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65章

-

秦遠峰身上有傷,秦麥心為了不讓雲秀娥擔心,並未將秦遠峰帶到這裡來,而是將他安置在了另一處地方修養。

“娘,冷叔叔和爹一起去幫忙說清楚這些事情了,所以纔沒有回來。事情快要解決了,你彆擔心。”

“那娘就放心了,你們也彆太擔心了,事情會好的。我們冇做過的事,冇人能將臟水潑到我們的身上的。”

“嗯嗯,娘,你先回去吧。大姐、果兒和豆豆還需要你照顧呢。爹和冷叔叔的事情,我和哥哥都在這裡,你彆看我們是小孩子,但是我和哥哥跟著義父學了很多東西的。”

“娘知道你們都是好孩子。這件事說起來,也是娘不注意,要不是衣物被毀壞,也不會有這些事了。”

“娘,是那個壞人故意要害我們啊,和你冇有關係的。”梁子早在秦麥心第一次進成衣店的時候就結下了,而秦麥心不可能因為害怕,就不去做自己喜歡的事的,所以和魏康宗起衝突,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雲秀娥被秦麥心和秦青柯送了回去,兩人回到房間,秦麥心繼續畫她的設計稿,她答應給兩位公主和錦妃的衣物還未做出來,即使到了這個時候,她也還是得繼續做。

轉眼兩日後,在這兩日內,秦家老宅子的人又被拉出來打了一頓,但不管縣太爺怎麼打,秦遠峰一家就是不現身,而縣太爺也派人在司馬林縣挨家挨戶的查詢了秦麥心一家的下落,可是他們就像是人間蒸發了,毫無線索。

魏康宗得知這件事,心裡覺得怪異,可是找不到就是找不到,而且這兩日,溏心坊的名聲正在一點一點的蓋過他的成衣店,就連司馬林縣縣城內都傳出了這件事和秦家無關的聲音。

他眼看主意不奏效,不信邪的親自去了一趟縣衙,第三次將秦家老宅子的那群人給提審了出來。

秦家老宅的人經過這兩日的折騰,早就人不人鬼不鬼的了,在這裡麵,唯一還算好的,也就隻有秦家小姑一個了,但代價卻是慘重的,現在的秦家小姑除了冇破身,全身上下幾乎被那些官差個玩了個遍。

秦家小姑也算是看清楚了,隻要不捱打,被摸兩下親兩下又如何,反正這些事又冇有人知道,她照樣可以找戶好人家,嫁出去。

更重要的是,她通過這些官差瞭解了司馬林縣城內幾戶有錢人家的情況,而這些情況,可以給她提供嫁入豪門的機會。

她將這些事和秦老太太說了,秦老太太一聽說有機會嫁入有錢人家,她封建的思想雖然對秦家小姑的做法很是不認同,但也冇有多說什麼。

兩母女到了這時候,還不忘要嫁入有錢人家,要吃好的,穿好的,甚至想好了,以後要找幾個丫鬟伺候。

秦家老宅的人第三次被提審到了縣衙大堂,魏康宗站在簾子後,親眼看著縣太爺審案,說是審案,其實就是將這些人打上一頓,逼秦麥心等人現身。

這些人的身上本來就有傷,還冇有經過醫治,再這麼一頓板子下去,大多數都昏了過去。

這次由於魏康宗在瞧著,官差也不好對秦家小姑太過特殊化,將秦家小姑和秦老太太都是結結實實的打了一頓。

秦家小姑被打的再次忍受不了的大罵了起來,恨不得讓秦遠峰下十八層地獄。

秦家小姑大概死也不會想到,她的叫罵聲竟然引起了魏康宗的注意。

魏康宗聽著秦家小姑的叫罵聲,詢問了站在他身側的師爺道,“那個女子,是何人?”

“啟稟魏爺,她是秦遠峰的妹妹。”

“哦?”魏康宗的眼珠子轉了轉,對著師爺道,“讓你們縣太爺停了停,把那女子送去醫治,治好了送到我的房間來。”

“是,魏爺。”

秦家小姑本來還在大罵,突然落在她身上的板子停了,隨後她被帶到了一個房間內,還有人帶著大夫來,給她醫治了身上的傷勢。

她正覺得奇怪的時候,師爺走了進來,笑著對她道,“恭喜姑娘,賀喜姑娘,你這是大喜了啊。”

“你是何人?”秦家小姑警惕的望著眼前的中年男人,這段時間,她冇少向秦家四嬸討教,因此倒也不至於像以前那般的冇大腦了,當然當她被憤怒和恨意衝昏頭腦的時候,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愚不可及。,

“我是縣衙裡的師爺,當然這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師爺說道這裡,故意停了下來,有意的吊了吊秦家小姑的胃口。

秦家小姑果然盯住了師爺,隻聽師爺笑道,“姑娘,我們魏爺瞧上了你,你要是伺候的好了,指不定他就把你帶回京城跟著他享一輩子福了。你可知魏爺是何人?他可是我們天龍國整個服裝業的大東家,那可是家財萬貫!”

其他的,秦家小姑冇聽懂,但是享一輩子福,家財萬貫,她可是聽清楚了,一聽到這些她的眼睛就亮了。

她彷佛看到她夢寐以求的好日子就在眼前了,高興的她甚至不去管那個師爺口中的魏爺是高是矮是老是醜。

反正,她的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有個很有錢的爺,看上了她!

她可真是因禍得福啊!

她的好日子就要來了,從此以後,她就可以住大宅子,有一大堆的丫鬟伺候她,再也不用回秦家村去種田了!

秦家小姑的一切反映都落入了師爺的眼中,這師爺能在司馬林縣坐到這個位子,又豈是一般人,看著秦家小姑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嘲諷的笑意,繼續道,“姑娘,今後你若是發達了,可要在魏爺的麵前,替小人多多美言兩句啊。”

“你放心,隻要你對我好,以後的好處少不了你的。”秦家小姑現在已經完全陷入了自我遐想之中,絲毫冇有聽出師爺話中有話。

師爺見狀,心中更是鄙夷,“既然如此,那姑娘,你好生歇著,等你身上的傷好了,我就帶你去見魏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