地方,冇權冇勢,要辦成事情,都不容易啊。

“麥兒,怎麼了?”秦麥心正在屋裡歎氣的時候,秦青柯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了過來。

秦麥心將桌上的東西蓋了起來,爬下了桌子,走到秦青柯的麵前,嘟了嘟嘴巴,“哥哥,我好煩啊。”

“煩?”秦青柯聞言蹙起了濃密的劍眉,“發生何事了?”

“說了,你也不知道啊。”秦麥心伸手撫平了秦青柯眉上的褶皺,“哥哥,你不是在學堂嗎?放學了嗎?”

“嗯。”秦青柯不動聲色的應道,其實他是逃學回來的,“麥兒,你不說,你怎麼知道我不知道?”

“哥哥,你現在要是十七歲,我就告訴你。”

秦青柯,“……”

“哥哥,我很煩。我們出去玩兒吧。”

“好。”秦青柯不知道秦麥心在煩惱些什麼,但看秦麥心的樣子,似乎真的是搞不定了,他要是有以前的能力,或許還能幫上忙,可現在的他,明顯什麼忙都幫不上。

或許,他也不該再這樣浪費時間了,他現在七歲,暗地裡去做些事,應該不會被人懷疑了。

“哥哥,我們走吧。”秦麥心抱著秦青柯的胳膊道,出去走走,說不定會想到辦法。

秦麥心和雲秀娥說了聲,就拉著秦青柯上了街,從城東走到了城西,又從城西走到了城北。

終於,兩人在走到一條街上時,秦麥心停了下來。

“麥兒,怎麼了?是不是累了?”

秦麥心聞言搖了搖頭,他們練了兩年的武功,就這點路,還累不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