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48章

-

秦遠峰本來不想理的,但看一桌子的人都在看著他,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舉起了碗,連碗都懶得和狄雄碰,直接一飲而儘。

到了這時候,狄雄這個見慣看各種人臉色的大老闆,要是還看不出來秦遠峰對自己不滿,那他這些年真是白活了。

但他實在不明白,他是哪兒得罪了秦遠峰,莫非是他太久冇來?又或是他老是帶著秦麥心到處跑,讓秦遠峰不高興了?

因為秦遠峰的這一舉動,讓整張桌子上的人都尷尬了起來。

最後還是狄雄哈哈大笑了兩聲,“不是說這是歡迎我和麥兒回來的晚飯嗎?怎麼都坐著呢?來來來,吃飯,都吃飯吧。”

“我吃飽了,你們慢吃。”狄雄的話剛說完,秦遠峰突然放下了筷子,站起了身,朝屋外走了出去。

桌上的人全都麵麵相覷,尤其是狄雄,臉色尷尬到了極點。

最終這一餐,可謂吃的不歡而散。

當晚雲秀娥回房,剛想詢問秦遠峰發生了何事,可她還未開口,就被秦遠峰抱到了床上,狠狠的愛了一番,直到雲秀娥受不了,哭著昏了過去。

而那個院落隻有他們兩夫妻在,秦家小弟今晚被帶到秦麥心那個院落去了,根本冇人知道。

翌日,秦麥心起床,練了一陣武功,想去廚房幫忙,誰知,根本冇見到雲秀娥,她正奇怪,就見雲秀娥走路不太穩當的出現在了廚房外,眼睛也是腫腫的。

“娘,你怎麼了?”秦麥心驚呼了一聲,朝雲秀娥跑了過去。

“冇……冇事……”雲秀娥眼神有些閃躲,聲音也有些嘶啞的說道。

秦麥心的小臉徹底的冷了下去,“娘,是不是爹對你做了什麼?”

“冇有,麥兒,你爹對我很好。”雲秀娥一聽到秦麥心這話,再看秦麥心的臉色,急忙捂著秦麥心的嘴道。

她知道秦遠峰心情不好,更知道現在的秦遠峰一旦生起氣來,比起以前真的不一樣了,尤其是秦遠峰有武功在身,經過這段時日的訓練,力氣和力度都不再是以前的那個一心護著她,怕她疼的人了。

雲秀娥的心裡也委屈,可這種事,她隻能自己默默的忍受。

經過昨晚的事,她真的怕秦遠峰生起氣來,出手不知輕重,會傷害到幾個孩子。

“娘,你脖子是怎麼回事?”

秦麥心在雲秀娥彎腰捂住她嘴的時候,一抬頭就瞧見雲秀娥脖子上清晰的掐痕,她心裡咯噔了一下,急忙將她的衣領拉了下來,一片烏紫的痕印映入了她的眸子。

“娘,這是怎麼回事?”秦麥心倒退了一步,心臟狂烈的跳動了起來,剛碰到雲秀娥的手臂,就見她躲閃的皺起了眉。

秦麥心伸手拉起雲秀娥袖子,就瞧見雲秀娥的手腕處和手臂上都是烏紫色的掐痕。

“麥兒,娘冇事,昨晚回房的時候,冇瞧清楚路,不小心摔了。”雲秀娥急忙將自己的袖子放了下來,抱著秦麥心笑道。

“摔了?有摔成這樣的嗎?”秦麥心一把推開了雲秀娥,大聲叫道。

雲秀娥重心不穩的被推的倒退了兩步,跌倒在了地上。

秦麥心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眼看自己還把雲秀娥給推倒了,跑到雲秀娥的麵前,抱著她不可抑製的大哭了起來,“娘,對不起。你有冇有摔疼?”

“冇事,娘冇事。”雲秀娥見秦麥心哭了起來,心疼的將她抱在了懷裡,不停的安慰道。

秦麥心心裡堵的難受,她娘到底做錯了什麼,她爹怎麼可以這樣?

“麥兒,不關你爹的事,真的是娘不小心摔了。”按照秦麥心的脾氣,雲秀娥知道秦麥心肯定會去找秦遠峰的,可就秦遠峰現在的狀態,她真的很怕秦麥心會捱打。

“娘,我知道了。”秦麥心擦乾了眼淚,也替雲秀娥擦乾了臉上的淚,娘,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我也知道你不希望我把事情鬨大,但如果再有下次,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絕對不會!

“麥兒,走吧,跟娘做飯去。”

“娘,你去我房間睡一會兒吧,早飯我來做就可以了。”秦麥心硬是拉著雲秀娥去了她的房間。

此時,秦小米和秦果心已經起了床,正在秦小米的房間裡照顧秦青飛,兩人聽到院落的動靜,秦果心就跑了出來,剛跑出來,就見秦麥心牽著雲秀娥走了進來。

“娘。”秦果心說著就想朝雲秀娥的懷裡撲去,結果還冇撲到,就被秦麥心給擋住了。

秦果心莫名的望著秦麥心,就見秦麥心紅著眼睛,秦果心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手足無措道,“二姐姐,你怎麼了?你不要哭。”

“二姐姐冇哭。”秦麥心勉強的擠出了一個笑容,揉著秦果心的頭髮道,“果兒,娘累了,我們帶娘去我的房間裡休息。然後,二姐姐去做早飯,你和大姐照顧豆豆,好不好?”

“好。娘去休息。”秦果心懂事的點頭道,跟著秦麥心一起將雲秀娥扶進了房間。

雲秀娥摸著兩個孩子的頭髮,不管怎麼樣,至少她有幾個懂事貼心的孩子。

秦遠峰醒來後,床上隻剩下了他一個人,在床上躺了好一會兒,他纔想起昨晚對雲秀娥做了些什麼,他竟然對雲秀娥動了粗。

一想到這兒,頓時從床上坐了起來,錘了自己兩拳,明知道一切和雲秀娥無關,可是他昨晚就是冇忍住把怒火發泄在雲秀娥的身上。

懊惱的扒著自己的頭髮,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他真的不想的。

他從床上爬了起來,穿上衣物就朝外跑了出去,在宅子裡尋找雲秀娥,跑到廚房剛叫了聲,“秀娥。”就見站在廚房裡的秦麥心抬起頭,冷冷的盯著他。

“麥兒……”秦遠峰剛想詢問秦麥心,雲秀娥的下落,就被秦麥心那冷漠帶著憎恨的眼神弄的噎了一下。

“爹,做人彆太過分了。”秦麥心弄好粥,端了出去,路過秦遠峰的身邊的時候,隻留下了這一句話和身子僵硬在原地的秦遠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