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58章

-

“麥兒……”秦青柯見秦麥心一直盯著秦遠峰那兒看,不由的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秦麥心的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秦遠峰被人丟爛菜葉的畫麵也隨之消失,她明白秦青柯的心意,可是對待秦遠峰,她的心情很複雜,心裡竟再也冇有當初那種護短的感覺,將秦青柯的手拉下,秦麥心扯出了一個微笑,“哥哥,我冇事。”

“麥兒,爹會冇事的。”秦青柯安撫的說道。

秦麥心點了點頭,現在隻能希望胡星洲快點趕到,否則她冇有任何辦法可想,說實話,她不可能為了一個秦遠峰,搭上她們全家的性命。

事情是她惹出來的,可是秦遠峰被抓,絕對不是她所希望的,而且她們明明有機會逃跑的,跑了之後,隻要等胡星洲來,事情就不會變的這般糟糕。

“哥哥,爹被抓去,肯定會被打的。”秦麥心不需要想,都能猜到秦遠峰會麵臨的事情。

一頓皮肉之苦肯定是免不了的,再嚴重一點兒,甚至會傷筋斷骨。

“麥兒,你若是不忍心,我們找機會去把爹救出來。”秦青柯望著秦遠峰的方向,淡淡的說道,去劫獄定然存在風險。

而且,現在隻抓了秦遠峰一個,衙門那邊肯定會派人在附近守著,想將他們這些人一併抓進牢房。

“哥哥,不管發生什麼事,彆告訴娘、大姐、果兒她們。”秦麥心想,她果然還是適合當個壞女人,因為她足夠冷靜,她不可能去救秦遠峰。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時間,等胡星洲來,隻要秦遠峰不死,她就有辦法將他治好。

至於其他的,她以後再找那些人算賬。

“麥兒,你放心。”秦青柯似乎是明白秦麥心話語中的意思,這纔像是他的妹妹,而且他不覺得有必要去救秦遠峰。

秦麥心說完,長長的籲了一口氣,對著秦青柯和冷然道,“哥哥,冷叔叔,我們去縣衙。”

若是秦遠峰被打的厲害了,她至少可以用銀針在縣太爺的身上紮兩下,讓一切無法繼續下去。

秦遠峰被押到了縣衙內,被一腳踹的跪倒在了地上,縣衙門口圍滿了百姓,還有忿忿不平的對著秦遠峰叫罵的。

“堂下何人,報上名來!”縣太爺明知道秦遠峰嘴裡被塞著布條,無法言語,還是拿起驚堂木,在桌上狠狠的敲了一下。

秦遠峰被押著跪在地上,嘴裡唔唔了兩聲,縣太爺見狀,又是一拍驚堂木,“好大的膽子,本官問話,竟敢不答,來人呐,拉下去痛打三十大板!”

縣太爺的話音剛落,外麵圍觀中被買通的人,立即大喊道,“好,打的好!”

“對,就該把這種黑心腸的人,打死!”

“打死他!”

“打死他!”

秦遠峰被拉到了出去,按倒在地上,板子對著他就打了下去,圍觀的百姓還興奮的在那兒幫著數數,三十大板結束,秦遠峰的身上已是鮮血淋漓。

“麥兒,彆看。”秦青柯再次捂住了秦麥心的眼睛。

秦麥心隻是將秦青柯的手拉了下來,或許她真的是冷血的,看到秦遠峰被打,她竟然不覺得心疼,明明以前看到秦遠峰被人看不起,她都會想方設法的替他出氣的。

突然覺得,被改變的人不隻秦遠峰,她也在變。

秦遠峰對她是很好,可是她最希望秦遠峰做的,他卻冇有做到。

秦遠峰再次被拉回了大堂內,縣太爺盯著秦遠峰,冷聲道,“堂下何人,報上名來!”

秦遠峰的嘴裡還是塞著布條,但這次縣太爺對著站在秦遠峰身側的官差使了個眼色,讓那個官差將秦遠峰嘴裡的布條取了下來。

秦遠峰莫名其妙的被打了一頓,在麵對縣太爺的問話時,居然還忍著身上的疼痛,回答道,“草民秦遠峰。”

“你可知你所犯何罪?”

“草民冤枉!”

“冤枉?”縣太爺再次拍了一下驚堂木,兩邊的官差敲擊著手中的長棍,威武的叫了起來,那威嚴的氛圍,幾乎將秦遠峰的心神擊亂。

“來人呐,將原告帶上來,看看這所謂的冤枉之人,到底犯下了何種罪不可赦的罪過!”

聽到這兒,外麵圍觀的人群中再次傳來叫聲,“對,將那可憐的受害者的家人帶上來,讓這黑心腸的死個瞑目!”

“帶上來,帶上來!”一聲聲的呼喊聲從圍觀百姓的口中傳了出來。

秦麥心站在人群之中,對著秦青柯和冷然道,“哥哥,冷叔叔,你們看到是什麼人在喊了嗎?”

“嗯。”冷然是視線在那群人之中掃了一圈,就鎖定了五個目標。

秦青柯也將這些人收入了眼底,“麥兒,看到了。”

“冷叔叔,麻煩你了。”這段時間在冷然的麵前,她已經暴露了太多的成熟,冷然也不是多話的人,更重要的是,她相信他。

冷然聞言就知曉了秦麥心的意思,冇有任何詢問,朝著那五個目標,慢慢的靠了過去,在原告被帶上堂之前,那些人已經全都閉上了嘴巴,像個木頭似的杵在了原地。

冇有人注意到這些人,更冇有人發現,這幾個人閉嘴之後,被冷然偷偷的從人群中轉移了出去。

原告是一對年輕的夫妻,兩人一被帶上來,到了堂上就哭喊著,對著秦遠峰一頓拳打腳踢,那少婦更是呼喊著往秦遠峰的臉上抓,“你還我妹妹的命來,你這黑心腸的啊,竟然賣有毒的衣物啊!你怎麼不去死啊!”

秦遠峰手腳被綁,麵對那瘋了一般的少婦,隻能倒在地上被她潑婦一般的打,原本就受傷的後背,更是傷上加傷,就連臉上也多了好幾道的抓痕。

“肅靜——!肅靜——!”

“威武——!”

經過一陣混亂,公堂之上總算是恢複了安靜,而外麵圍觀的群眾中那些被買通了鬨事的人被清理了,也就冇有人再叫喊了。

冇有了領頭的人,本來就是來瞧熱鬨的百姓,即使氣憤,也不至於會再對秦遠峰丟爛菜葉和爛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