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46章

-

司馬國壟斷式的商業貿易方式,是當今皇帝的傑作,據說這是方便皇帝他老人家,征收錢財稅負和掌控國家經濟。

他隻圖自己方便,也不想想,壟斷這種東西,會引起百姓多大的苦悶,畢竟一種東西隻有到固定的一家買,你要買那東西,還不是老闆說多少錢,就得給多少錢。

也就因為如此,秦麥心要攻占這個領域,不能依靠狄雄或是胡星洲亦或是葉明雙,畢竟她想要取代誰成為一個領域的司馬頭老大,最終還得取得皇帝他老人家的同意。

她現在賣衣物不過是鑽了個空子,利用葉明雙家的產業和服裝產業的依互性。

那個老皇帝,秦麥心想到他,就覺得頭疼。

“胡星洲叔叔,你的身體不適合亂跑啦,義父,這兒你肯定不能待很久,對不對?”秦麥心說著眼睛在狄雄和胡星洲之間轉了一圈,笑著道,“既然這個樣子,胡星洲叔叔,你就留在這裡,把你準備好的東西交給義父吧。義父,剛纔胡星洲叔叔說的四個地方,我們一起去看看吧,這樣義母就不知道你在哪裡啦。”

“如此也好。”狄雄聞言大笑道,“那麥兒,你就陪義父到處玩一趟吧?”

“誒,你們兩父女倒是自說自話起來了。”胡星洲聞言,合起摺扇在秦麥心的小腦袋上敲了一下,“麥兒,這裡已經穩定了,我隨你們一同去,那邊的人,可是隻認我的!”

“既然胡星洲叔叔這麼想去。”秦麥心說著望向狄雄,笑嘻嘻的道,“那麼義父,我們就勉強多帶一個人吧。”

“你這鬼靈精怪的小丫頭,你這是嫌棄我呢!”

“義父,我什麼都冇有說洪荒殿。”

“哈哈哈。”

商議完畢,秦麥心去和冷然說了一聲,讓冷然先回家,告訴家裡人,她和狄雄胡星洲去玩兒了,冷然見胡星洲和狄雄都在,確定秦麥心不會有危險,也就離開了。

在出發去開設分店的地方前,她去找了百事通,將百事通帶上馬車,隨她一起去其他的城鎮,讓百事通留在一個地方,是在抹滅他的才能,百事通這種人在黑道中被稱為草鞋,依靠他的交際能力,可以擴展無數人脈。

秦麥心這一年來花在百事通身上的錢,全都被百事通拿去打通人脈了,可以說,現在青城黑道,隻要秦麥心一句話,能為她所用,還值得信任的,就夠彆人喝一壺的了。

他們的第一站去的是明城,秦麥心的易容術在此時就派上了用場,四個人易了容,即使是秦麥心的親孃站在她的麵前,都不一定認得出來。

一到明城,就瞧見城門口的守衛嚴了不少,路上還時不時的有士兵在走動似乎是在尋找什麼人。

秦麥心一瞧就知道,那些人肯定在找狄雄,四個人光明正大的走了進去,而且在一個月內將分店開設了出來。

待田玉和狄承傑得知此事,趕回來時,他們一行人已經出了明城,朝若城走了去。

若城的分店比起明城的更快,隻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接下來的繁城亦是如此。

三個分店一開設出來,就是客似雲來,日日爆滿,甚至將狄雄名下的那些酒樓客棧的生意都搶了過來,反正狄雄不在意,可狄承傑就差點兒被氣瘋了。

就在三個分店開設出來,他們準備去京城開設最後一個分店時,秦麥心收到了她家寄來的信,現在幾乎五分之一的司馬國的乞丐都是她的人,想收封信,很簡單。

信是雲秀娥寫來的,說是衣物已經做好,就等秦麥心回來,確定衣物的質量,再拿出去販賣。

衣物做好了,近三個月的時間,三家分店也開設了出來,收入比起青城的隻多不少。

而這段時間,秦麥心除了忙著分店的事,總算是找到了替胡星洲換骨髓的辦法,隻要找到和胡星洲相配的骨髓,就可以給胡星洲換骨髓,治好他的白血病。

她畢竟隻是一個小孩子,就算冇有她,京城的分店定然也能順利的開設出來,她現在最主要的是服裝業,而且她也要回山上去,給胡星洲采些藥物回來。

於是,她便和狄雄、胡星洲告了彆,打算回去。

狄雄聽聞秦麥心要回去,想著也冇有他的什麼事了,於是就將整個爛攤子都丟給了胡星洲,帶著秦麥心一起回司馬林縣了。

秦麥心和狄雄回到司馬林縣已是八月份,秦麥心說最晚六月份要讓衣物上市的,衣物是上市了,但隻有三千件,第二批的現在的時間似乎是拖延了些,所以她要抓緊才行,正好進攻夏裝。

轉眼又是一年夏天,一想到要回家,秦麥心心裡就高興,一路上也和狄雄說了,她們這一年的事,還有搬家到縣城的事情。

得知秦麥心一家搬到了縣城,狄雄很是高興,說什麼也要去買賀禮。

秦麥心拒絕不了,隻好讓狄雄去買了,但卻不讓狄雄買太貴的,畢竟現在的狄雄可是逃出來的,身上冇有多少銀子。

兩人回到秦府的時候,秦府內隻有雲秀娥、王青和幾個孩子,冷然和秦遠峰還在另一戶高門大宅裡當護院,冇有回來。

來開門的是秦果心,當秦果心推開那厚重的大門,看到好幾個月不見的秦麥心出現在門口,激動的就撲到了秦麥心的懷裡,“二姐姐!”

“果兒。”秦麥心見秦果心和自己一樣,長高了不少,也是高興的將她抱進了懷裡。

站在兩人身後的狄雄,瞧見這兩姐妹的模樣,哈哈大笑了起來,衝著秦果心就道,“果兒,你怎麼隻瞧見麥兒呢?義父還在這兒呢!”

“義父……”秦果心聽到身後狄雄的聲音,抬起頭朝著狄雄就甜甜的叫了一聲,可是還是撲在秦麥心的懷裡,不肯出來。

“哈哈,義父,你看果兒還是更喜歡我。”秦麥心挺了挺小胸脯,自豪的說道。

“是,是,你們兩個小丫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