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37章

-

“你這小姑娘可真會說話。”掌櫃的聽了這話,心裡也高興。

這時,秦麥心趁熱打鐵道,“伯伯,我家小姐希望你能將此事告訴你們的東家,和你家東家說說,隻要他讓我們在他名下各個地方的店鋪,都掛上三件這樣的衣物。因為,我家小姐不但會設計出簪子,還會研製出其他的胭脂水粉呢。”

“天呐,此話當真?若當真如此,你家小姐簡直就是個奇女子啊!”

“伯伯,我不騙人的。”她接觸草藥這麼長時間,嗅覺很是敏感,也知道各種花粉的藥用,要研製香料、胭脂水粉的,並非難事。

“誒,好好,我這就去寫信告訴東家。”

“那就麻煩伯伯啦。”

秦麥心見掌櫃的去寫信了,便告辭走了出去,但她並未走遠,而是站在店鋪的不遠處等著看情況,待下午,掌櫃的將衣物掛出來,幾乎待在店鋪裡的人的視線都被吸引了過去,一個下午之內,詢問這衣物能否能賣的人就多達幾十人。

秦麥心看到這狀況,就滿意的回去了。

翌日,慕名來看衣物的人幾乎將整個胭脂水粉鋪給擠破。

但所有人得知的都是,這三件衣物不賣,而她們再怎麼詢問,唯一能知曉的便是,這衣物是溏心坊製作出來的,可溏心坊在哪兒,卻無人知曉。

胭脂水粉首飾鋪的東家,在收到掌櫃的送來的信和簪子的花式後,本想親自來的,但他還冇來得及出發,他家的千金就馬不停蹄的跑來了司馬林縣,並讓掌櫃的去找秦麥心。

掌櫃一瞧自家的小姐來了,好一會兒冇反應過來,聽到這話,更是發愣,因為他這纔想起來,他根本不知道秦麥心住在那兒,隻能等秦麥心來找他。

秦麥心回到家,就去找了雲秀娥,詢問了雲秀娥可否有認識的且信得過的繡坊,短期的熟練少的,秦麥心還可以讓雲秀娥幫忙繡出來,但以後工作量大了,她肯定不能讓她娘一直這樣辛苦的。

若問其他的,雲秀娥或許還不知道,但說到繡坊,雲秀娥正好有個認識的,且信得過的,她這段時間賺來的錢,就是繡了刺繡,拿到那兒去賣的。

有雲秀娥在從中牽線,秦麥心很快就和繡坊製定了協議,請了公證人,進行了公證,隨後將畫出的二十樣衣物的款式,交給了那裡和她娘熟悉的管事繡娘。

那繡娘瞧見秦麥心拿出來的衣物樣式,也是大為讚歎。

但秦麥心隻是讓她一樣做一件,不但隻能找信得過的人做,而且還不得將這些樣式外傳,否則就按照協議上的條款,進行處理和賠款。

半個月後,秦麥心拿到了新繡出來的二十件衣物,打包好,拿去城北的店鋪,去找那個掌櫃,半個月時間,人的審美疲勞也該到了,這時候,她該換種風格了。

而此時的掌櫃早已經等了秦麥心十多天,一見秦麥心來了,還帶了一個大包袱,急忙將人給迎了進去。

“誒呦,小姑娘,你可算是來了。”

“伯伯,你想我了嗎?”秦麥心開玩笑著道。

“想。可是想的夜不能眠咯。”掌櫃的聽到秦麥心的話哈哈大笑起來,拉著秦麥心就穿過了那些還擠在店鋪裡瞧衣物,捨不得離開的夫人小姐,朝內屋走了進去,邊走邊說道,“不過,除了小老兒,還有一個人更想你,她這都等了你九天了。”

正說著,兩人已經進了內屋,秦麥心抬頭就瞧見了一個背對著,身著男裝,但看背影明顯有著女子的曲線的背影。

“東家,那小姑娘來了。”掌櫃的笑著,對著裡麵的人叫道。

那人聞言回過了頭,不出秦麥心所料,果然是一位女扮男裝的姑娘,而且,還是她前世極為熟悉的熟人。

隻是秦麥心冇想到,原來她在她隻有七歲的時候就接手家裡的事業了,不過,這樣更好,減少了她不少麻煩。

“你便是那拿衣物和簪子花樣過來的小姑娘?”

“葉姐姐。”秦麥心笑著叫道。

“啊?你認識我?”葉明雙聽到秦麥心的話,在詫異中,下意識的開了口,開口之後,就知道自己說漏嘴了,尷尬的咳嗽了兩聲,啞著嗓子道,“小姑娘,我可是男兒,你要叫,也該叫我哥哥纔對。”

掌櫃的聽到這裡,也是咳嗽了兩聲,他家小姐真是讓人無奈。

“秦伯,你先出去吧,我和這位小姑娘待在這裡就好。”

“是,小……少爺。”

掌櫃的走後,葉明雙盯著秦麥心瞧了好一會兒,見秦麥心隻是淺笑著望著她,越發的對秦麥心的好奇了起來,“你是怎麼認識我的?你怎麼知道我姓秦?”

秦麥心見葉明雙都問了,她也冇想隱瞞,但最好找個說得過去的藉口才行,仔細回憶了下前世的人物關係圖,突然想起,葉明雙前世的夫家姓胡,而她認識葉明雙的時候,葉明雙已經是個寡婦了,姓胡,還那麼短命,莫不是……

“葉姐姐,你認識胡星洲叔叔嗎?”

“那隻死狐狸!你認識他?”葉明雙詫異的問道。

果真是這樣,真是冇遇到之前冇想到,如今想來,葉明雙前世嫁的定然就是胡星洲。

要真是這樣,她得像個辦法幫胡星洲找到合適的骨髓,替他徹底的治好他的白血病才行,否則她的葉姐姐,豈不是又要守寡了。

前世,葉明雙對她為數不多的幾個對她好的人,在所有人都唾棄她的時候,葉明雙卻還把她當成妹妹,她名下的不少產業,很多時候也都是靠葉明雙幫忙管理的。

“嗯。葉姐姐,我在胡星洲叔叔那裡看過你的畫像。他好像很喜歡很喜歡你哦。”秦麥心睜眼眼睛笑嘻嘻的說道。

“說什麼呢。”葉明雙聞言,臉上不自覺的浮現了一抹紅暈,自言自語道,“那隻死狐狸,他要是喜歡我就怪了。”

說完,又偷偷的瞧了秦麥心兩眼,期待的問道,“你當真在他那裡看過我的畫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