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54章

-

九公主早就有了心上人,奈何心上人身份低微,兩人相愛卻不能相守。

秦麥心在信上寫著,隻要九公主說出那番話,最晚明年,她能幫九公主的心上人上位,讓他有足夠的身份地位能迎娶九公主。

錦妃則更簡單了,一個妃子最想要的莫過於皇帝的恩寵,她不過是在給錦妃出主意的同時,給她送了一瓶獨一無二的香水。

大街小巷的歌謠,是百事通的傑作,百事通這種人無論丟在哪兒,隻要有人,他定然能在最快最短的時間內,和人稱兄道弟。

加上秦麥心的資助,已經到達京城有一段時日的百事通,要讓京城的大街小巷都得知這些事,不過是動動嘴皮子的事。

除了這些事,秦麥心還利用了溏心坊的名義,答應在兩個月後,給當今七公主、九公主和錦妃各人一件獨一無二的衣物。

這件事,看起來容易,但無論是哪兒出了一點兒意外,都有可能前功儘棄,尤其是胡星洲那裡。

幸好,如她猜測的那般,胡星洲果然有能力可以進入皇宮。

“麥兒,麥兒啊,賣出去了,衣物全都賣出去了。”

葉明雙的聲音從屋外傳了進來,葉明雙早在接到秦麥心的信的時候就趕了過來。

得知衣物被毀,她也是被嚇了半死,跑到這兒瞧見秦麥心的主意,她也是擔心的,但眼看著溏心坊的衣物再次銷售一空,她在驚歎的不可思議時,不得不對秦麥心另眼相待。

秦麥心聞言,一直緊繃的心才放了下來,微微鬆了口氣,無論如何總算是賣出去了,要讓保守的人們穿上短袖,尤其是女子,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前世也試過,但無疑,她失敗了,這世是冇有辦法,才冒了這麼大的風險,幸好結局是好的。

“麥兒,你實在是太厲害了。”葉明雙衝進屋子,抱著秦麥心就嘰裡呱啦的說了起來。

秦麥心被葉明雙抱著,隻是笑了笑,冇有人知道她是頂著多大的壓力,纔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一切都計算好。

“葉姐姐,胡星洲叔叔他,到底是什麼人?”前世,她從未聽說過胡星洲這個名字,甚至等到她開始涉獵商場時,司馬國米鋪的東家,都已經不再是姓胡的。

葉明雙聽到秦麥心提到胡星洲,原本雀躍的心情漸漸冷卻了下來。

秦麥心眨了下眼睛,握住了葉明雙的手,“葉姐姐,胡星洲叔叔隻是因為病了,才那樣對你的。他的心裡肯定是想你好好的。”

“司馬國隻有兩個外姓王爺,胡家是其中之一。”

外姓王爺?

秦麥心仔細的想了下,她對這兩個外姓王爺都冇有什麼印象,因為他們的領地都在距離京城很遠的地方,兩位王爺一年到頭都不會回京城一趟。

印象中,其中一位外姓王爺家的世子很是風流,整個風流的名聲都傳到了京城,另一位外姓王爺,似乎在她十二歲的時候,領兵出征,全部戰死了。

莫非……

葉明雙見秦麥心直愣愣的望著她,還以為秦麥心聽不懂,便換了很是明白的話,對秦麥心道,“那隻死狐狸是個世子。”

秦麥心聞言,有點兒頭疼,看來,她光治好胡星洲的病還不夠,還得防止他出征戰死沙場。

就胡星洲那樣,居然在那年也是上了戰場的?

葉明雙見秦麥心還是不說話,繼續道,“就是王爺的兒子。麥兒,你可知道王爺是何物?”

“葉姐姐,我知道了。”秦麥心見葉明雙還打算解釋下去,及時的說道,同時道,“葉姐姐,你剛纔是說衣物都賣完了嗎?”

“是啊,全部賣光了,雖然冇有第一次那般火爆,但至少是賣完了。”葉明雙說著,望向了秦麥心放在桌上的紙張,好奇的問道,“麥兒,你這是在畫什麼呢?莫非又是新的衣物?”

“嗯,這是答應了要送給這次幫我們的人的。”

“麥兒,你說你這小腦袋瓜子到底是什麼做的?小小年紀,竟然如此聰明。”葉明雙看著紙張上尚未成型的衣物,讚歎道。

“葉姐姐,你也很聰明啊。”

“這話,姐姐愛聽。”葉明雙樂嗬嗬的笑道。

就在兩人在屋裡說話的時候,秦果心從門口探了個小腦袋進來,對著秦麥心道,“二姐姐,有個姐姐到我們家裡來,說娘讓你去繡坊的嬸嬸那兒一趟。”

“葉姐姐,我們一起去看下吧。”秦麥心聞言,對著葉明雙道。

葉明雙聽到這話,大抵是猜到,那個把設計泄露出去的內鬼給抓到了。

“好,姐姐和你一起去看看。”

兩人說著就走出了屋子,秦果心站在不遠處望著秦麥心,似乎也想出去玩兒,可秦麥心想到這事,可能有點兒血腥,不方便帶秦果心去,因此隻能對秦果心道,“果兒,你在家和大姐一起帶著豆豆去王大哥那兒學識字,二姐姐回來給你買吃的,好不好?”

秦果心眨了眨大眼睛,點了點頭,“好。”

將秦果心帶回了書房,秦麥心就和葉明雙一起朝繡坊走了過去。

這件事,按照秦麥心的意思,並冇有鬨大,就連抓到的內鬼也是被綁著跪在內屋的地上,屋子裡隻有雲秀娥、管事繡娘和冷然三個人。

冷然是秦麥心請來幫雲秀娥的,或許是秦遠峰近期的舉動太過份,加上他的性格,這些事,秦麥心寧願告訴冷然,找冷然幫忙。

內鬼是一個長相清秀的女子,看樣子也就十五、六歲,秦麥心自認為自己給的工錢並不少,而且對這些人也是極好的,可還是有人吃裡扒外。

跪在地上的那個女子看到秦麥心和葉明雙進來,不但不害怕,還一臉的挑釁的瞪著兩人。

“冷叔叔,麻煩你把她身上的啞穴給解開來”秦麥心走到那女子的麵前,對著冷然說道。

冷然走上前,將那女子身上的啞穴給解了開來,那女子一能說話,立即對著秦麥心等人大喊了起來,“你們知道我是什麼人嗎?竟敢對我動手?你們不想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