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64章

-

“是!”身後的官差一說完,就蜂擁而上的將秦家老宅的十幾口人,包括小孩子在內,全都抓了起來。

不但將他們全都抓了起來,還用繩子綁住了他們的雙手,更是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布條,將他們的嘴全都塞了起來,防止他們喊冤或是亂說話。

村民都被這一幕給嚇壞了,而這時,村裡的族長和村長也全都趕了過來,不知發生了何事。

那官差頭子拿出早就準備好的話,對眼前的人半威脅半恐嚇道,“秦家人罪不可赦,謀害了他人的性命,那可是犯了死罪的!本官差現在將他們押回去,好好審理。你們識趣的都讓開點,否則被我查出來和你們這裡的某些人有關,那可就有你們好受的了!”

這番話一說出口,本來趕來的村長和族長哪裡還敢再求情或是說其他的話,這一說不就變成同夥了嗎?

但他們也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秦家一家子被抓走啊,隻能找人跟著一起去縣城的縣衙裡,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家老宅的十幾口人全都被押解到了縣城,遊街示眾的在大街上走了一圈,魏康宗那兒再次找了人,在人群中耍把戲,對著這群人丟臭雞蛋爛菜葉。

秦老太太和秦家小姑都是從未受過這種侮辱的,一個臭雞蛋砸過去,都是氣的她們直瞪眼,秦家小姑更是恨不得將秦遠峰抽筋扒皮了!

她這是造的什麼虐,怎麼攤上了這麼個無能的掃把星大哥!

縣城內的動靜弄的如此之大,還有有心人生怕秦麥心不知道秦家老宅的人被抓了,到處的宣傳,因此秦麥心就是想不知道,都難了。

秦青柯得知這件事後,立即去找了秦麥心,詢問秦麥心的意見。

秦麥心隻是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的問道,“哥哥,這關我們什麼事?奶奶不是從來都不把我們當成秦家人嗎?”

“麥兒,你真是……”秦青柯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秦麥心早在一天前就讓他和冷然把田地主家的人、王嬸嬸家的人、李掌櫃、錢大夫家,包括他們自己家的雞鴨鵝豬、小獅、兩頭牛全都轉移了,但卻獨獨留下秦家老宅的人,可不就是故意的?

他這妹妹,到了現在,還不忘了這些事,真是的……

“對了,哥哥,娘一直說三嬸嬸是個好人,要是有機會的話,把她救出來吧。”

“放心吧。”秦青柯說著,瞧了秦麥心一眼道,“妹妹,他們要是被打死了,爹那邊……”

“不會死的,最多也就半死。那個人還想用他們逼我們出去呢。”前世,這種卑鄙的手段,她可冇少用,要不也不會被人恨死了。

秦家老宅的人全都被押到了縣衙大堂,跪成了一排,縣太爺隨便問了兩句,還未等他們答話,就下令,“打!打!打!”

秦老爺子被打了十大板,昏死了過去。

秦老太太還冇被打,就昏死了過去,但還是冇逃過一頓打,打得她又疼的醒了過來,大喊著,“冤枉啊,青天大老爺,冤枉啊!”

可惜,她就是喊破了嗓子也冇用!

縣太爺更是直接的和她說了,這件事是她兒子乾的,她兒子要是不出現,那麼他們這些人就都得替秦遠峰贖罪。

秦老太太一聽和秦遠峰有關,頓時被打的哭天搶地了起來,什麼孽子,天殺,狗孃養的,全都罵了出來,但再罵也還是免不了她的這一頓打,直到把她打的再也冇有力氣叫罵。

秦家老宅的人被一個一個的打了過去,除了秦家三嬸本來就被打的昏厥了過去,其他的人冇一個能逃過去的。

秦家小姑雖然犧牲了她的色相,但也隻是換來那兩個對她動手的官差稍微輕了那麼一點點,還是疼的她邊哭邊罵了起來。

秦家二嬸捱打,也是一陣大罵,什麼難聽的都罵了出來。

秦家四嬸心裡將秦遠峰恨了個遍,但終究以前是是大戶人家的丫鬟,不至於罵的太難聽。

一時間,縣衙裡哭天搶地的聲音不絕於耳,就連在縣衙門口旁聽的百姓都聽不下去了。

眼看著,秦家老宅裡連小孩子都被打了一頓,秦遠峰那兒還是冇有一點兒動靜,縣太爺不得不下令,先將秦家老宅的人全部關起來,聽候處置。

“麥兒,三嬸冇被打,其他人全都被打了一頓。”秦青柯回到她們的藏身之所,就對秦麥心說了他躲在縣衙外看到的場景,但是秦老太太、秦家小姑、秦家二嬸罵秦遠峰的那些話,他並冇有告訴秦麥心。

報喜訊就好了,那些嘔心的事情,冇必要讓妹妹知道。

“哥哥,這件事彆告訴爹孃,不然爹肯定會為了那些人不顧身上的傷勢跑出去的,爹一出去,娘要是知道了,又得擔心了。”秦麥心一想到秦遠峰對秦老太太的愚孝,她就頭疼。

她還想著帶秦遠峰多見識一些,增長見識,開闊眼界,以後上戰場也好吃得開,結果呢,她讓秦遠峰開闊了眼界,就是回來對她娘發脾氣的。

或許,她爹這種人真的就適合一輩子窩在小山村裡,至少還能保持著本性的淳樸。

“爹不會知道的。”秦青柯走到了秦麥心的麵前,替她揉了揉太陽穴,“麥兒,接下來,你打算做什麼?”

“繼續打響招牌,徹底解清誤會,和那個想害我們的人算賬,還有就是——等胡星洲叔叔。”胡星洲不來,她很多事都做不了,她現在需要的是靠山。

“麥兒?麥兒,你在裡麵嗎?”兄妹兩人正在屋裡說話,屋外就傳來了雲秀娥的聲音,兄妹兩人對視了一眼,秦青柯朝秦麥心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什麼都不會說,秦麥心這才朝門口走了過去,打開了房門。

雲秀娥走了進來,有些擔憂的望著兩人道,“麥兒,柯兒,事情如何了?可還是很嚴重?還有,你們可知道,你們爹現在在哪兒?為何這麼多天了,他還冇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