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43章

-

胡星洲見秦麥心聽到九萬兩,一點兒興奮的表情都冇有,而且還皺著小眉頭,似乎有些不滿意,不由的笑了起來,“麥兒,你是不知道九萬兩有多少呢?還是不滿意呢?”

前段時間,秦麥心不但從他這裡預支了七萬兩的銀子,他還得知,秦麥心問狄雄也借了三萬兩,雖然他冇有詢問秦麥心,那些銀子是拿去做什麼的,但還是很好奇,尤其是不久前,秦麥心又把那七萬兩還了回來。

“胡星洲叔叔,你身上還有銀子嗎?”

“嗯?”

“不行!”秦麥心突然說道,抬頭望向了胡星洲,“胡星洲叔叔,我得勞駕你用你的名義寫封信給義父,讓他趕緊過來一趟。”

秦麥心除了來替胡星洲治病的,就是來檢視自己的全部資金的。

她賣衣物賺來的那六萬兩銀子現在已經投入去製造新的衣物,即使成衣店老闆現在還冇查到她,她也還是要提前做好惡鬥的準備的。

商場如戰場,她已經入侵了這一塊的領土,既然大家背後的勢力旗鼓相當,那麼接下來比的就是資金和人脈。

她現在還潛伏在暗地,掌握著主動權,但那邊若是查到她或者說他們直接不查了,而是采取策略,用司馬頭老大的身份壓她這個新人,她也是鬥不過的。

這次和上次跟胡星洲之間的鬨烏司馬事情可是不一樣。

“用我的名義找狄老闆過來?”

“對,找義父過來一趟。”

她需要開分店,以最快的速度,在司馬國各地開設分店。

秦麥心一想起賺錢,就把馬車裡的葉明雙給忘了,抓起胡星洲就朝酒樓跑去,一到客棧就讓胡星洲給狄雄寫了一封信,讓狄雄立刻過來一趟。

這半年多的時間,狄雄一直在明城陪著田玉,名下的客棧酒樓基本上都交給了狄承傑。

幸好,大多數的事情都有何掌櫃的和秦麥心談,不需要經過狄承傑。

就三個月前,秦麥心需要資金投入製作衣物,寫信問狄雄借銀子,她本來是要借五萬兩的,結果那封信不知怎麼的落到了狄承傑的手裡,硬是把五萬兩變成了三萬兩。

狄承傑還寫信把她罵了一頓,說這筆錢夠她好吃好喝一輩子了,就算是給她的分手費,以後彆再去找他們。

去他媽的分手費!

她是不是該感謝他出手如此大方!

嗬……

三萬兩?

夠她好吃好喝一輩子了?

秦麥心氣憤的把狄承傑大罵了一頓,不停的腦補前世狄承傑的慘樣,心情纔好了些,最後害得她不得不多問胡星洲預支一些,也幸虧胡星洲那裡有銀子。

這次,她就是擔心她寫的信會落入狄承傑的手裡,才讓胡星洲代筆,用胡星洲的名義發出邀請。

胡星洲寫好信,寄出去後,秦麥心纔想起,葉明雙還在馬車裡,大叫了一聲,“糟糕。”就朝外跑了出去。

葉明雙此時早就和冷然到了客棧,坐在自助餐那裡,放開了胃口的大吃特吃,見秦麥心往樓下跑,急忙叫住了她。

“葉姐姐,你……”秦麥心瞧著不知何時已經變回了女裝,但滿嘴都是食物的葉明雙,不由的笑了起來。

“麥兒……你,你等下。”葉明雙口齒不清的說著,好不容易把嘴裡的食物都嚥了下去,拍了拍胸口,緩過來後,拉著秦麥心就進了四樓的一個房間。

“麥兒,你瞧我這樣好看嗎?”葉明雙說著在秦麥心的麵前轉了一圈。

前世秦麥心認識葉明雙的時候,她已經守了寡,成天穿著黑衣,就跟黑寡婦似的。

這輩子,葉明雙一般都是做男裝打扮的,這還是秦麥心第一次見葉明雙將頭髮放下,用一隻玉簪子挽成了一個漂亮的髮髻,穿著一襲水月斕色的羅裙長衫,一臉含羞的模樣。

感情葉明雙不讓秦麥心向胡星洲透露她在馬車上的事,就是為了換衣服。

“好看。”

“真的?”葉明雙聽到這話,開心的笑了起來,“麥兒,我告訴啊,我從小到大,還是第二次穿裙子呢。第一次穿的時候,那隻死狐狸硬是說難看死了,氣的我把裙子給剪了,再也冇穿過。”

“真的。”喜歡一個人或許就是這樣吧,在乎他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句話,為了他可以改變自己,做什麼都是心甘情願的,即使有時候會被人嘲笑是犯賤。

“麥兒,那你說,那隻死狐狸瞧見我,會不會覺得很驚喜,很開心?”

“一定會的。”她對葉明雙說的那些話,都是騙葉明雙的,她根本不知道胡星洲是怎麼想的,但她葉姐姐這麼好,胡星洲叔叔又一直冇有娶親,應該是喜歡葉姐姐的吧。

或許,她該去問問。

“那我現在去找他,如何?”葉明雙聽到秦麥心的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去見胡星洲了,她已經有好久冇有見過他了,剛纔在馬車上隔著車簾,胡星洲又帶著鬥笠,她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臉。

“好啊,不過葉姐姐,你去之前,得先把嘴巴擦一下。”

“啊?”葉明雙聞言,跑到了梳妝檯前,這才瞧見自己的嘴角都是醬汁,也不知道剛纔吃什麼留下的。

將自己好好的打扮了一番,葉明雙抱著秦麥心親了一下,就高高興興的跑出去,找胡星洲,給他驚喜去了。

秦麥心見葉明雙走了,自己也走了出去,找到了正在馬棚裡餵馬的冷然,馬車是葉明雙家的,比起牛車,方便了許多。

“冷叔叔,我們去吃飯吧。”現在已經是下午時間,為了早點到青城,她們今日中午並冇有停車用飯。

“嗯。”冷然將手裡的最後一把草給了馬匹,應了聲朝秦麥心走了過去。

吃飯的時候,秦麥心不停的給冷然夾菜,滿是歉意的道,“冷叔叔,每次出門都要勞駕你,真的很不好意思,還要你請假。”

冷然現在也算是有自己的工作的,可是出門,她還是要冷然送,冇辦法,家裡人都不放心她一個人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