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71章

-

秦麥心不知道葉明雙這幾日到底有冇有和胡星洲見過麵,但無疑,這兩人的關係還是很僵持。

“葉姐姐,你見過胡星洲叔叔了嗎?”秦麥心猶豫了會兒,還是將心中的話問了出來。

葉明雙聽到這話,手幾不可見的顫抖了一下,垂下了眸子,“麥兒,你說他是真的不喜歡我,還是因為他的病?從小,我就喜歡他,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嫁他為妻,你說有可能嗎?”

“葉姐姐……”秦麥心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葉明雙抬起了頭,握住了秦麥心的小手,露出了一抹微笑,“麥兒,我不會放棄的,這麼多年都堅持下來了,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堅持到他願意娶我的那一天的。”

“會的,胡星洲叔叔一定會娶你的。”

“是啊,他一定會的。”葉明雙喃喃自語道,可是是真的會還是隻是她的自我安慰,她根本不知道。

或許,或許等到他的病好了,他就會接受了吧。

秦麥心還想說什麼,門外突然傳來了秦果心的大叫聲,“二姐姐,二姐姐,不好了,你快出來啊!二姐姐!”

秦麥心聞言愣了一下,跳下凳子,跑到了門口,就見秦果心一臉焦急的往她這兒跑。

“果兒,怎麼了?發生何事了?”秦麥心迎了出去。

“二姐姐,爹把奶奶、四嬸嬸一家帶回來了。奶奶把娘叫過去了,大姐讓我快點來找你!”

“什麼?!”秦麥心聽到這話,隻覺得腦子裡劈裡啪啦的作響。

她搬到縣城不就是想和秦老太太那幾個人一刀兩斷,她爹是怎麼回事?不是答應過她,不會將他們住在縣城裡的事告訴秦老太太的嗎?

現在居然把她們帶回來了,而且還把她娘給叫過去了?

“果兒,彆擔心,二姐姐過去看看。”秦麥心回頭對著葉明雙道,“葉姐姐,我有事先出去一會兒,你現在屋子等我下。”

葉明雙也聽到是秦麥心的奶奶來了,她還不知道秦老太太的德行,但見到秦麥心臉上凍結的表情,也點了點頭,“好,麥兒,你去吧,我這兒冇事的。”

秦麥心得到葉明雙的迴應,立即就跟著秦果心朝秦老太太現在所在的地方跑了過去。

秦老太太到達縣城秦府,一瞧見這宅子的規模,眼睛就瞪得和燈籠似的,走進來之後,更是在心裡嘖嘖驚歎,秦遠峰本來是想讓秦老太太和秦家四嬸住在尚在閒置中的那個院落的,但秦老太太一聽,是閒置的,那肯定就是不好的,非要秦遠峰帶著她去秦遠峰和雲秀娥所住的院落瞧瞧,這一瞧,就覺得這裡好了,心裡暗罵秦遠峰隻知道把好東西留給那個破鞋的同時,直接要求住在秦遠峰和雲秀娥的那個屋子裡,說是他們的屋子大敞亮通風,她這把老骨頭,在受了這次傷之後,再也經不起折騰了。

而在秦遠峰帶著秦老太太去看屋子的時候,秦家四嬸一家已經走到了那個閒置的院落,就這麼一個院落都比他們老宅子大,他們二話不說,就要了那間院落,還自說自話的將東西全都搬了進去。

秦遠峰見秦老太太要住在他們的屋子,也覺得他娘這次是因為他們才受了罪,住在這裡是應該的,但想了想,還是對秦老太太道,“娘,你住在這裡是應該的,但這事,我想先和秀娥商量一下。”

她住在他兒子的宅子裡,還需要和那破鞋商量?

秦老太太一聽秦遠峰這話,就不樂意了,但想起秦家四嬸的警告,還是心平氣和的道,“那你去把你媳婦叫來一趟吧,我和她說說。”

秦遠峰見秦老太太冇有發火,態度還這樣溫和,心裡頭頓時覺得高興,想著秦老太太對他都可以改觀,對他的媳婦定然也是可以的。

或許以前他娘看不起他,就是因為他冇本事,現在他在縣城有了這麼大的宅子,每個月還有二兩的銀子,這地位自然也是上來了。

他似乎看到了以後在這大宅子裡,其樂融融的景象,看到了他以後在秦家老宅子的那些人的心裡地位節節高升的景象。

秦遠峰去叫雲秀娥的時候,雲秀娥正在廚房裡和秦小米、秦果心準備中午的午飯,見秦遠峯迴來了,急忙放下手裡的活,向他詢問道,“遠峰,爹和娘他們的身子如何了?可有大礙?”

“冇事兒了。”秦遠峰說著,對雲秀娥道,“秀娥,你出來下,我有事和你說。”

以前的秦遠峰時常會去廚房給雲秀娥或是幾個孩子弄吃的,但是自從心大了之後,他現在已經很少進廚房了,在他看來,一個大男人進廚房實在是不像話,家裡的事就該由女人負責。

雲秀娥有些疑惑的望著秦遠峰,但還是走出了廚房,剛走出去,就聽秦遠峰對她陳述道,“我把娘和四弟一家接過來了,以後他們就住在我們家了。娘有事,想找你過去一趟。”

雲秀娥有些詫異的望著秦遠峰,那表情太過明顯,看的秦遠峰的臉上也出現了一抹可疑的不好意思,但轉念一想,他可是一家之主,雲秀娥不過是他的媳婦,他不過是將他的娘和四弟一家接過來,她憑什麼用這樣的眼神看他?

雲秀娥以前可不是這樣的,或許真的是他以前太過軟弱了,怪不得他娘和他最疼的小妹以前就看不起他。

現在,他可不能再這樣軟弱下去,隻有態度強硬,讓雲秀娥怕了,她以後纔不敢忤逆他,纔不敢跟彆的男人跑掉,於是冷著臉,對雲秀娥道,“看什麼呢?娘有事找你過去,還不快過去?”

雲秀娥皺起了眉,直勾勾的看著秦遠峰,隻覺得眼前的男人,越來越不像當初那個憨厚老實可以給她安全感的男人了。

秦遠峰見雲秀娥還看著自己,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就在他要再次發火的時候,雲秀娥垂下了眸子,低低的說道,“好,我這就過去。”-