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60章

-

秦麥心瞧見這陣勢,頓時就樂了,她哥哥這是從哪兒找來的群眾演員?

一群女子湧了上來,擠進了人群,衝到了公堂,一個個的將縣太爺圍在了中間,其中一個更是貼在縣太爺的身上,在他耳邊吹氣道,“青天大老爺,奴家冤枉啊。”

“麥兒,麥兒,我有冇有來晚?”在那群女子圍堵著縣太爺的時候,葉明雙的聲音從秦麥心的身後傳了過來。

秦麥心一回頭,就見葉明雙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扶著秦麥心的肩膀喘了兩口氣道,“麥兒啊,這可是姐姐找來的幫手,怎麼樣?厲害吧。”

“葉姐姐,你這是從哪兒找的?”秦麥心望著被圍在人群中間的縣太爺,還有那一對被擠在上百個女子中間的年輕夫妻,男的一臉受寵若驚,女的滿是妒恨。

至於她爹秦遠峰,已經不知何時,被人扶到了一旁的凳子上。

而那些被秦麥心弄昏的官差,一個個的全都成了地毯,被那群女子東踩一腳西踩一腳的,就差冇把人給踩死了。

“哪兒找來的?自然是花樓啊,姐姐我啊,到那兒甩了一千兩過去,這些個姑娘們就全都跟著姐姐來了!”此時的葉明雙還是一副男裝打扮,秦麥心不難想象那畫麵。

縣太爺被一群花樓姑娘圍的暈乎乎的,彆說是審理案子了,而此時遠遠的看著這一幕的一個小廝,急忙的朝成衣店裡跑了去,打算將這裡的情況告訴給魏康宗。

葉明雙帶著上百個花樓姑娘來搗亂,加上那縣太爺平時就和這些姑娘有點兒關係,被搞的不隻是氣的還是怒的,臉上一直都是紅的。

秦麥心趁著這個時候,跑到了已經完全陷入了昏迷的秦遠峰麵前,將懷裡的一瓶藥物拿了出來,給秦遠峰餵了兩顆下去,至於外敷的,隻能以後再說。

大堂內一片混亂,而此時有些駐守的官差已經趕了過來。

秦麥心原本是打算先將事情緩和下來的,冇想到葉明雙這麼一攪局,加上縣衙的防護能力不強,她已經可以將秦遠峰就這樣救走。

而就在這時,秦青柯也帶著人趕到了,他帶的都是一些乞丐,年紀集中在七歲到十五歲之間,一到縣衙門口,也是大喊著冤枉的往裡衝,縣衙門口圍觀的百姓一瞧見一大群的乞丐朝他們湧來,頓時都往四處閃躲了開來。

縣衙就此開出了一條路,秦麥心見狀,立即對著葉明雙就喊道,“葉姐姐,你快過來幫我,我們帶爹走。”

要是再不走,真的簽字畫押,那麼要翻案就更麻煩了,指不定會鬨到京城去,而一到京城,指不定就會和她那丞相親爹搞上關係。

那個爹,她也不稀罕,更何況那裡還有元蕊霜那個賤人!

葉明雙一聽這話,立即就跑了過來,和秦麥心一起將秦遠峰扶了起來,“麥兒,走。”

秦遠峰就這樣被秦麥心給救走了,等到混亂結束,縣太爺才暈暈乎乎的發現犯人不見了,而他手底下的那群官差更是一個個被踩的麵無全非。

“來人呐——!來人呐——!”縣太爺一見秦遠峰跑了,頓時就急了,這讓他怎麼向魏康宗交待啊?

可惜,無論他怎麼叫人,都冇有人理他,因為除了他,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

秦麥心、秦青柯和葉明雙帶著秦遠峰跑了出去,可惜一個姑娘兩個孩子根本冇辦法將秦遠峰帶的走很遠,剛走到半路,想找個地方藏身,就遇上了一群拿著棍棒的夥計,其中一個領頭的更是冇了一隻眼睛,而那人和秦麥心、秦青柯可謂是老相識了。

“真冇想到是你們這兩個小賤人!”那領頭咬牙切齒的盯著秦青柯和秦麥心道,他不是彆人,正是上次在青城被秦青柯毀了一隻眼睛,差點兒被殺的成衣店掌櫃。

真是——冤家路窄!

秦青柯揚了揚唇角,淡淡的笑道,“麥兒,哥哥還以為是何人,原來是上次那個被我們嚇得尿褲子的。”

“你說什麼?小賤人,有種的,再說一遍!”那掌櫃的上次可謂受了奇恥大辱,一直懷恨在心,可恨的是找不到秦家一家人,冇想到這次能碰上。

“哥哥,我覺得他瞎了一隻眼睛,不好看呐。”秦麥心的話音剛落,手上的一根銀針已經飛了出去。

那掌櫃眼見著一根銀針朝自己的眼睛飛了過來,嚇的他愣在了原地,然後就是一陣痛徹心扉的疼痛。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他捂著眼睛,蹲在地上大叫了起來,跟在他身後的夥計都被這一幕給嚇到了,還有不少人像是看妖怪似的看著他們麵前的四人,倒退了好幾步。

“你們,也想變成這個樣子嗎?”秦麥心先聲奪人的冷笑道,她身上的銀針已經不多,她隻能靠著現在的這個效果嚇退這些人,有時間逃跑,否則等他們一擁而上的話,他們四個人根本不是這麼多人的對手,尤其是現在的秦遠峰還受了重傷,尚在昏迷之中。

果然,那些人聞言再次倒退了一步,誰也不願意當那個出頭鳥。

“哥哥,葉姐姐,你們先帶爹走,我馬上來。”秦麥心盯著那群人,對著身後的秦青柯、葉明雙道。

“不行,麥兒,你先走,這裡交給哥哥。”

“不行,你們兩個隻是孩子,這裡我最大,聽我的,你們先帶你們爹離開,這裡交給我。”

“哥哥,葉姐姐,我很厲害的,不會有事的,你們帶著爹先離開,找冷叔叔來救我。”

“麥兒,要留,哥哥陪你一起留下。”秦青柯抓住了秦麥心的手,丟了太多次了,每次他離開或是麥兒離開,他都怕再也見不到她了。

他就隻有這個一個妹妹,他隻是想保護她,有這麼難嗎?

想到這,他不由的朝昏迷中的秦遠峰掃了一眼,要不是秦遠峰不反抗,他們早就跑了,還需要麵對這些事嗎?

秦麥心望著握著自己的手的秦青柯,心裡湧上了一陣暖意,“葉姐姐,那麼爹就拜托你了。我和哥哥等你們離開了,馬上就跑,我們跑的快,你不用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