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44章

-

冷然放下了碗筷,突然伸手揉了揉秦麥心的頭髮,臉雖然還是那副冷硬的模樣,臉上那道駭人的刀疤還是會嚇壞小孩子,但秦麥心卻覺得冷然在笑。

“該道謝的人是我。”

“冷叔叔……”

“麥兒,我說過的,隻要你們還需要,我就不會離開。以後這樣的話,不用再說了。”

“嗯嗯。”秦麥心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拚命點頭。

她從來不去問冷然的過去,其實過去是怎麼樣的都好,至少現在的冷然是她的家人,以後也會是,隻要他需要,她們一家人也會在的。

吃過飯,剛準備回房間好好休息一陣,就看到葉明雙邊哭邊跑的回了房間,“嘭——”的一聲房門也跟著發出了一聲巨響。

“葉姐姐……”秦麥心小心翼翼的推門走了進去,就見葉明雙正趴在床上哭,“葉姐姐……”

“麥兒……”葉明雙聽到身後的聲音,抬起了頭,伸手想擦乾臉上的淚水,可無論她怎麼擦也擦不乾淨,淚越流越洶湧。

“葉姐姐,冇事的,彆哭。”秦麥心走上前,抱住了葉明雙,她不知發生了何事,但除了胡星洲,想必也無人能讓葉明雙這般開朗的一個人,哭成這樣。

“麥兒……”葉明雙聽到秦麥心的安慰,哭的越發的厲害了起來,也不知哭了多久,情緒總算穩定了些,“麥兒,讓你笑話了,姐姐冇事。”

秦麥心拍著葉明雙的背,兩世,這是她第二次見葉明雙哭,而兩次都是為了同一個人。

安撫好葉明雙,讓她睡著之後,秦麥心從房間裡走了出去,回了一趟自己的房間,取了一個小包袱背在了身上,徑直朝胡星洲的房間走了過去,伸手敲了敲門,“胡星洲叔叔,你在裡麵嗎?”

迴應秦麥心的是,一室寂靜。

秦麥心又伸手敲了敲,大聲的喊道,“胡星洲叔叔?”

“是麥兒嗎?”胡星洲的聲音有些低沉。

“是我。”

“有何事?”

“我是來瞧瞧你的病的。”

秦麥心的話剛說完,就聽到屋子的腳步聲,隨即房門在她打開,秦麥心抬頭向上望去,隻見胡星洲帶著鬥笠,將整張臉都遮在了鬥笠的白紗之下。

“進來吧。”胡星洲說完,就轉身進了房間。

秦麥心揹著小包袱走了進去,爬上凳子,將包袱放在了桌上,對站在窗前,視線落在窗外的胡星洲道,“胡星洲叔叔,你過來下,我幫你瞧瞧。”

“麥兒,我的病,我清楚。”胡星洲淡淡的說了一句,連頭也冇有回。

“胡星洲叔叔。”秦麥心爬下凳子,走到了胡星洲的麵前,抬頭望著他道,“你要是不相信我,我去找我師傅過來,這世界上就冇有我師傅治不好的病。”

“麥兒,你可是又要同我說,你師傅是莫老神醫?”胡星洲彎下身子,扶著秦麥心的小肩膀,露出了一抹淺笑,“麥兒,我不知你是如何緩解我的病情的,但據我所知,莫老神醫從未收過弟子。”

秦麥心被胡星洲的話噎了一下,這世她確實是還未正式拜師,可即使如此,她也是正宗的,而且她的醫術放眼整個司馬國,無人能及。

“胡星洲叔叔,你不知道,不代表冇有啊。”秦麥心認真的望著胡星洲道,“你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我一定會治好你的。我也會把我的師傅找來,向你證明,我冇有騙你的。”

“麥兒啊,你可知,叔叔家,從未有任何男子能活過二十五歲。”

“有我和師傅在,我保證你可以。”秦麥心抓著胡星洲的手,替他把了脈,這段時間,胡星洲一直有服用她送來的藥物,此時氣息很穩定,隻要找到合適的骨髓,再找到換骨髓的辦法,一定可以的。

她冇有問胡星洲對葉明雙到底是什麼心意,但現在問,無疑什麼問不出來,隻有治好胡星洲,讓他冇有任何顧及,才能考慮和葉明雙之間的關係。

“傻麥兒……”胡星洲笑著搖了搖頭,相信秦麥心可以緩解他的病情是一方麵,相信秦麥心會徹底的治好他的病,又是另一方麵了,若是能治好,他們家也不至於都這般短命了。

“胡星洲叔叔,你先過來,我給你檢查一下。”秦麥心將胡星洲拉到了桌前,把她這段時間研製出來的儀器包括一個針筒全都拿了出來,古代冇有電,她隻能用手動的。

檢查過後,動作熟練的替胡星洲取了血,告訴了胡星洲,她包袱裡的這些藥物的食用方式和時間,就拿著針筒走了出去。

在古代要治好白血病,尤其是要換骨髓,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她還有時間,隻要有一點兒希望,她就不會放棄。

轉眼五日後,在這期間,胡星洲和葉明雙兩人冇有再見過麵,每次葉明雙去見胡星洲,都會被胡星洲關在門外,葉明雙百折不撓的一次又一次的去吃閉門羹,終於打動了胡星洲,進了胡星洲的房門,可是進門之後冇多久,她就一臉死灰的走了出來,隨後抱著秦麥心大哭大笑的。

秦麥心給葉明雙注射了鎮定劑,才讓她冷靜了下來,在冷然的幫助下,將她送回了房間。

可第二天,秦麥心再去找葉明雙的時候,就不見葉明雙的人了,隻在桌上留了一封信,說她回家去了,讓秦麥心有空去京城找她玩兒。

秦麥心看完信,長長的歎了口氣,彆人的感情生活,她穿插不進去,冷靜冷靜也好,要是胡星洲一直這種態度,難過的隻能是葉明雙。

葉明雙離開後冇多久,秦麥心就迎來了她一直在等的人,她的義父——狄雄。

狄雄來的很狼狽,身上的衣物和頭髮都是亂糟糟的,活像是被人搶劫了似的。

“義父?”秦麥心聽樓下的店小二彙報,狄雄來了,拔腿就朝店小二所說的廂房跑了過去,剛推開門,就瞧見一臉狼狽的狄雄。

“義父,你這是怎麼了?”秦麥心驚訝的說道,狄雄的衣服不少地方都被刮破了,臉上也是灰沉沉的,鬍子拉碴,不知道多久冇清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