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66章

-

秦家小姑聞言,恨不得身上的傷勢馬上就好,而在師爺離開前,她更是拉住了師爺,對他道,“明日,我的傷便能好了。”

“既然如此,那姑娘,我明日便帶你去見魏爺。”師爺離開了房間,秦家小姑忍不住歡呼的叫了起來。

翌日,秦家小姑一大早的就忍著身上的疼痛,將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勢必要將自己最好的一麵展現在那個魏爺的麵前。

師爺也不負所托,一大早的就來到了她的房間,還帶來了好幾個丫鬟,專門負責替她更衣梳洗。

忙碌了一個多時辰,快將秦家小姑折騰死之前,總算將一切的事情都搞定了。

秦家小姑被師爺帶到出了衙門,進入了一戶高宅大院,秦家小姑一看這宅子的氣派,越發的肯定,她是交上好運了,理了理自己的頭髮,整了整衣物,故作鎮定的跟著師爺走了進去。

兩人行至內院一間獨立豪華的房間內,秦家小姑就見一個年輕男子正坐在桌前喝茶,她偷偷的瞧了那男子一眼,在那男子抬起頭的瞬間,兩人視線正好相撞,秦家小姑頓時被魏康宗眼中的揶揄弄的羞紅了臉,原本想好的該如何做,全都拋到了腦後。

隻覺得,這個有錢的男人,比她想象的要好得多。

雖然不是極為俊美英俊的人,但是他至少年輕,而且身上還帶著一股子讓人臉紅心跳的邪氣。

“你先下去吧。”魏康宗對著站立在一旁的師爺吩咐道。

“是。”師爺瞧了一眼還低著頭,一臉嬌羞的秦家小姑,隻覺得若是這個是他的閨女,真是給他丟臉,幸好不是。

師爺退了下去,房間內隻剩下了魏康宗和秦家小姑,秦家小姑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直到魏康宗開口道,“不知姑娘如何稱呼?”

“我……我叫秦欣!”秦家小姑聽到魏康宗問她的名字,頓時激動的抬起了頭。

秦欣,溏心坊……

魏康宗想到這兒,勾起了一抹弧度,眼中閃過了一絲狠戾,隻要控製住這個冇有腦子的女人,他倒不信,揪不出幕後的人,他長大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敢如此的挑戰他的極限!

“果然是人如其名,長得異常甜美。”

秦家小姑聽到魏康宗的讚揚,再次羞紅了臉,垂下了頭,心跳開始不受控製的加速,尤其是當魏康宗站起身,朝她走過來時,她更是覺得呼吸困難。

魏康宗看著站在自己麵前,一臉羞怯的女子,冷冷的揚了揚嘴角,他活了二十幾年,什麼樣的女子冇有見過,這種攀龍附鳳的無非是最好對付的。

“欣兒,我可以這般叫你嗎?”魏康宗湊到秦家小姑的麵前,輕輕的吹了口氣。

秦家小姑身子僵硬的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害羞的點了點頭,激動的連手指都在顫抖。

魏康宗伸手握住了秦家小姑的手,對著她,深情款款的道,“欣兒,我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歡上你了。你願意做我的女人嗎?我會帶你回京城,迎娶你的。”

“願……願意!”秦家小姑聽到這話,哪裡會不答應,回京城,那可是京城,她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魏康宗看著秦家小姑激動的模樣,嘲諷的笑了笑,吻上了她的唇,在秦家小姑被吻的不知天南地北的時候,一個打橫將她抱了起來,直接抱上了床。

秦麥心藏身之所,秦青柯走進秦麥心的房間,將魏康宗帶走秦家小姑的事告訴了秦麥心,秦麥心初聽此事,微微恍惚了一下,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眼中閃過了一絲複雜。

她是不喜歡秦家小姑,可那畢竟是果兒她們的親姑姑。

“麥兒?”秦青柯見秦麥心緊皺著眉頭,不由的叫了一聲。

秦麥心歎了口氣,路是自己選的,憑藉她對秦家小姑的瞭解,她已經可以猜想到秦家小姑此時的選擇了。

她對秦家小姑冇有任何的感情,要說有,也隻是討厭。

魏康宗的這步棋,怕是走錯了。

“哥哥,你和冷叔叔那兒有胡星洲叔叔的訊息嗎?他大概何時能到?”

“暫時還冇有訊息。”從京城到這裡就算是馬不停蹄也需要七八日的時間,現在已經過了七日時間了,而胡星洲那邊還是毫無動靜。

“哥哥,我們繼續等吧。”

“麥兒,爹這幾日一直想出去,我怕再這樣下去,攔不住他了,他若是出去了,隻怕會誤事。”秦青柯想到秦遠峰,就覺得腦子大,秦遠峰醒來之後,居然還想著去自首,也不看看他是怎麼被他們救出來的。

秦麥心聞言,從屋子的一個櫥櫃裡找出了一瓶藥物,交給了秦青柯,對他道,“哥哥,爹要是還想出去,就把這個混合在他的飯菜裡,讓他吃了。”

秦遠峰要是出去了,那他們的一切就都前功儘棄了,為了大局,她隻能把他困著。

秦家小姑現在跟了魏康宗,她就更不必擔心秦家老宅裡的那些人出事了。

魏康宗是看逼她不出來,想換個法子。

可惜,隻要不涉及到她在乎的人,其他的人是死是活,跟她還真是一點兒關係都冇有。

自從昨日從少女變成了真正的女人,秦家小姑的臉上就一直帶著緋紅的印跡,今日一早,魏康宗更是疼惜她,找了四個丫鬟來伺候她。

秦家小姑從未見過這種陣勢,心裡美滋滋的,但在那些丫鬟要替她沐浴時,她還是做不到在外人的麵前裸露她的身體,硬是將那些丫鬟都趕了出去。

四個丫鬟被趕出去之後,心裡都在鄙視著秦家小姑的冇見識,她們就不懂了,她們長得比秦家小姑好看,技術肯定也比秦家小姑好,她們家的爺怎麼就看上這麼一個不識大體的女人了?但鄙視抱怨也隻能在心裡,她們還是不得不在門口守著,等著秦家小姑洗漱好。

秦家小姑花了半個多時辰才洗漱完畢,讓那四個丫鬟走了進去,在中午的時候,更是要求吃燕窩魚翅鮑魚等等名貴的菜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